-

“這八音盒乃西域奇珍,哪怕在西域也極為稀有,老夫曾在西域遊曆七年,隻見過一次此等奇珍……”

“大靖樂器,其材料無外乎匏、土、革、木、石、金、絲、竹八類。”

“這八音盒,敢以八音為名,就是其自稱可以囊括所有樂器的聲音...”場中,一位年近半百的禮部司樂官員滿眼熱切,主動給其他人介紹起來這八音盒。

“世間真有如此奇珍?”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若非老夫親眼所見,也不敢相信。”

“今日,張給事拿出了這西域奇珍八音盒,諸位便細細鑒賞好了。”

此時,錦盒中的八音盒已經完全打開。

層層疊疊的精巧機關緩緩開啟,一個個發條開始轉動,帶動著音筒一同而動。

最上麵,一個金燦燦的小姑娘開始起舞。

動人的聲音自小小盒子中傳出,落入場中每一個人的耳中。

“這音律......好生耳熟啊!”

“你是不是傻,這可不正是景陽王為咱們陛下所作的《鳳求凰》!”

“張給事真是有心啊,抓週物品絕不是近日才準備的吧?”

一旁,有人提出了疑問。

“那是自然。”張豐笑容滿麵地,得意地撫了撫須。

見眾人都望向自己,才繼續回答道:“聖人言,謀定而後動。”

“老夫花半年時間,為小公主準備這樣一件奇珍,是謹遵聖人教誨。”

“更何況小公主是陛下和景陽王的第一個子嗣,準備抓週物品,自然要用心些。”

馬屁精!

老臉都不要了!

眾人見張豐自得意滿的樣子,一個個都酸溜溜罵了一句。

心裡罵歸罵,可他們都是服氣的。

一個盒子竟然能發出如此美妙的音律,當得起奇珍之名。

張豐的八音盒一出,場中也隻有司馬相國的玲瓏七巧球能夠與之媲美。

一眾官員看著自己桌麵上自己準備的抓週物品,都恨不能立刻把其換下來,重新在自家小金庫換一樣來。

一曲《鳳求凰》完畢,場中安靜下來。

太傅蘇華和張清微夫子各自抱著自己準備的抓週物品,麵色不是很好看,氣氛有些微妙。

...

“張給事和司馬相國準備的至寶奇珍,我等是比不上了。”

“不知道太傅大人和張夫子,二位大人準備的是何物?”

“還請二位出馬,讓我等開開眼。”

偏偏這時候,有一個不會看人臉色的武將站了出來,一臉的樂嗬。

一席話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太傅蘇華和張清微夫子身上。

在百官麵前,一向泰然自若的太傅蘇華嘴角略微抽動。

過了片刻,他才緩緩開口道:“老夫準備的抓週物品,需要見到陛下和小公主之後,纔好拿出來。”

“師弟,你不是也準備了十分稀奇的抓週物品嗎?”

“此時有司馬相國和張給事的珠玉在前,你也不妨讓師兄我開開眼界,豈不甚好?”

蘇華冇有打開錦盒的想法,反而話鋒一轉,把問題拋給了自家師弟。

張清微聞言,氣得鬍子都差點翹了起來。

不過當著文武百官的麵,自然是不好發作的。

“師兄,不必激我。”

“小公主抓週的時候,我自然也會把抓週物品放上檯麵。”

張清微說著,好整以暇地抱著錦盒,一副不願意打開的模樣。

故弄玄虛!

蘇華見狀,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張清微在內心回親愛的師兄一箇中指......

他們都不開錦盒,自然冇有理由要求對方此刻打開。

都在憋大招搶人呢......文武百官見兩人到了關鍵時候還賣起了關子,心中唏噓不已,麵上卻一個比一個和善。

兩人都是國之柱石,論資曆,論品級,論人脈,在場大多數都得給足這二位麵子。

蘇華和張清微都不拿出自己的抓週物品,場中又安靜了下來。

隻不過這一次冇有安靜多久,沐羽煙和顧瀾就帶著小公主來到了百官麵前。

林檀兒緊隨其後。

隻是林檀兒此時的神情有些不太對,她看向前方的顧瀾,猶豫著要不要開口。

就在剛剛,駐守在大靖都城城外的林鹿,給她傳遞了一個訊息。

魔族使者到了大靖國境!

不僅到了大靖國境,還堂而皇之地飛遁穿越整個大靖,直奔大靖都城而來!

更讓人擔心的是牛頭人身的魔界使者,一邊飛遁,還一邊高喊著:“魔界擺渡使者牛老三,特來給大靖小公主慶生!”

聲音之大,震動四野!

一路上,無數飛禽走獸被那聲音嚇得走不動路,一個個嚇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大靖百姓因此被驚擾了不少。

許多熊孩子被嚇得哇哇大哭。

甚至很久以後,大靖許多地方都流傳著一句話:“再敢調皮搗蛋,就把你送給天上的牛魔王吃了!”

此時。

魔界使者已經到了廊州地界,相信很快會到達京城。

一旦到了京城,林檀兒可不敢確保,這異族的使者是否真的是來給小殿下慶生的。

所以,她已經在得知的第一時間,就讓仲仁和折良前去攔截了。

可對方是魔界使者,他們能不能把人攔住,林檀兒心裡冇底。

她來這裡就是想立刻告訴顧瀾這個訊息的。

可現在抓週儀式馬上就要開始,顧瀾明顯走不開。

“魔界使者的事情,公子我已知曉,準備好了應對之策。”

“至於仲仁他們,你不用擔心,能夠有機會麵對如此強敵,對他們的修煉大有裨益。”

“現在你隻需要好好待著,欣賞接下來的抓週禮。”

“娘子這宮裡的禮製,果真還是太繁瑣了些......”

就在林檀兒猶疑不定的時候,顧瀾的聲音輕飄飄地傳進了她的耳中。

用的是傳音術,除非實力修為遠超顧瀾,否則旁人完全聽不見。

此話一出,林檀兒頓時放下心來。

畢竟,公子說過的話,從來冇有做不到的。

【你緩解了天命之女的緊張情緒,氣運 1000 1000...】

聽見日常都有的提示音,顧瀾懶洋洋地打了一個哈欠。

這些天,大靖百姓不知道給他立了多少生祠,氣運天天都在增加。

林檀兒這裡增加的一點氣運,於他而言隻是灑灑水,小意思罷了。

當然。

他如今的氣運池深不見底,想要靠這些積累晉升,已經顯得有點不太夠......

比起這個,顧瀾更在意的是大靖的文武百官能不能給自己閨女準備一樣有意思的抓週物品。

不說是什麼稀世奇珍,至少也要讓自己眼前一亮。

讓寶貝娘子和寶貝女兒都開心纔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