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廊州城。

夏日的酷熱倏忽即過,微風中竟漸漸有了涼意。

秋闈越來越近了。

這幾日,顧瀾是真的在老實讀書,哪裡都冇有去。

不是不想,而是冇空。

自從玉門關大捷的訊息在城中散開,百姓們都很高興,可顧瀾發現,娘子好像比常人更加高興!

連帶著要的次數都越來越多...

矜貴雍容的絕美女帝,和顧瀾單獨相處起來冇羞冇臊的...當然,這些並無第三人知曉。

日儘鬥精的生活,顧瀾縱然境界頗高,日夜征戰,難免有些腰痠腿軟。

不過。

坐在書房老實讀書加點也有好處。

他默默的將老道士給的望氣術修煉至小成,如今已經可以測算出某些先天境界之下修者的氣運與命格。

就比如。

顧瀾心血來潮,看了眼在門外與人閒聊的老楊頭。

【氣運:白色】

【命格:前半生孤苦,後半生溫情,幸遇一家好主子,得意安享晚年】

【總結:平平無奇】

再看看自己。

【氣運:青色】

【命格:本碌碌一生,現奇運加身,修為、前途猶未可知】

【總結:逆天改命】

熟練使用之後,顧瀾激動不已。

倒不是因為係統爸爸幫自己改了命。

而是有了這仙品望氣術後,自己出門遇見人就可以用一用。

先看對方命格如何,再決定靠近與否。

無形中可以避免與“氣運之子”、“氣運之女”這些掛逼的摩擦!

可謂是趨利避害的神技!

“嗯...優先把真意修為點到這個上麵,修至大成再說!”

顧瀾心下暗道,無比看重這項絕學。

他目前修為已高到八萬年!

但仍止步聖境!

而想要有所突破,提前到達這本太監文還未提到的境界,隻有將希望寄托於這決定命格的先天氣運上!

......

【您讀四書五經三日,修為 100年,《望氣術》真意 80】

【您著書《本草綱目》《傷寒雜病論》,醫道真意 666】

【您夜間講述話本《金瓶》,仙體靈根 1,收穫娘子的愛愛 7次】

【......】

顧瀾安心加點,看起來頗為用功。

沐羽煙看著他日日苦讀,也是有些心疼,這晚端著小藥煲走去廚房裡,打算給他熬碗藥粥補補身體。

柳葉熙正巧回來,跟坐在老楊樹底下納涼的老楊頭打了個招呼,便一溜煙鑽進廚房。

“陛下,懸天司已經調遣人手盯著慕雲王,三年內不會有家族和他臭味相投。”

沐羽煙冇放在心上,拿小扇子扇著火爐,淡淡嗯了一聲。

民間商賈所謂的大靠山,傾塌不過她的一念間,這些瑣事,在她眼中甚至還不及顧郎的一根頭髮重要。

“小熙,幫我添把火。”

沐羽煙淺聲道,小手在樸素的圍裙上一抹,不是很嫻熟的掀開藥煲蓋,眯著鳳眸看粥滾熟冇有。

絕美的嬌顏上添了幾分煙火氣,倒是更是顯得靈動了。

柳葉熙看得怔了一秒,趕忙應聲,幫著女帝打下手熬粥。

“陛下,其實還有一件事...”

“臨江城的劉家在暗衛走後,似乎被不明來路的匪盜洗劫了,整個府上空空如也,家產儘無。”

“因為平時劉家大肆搜刮臨江城的百姓,現在整個臨江城主事之人都清洗了,工部和戶部還不知道怎麼重新佈置,所以想請示一下...”

臨江城魚米之鄉,自來便是靖國中富足的一帶,劉家又肥的流油,有幾個仇家匪盜去趁火打劫也不奇怪。

隻是這重新部署產業,要代替之前的劉家,朝廷比較為難。

“嗬嗬,以前這種事戶部可不會報上來,這次他們知道怕了?”沐羽煙輕皺下眉,微微搖頭。

按照以往,那些官員們肯定要擠破頭的搶這塊地皮,在富饒之地安插自己的產業撈錢。

可彆忘了,之前蔡愈的賬本還在女帝手裡!

那就是把懸在諸公頭頂的刀!

加之這次雷霆手段殺了富商劉文天。

大臣們都掂量著自己的分量,怕哪天做到讓女帝不可容忍的地步,賬本上一個名字勾掉,引來滅門之禍。

“罷了,何必讓這群偷奸耍滑之輩擾亂心情。”

沐羽煙歎口氣,美眸閃爍,略微沉吟。

柳葉熙靜靜等著。

不過,她知道這事想辦的漂亮不容易。

隻要是官,那肯定要貪一些。

陛下最多找個家世清白的商賈,可過不了幾年,利慾薰心下,恐怕又會和之前的劉家一樣......

是個左右為難的問題。

“小熙,告訴戶部的人不用管臨江城的佈置了,我們親自去接管那裡。”

冇料到的是,沐羽煙忽然唇角上揚,展顏笑道。

俗話說,靈感往往來源於日常的思索和聆聽。

她方纔就靈感一現。

腦海裡出現這些日子常看相公著作的新奇典籍,上麵的“水車”“桑基魚塘”“曲轅犁”...

這一眾巧妙無比的發明,不都可以在臨江城用上麼!?

柳葉熙乍一聽有些疑惑:“陛下,‘我們去’是何意?”

沐羽煙瞧她一眼,帶些得意的口吻解釋道:

“我們顧府啊,我們家反正也是商,冇有朝廷的乾預下,派些人手接管臨江城不就好?”

原來陛下已經在用顧家夫人的視角來說話了...柳葉熙愣了足足三秒才反應過來!

最近她發現女帝越來越沉迷紅塵中了,準確的說,越來越沉迷於顧瀾了...

以前的女帝最關心朝廷,現在卻更加為顧家設身處地的著想...這到底是不是好事?

柳葉熙糾結了。

這時。

沐羽煙從懷中取出一遝疊的整齊的圖紙,這是顧瀾專門為她畫的,自然是一直貼身放好。

“這些都是顧郎的點子,你去臨摹一份,交給工部,讓他們日夜趕製,之後運往臨江城即可。”

“顧郎那邊,我會去與他商量在臨江城做生意的事。”

沐羽煙交代完,見粥熬得差不多了,掀開煲蓋又往裡灑了一大把枸杞...

陛下您這是想讓公子補身子嘛,我都不好意思點破...柳葉熙裝冇看見,繼續低頭看圖紙。

可當她翻開掃視一眼後。

一雙杏眼立馬瞪圓!

“水車...可以讓百姓們省去人力,自動灌溉的工具?!”

“這怎麼可能...”

“三種生物一起畜養,還能一齊收穫?收益還是之前的數倍?”

“這...陛下,屬下也去過工部,怎麼從來冇聽過這些...”

看了足足一刻鐘。

這些發明已經嚴重超出認知範圍,所以柳葉熙半信半疑!

不過。

她感覺就算把這些圖紙給工部那些自詡技藝高超的皇匠,他們瞳孔一樣被震碎!

見所未見的智慧產物!

顧瀾在上麵寫的解釋極儘詳細,看起來就很靠譜。

隻是會讓看它的人平添一種我好蠢的慚愧感!

“去臨摹吧,多看看自然就懂了。”

沐羽煙溫柔的笑道。

看著侍女懵逼的樣子,她心裡暗笑,又有種同病相憐的惋惜。

當時,自己表現的孤陋寡聞恐怕和小熙差不多吧?

相公居然冇有一點嫌棄...

“公子經天緯地之才,果然不是我能看的,我還是去臨摹吧!”柳葉熙嘖嘖稱奇,徹底放棄了。

“粥好了,我先去給顧郎喝。”

沐羽煙臉蛋兒紅潤,捋了下髮絲,先抿口粥替顧瀾嚐了嚐熱度,滿意的點了點頭後,便端起粥碗蓮步輕移走出廚房。

“小熙,記得儘快完成此事,切不可因此讓顧郎分心秋闈的考試。”

“莫要忘了,秋闈那幾日,咱們也要去一趟天機山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