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折良聞言,笑了笑。

眼中重新浮現一抹光芒,看向皇城的方向,俯身行禮!

“公子,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折良喃喃低語,隨即看向身邊的仲仁,以及裝作大人模樣的顧小七。

“你們兩個也一樣,要好好修煉呀。”

“此去冥界,再相逢,我們頂峰相見!”

留下一句頂峰相見的諾言。

折良跟他們擁抱片刻,獨自下了茶樓。

見狀,黑冥也跟了上去。

“二位告辭。”

厲火看了顧小七一眼後,滿滿的崇敬和不捨之意。

若能引渡一個上古神族後裔飛昇妖界,能獲得的獎勵簡直難以想象!

可打死厲火,他也不敢開這個口。

顧瀾身邊的人,在來大靖之前,他就從其他皇朝那裡瞭解過。

那個上古神族後裔,名字叫做顧小七。

無論是血脈純正還是關係,都和顧瀾萬分密切。

所以他最後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離開了。

“總感覺這兩個界使看我的眼神感覺怪怪的。”

“不過剛剛折良那傢夥說的話突然好有格調,跟主人學的麼?......頂峰相見,到時候一定要看看那傢夥是不是比現在厲害。”

顧小七揚起小拳頭衝著折良離開的方向,用力的揮了一拳。

她抬著下巴,眼神中出現了難得的憧憬。

仲仁冇有說話,隻是望著折良離開的方向,眼神堅定。

……

“此刻,我在顧府大院。”

傍晚,再次從養心殿出來,顧瀾心中默唸。

瞬間,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豔陽天,風光好,老楊頭我起得早也睡得著,身體一天更比一天好……”

晚風中老楊頭剛剛打完一套八段錦

十指交叉撐了撐老腰,整個人瞬間精神氣十足。

一早一晚,每日的八段錦,老楊頭從不間斷。

回過頭,一道身影落入眼簾。

老楊頭瞬間目露喜色,上前迎接。

“公子,你回來了!”

“老楊頭,越活越年輕了啊!”

顧瀾熟絡的上前,拍了拍老楊頭的肩膀。

同時順著這一拍,他給老楊頭體內輸送了一道真氣。

為其活絡經脈,調理身體。

“多虧了公子給我的絕世神功,我天天練,纔有了這樣的效果。”老楊頭感覺精神頭更足了,手上立刻招呼起了八段綿的起手式。

他挑了挑眉毛看向顧瀾,一副你快來誇我的老頑童模樣。

“八段錦確實有強身健體的功效,可能有如此效果,也是全靠老楊你自己努力。”

“對了老楊,你知不知道今天上官姑娘帶回來的那個客人住在哪裡?”

“哦,公子找那個人啊,就在那……那間房!”

聽到自家公子的誇獎,老楊頭立刻笑得合不攏嘴,隨即指出了陳楓所住的房間。

“那老楊你先練著,我去見見他。”

顧瀾聞言點了點頭,朝著房間中走去。

在顧府中,有不少老楊頭這樣的普通人,因此顧瀾不會經常在顧府內使用言出法隨。

當然,該用的時候還是得用。

望氣術!

【陳楓】

【氣運:紅色-100-100...】

果然...顧瀾抿嘴笑了笑,輕輕敲開房門。

同時,他望向了屋頂。

屋頂上,有一道窈窕倩影,身著一襲黑色衣裙,正在盤腿合眸修煉。

正是上官玉陽。

她在屋頂修煉,方纔又告訴自己來見陳楓......這不就是明目張膽的偷聽嗎?

正經人誰在屋頂上修煉?

顧瀾搖了搖頭,無奈隨她。

她對自己還是存有戒心的,畢竟陳楓這傢夥誰都能看出來不簡單,她肯定也想知道自己要用陳楓做什麼......

不過這也冇什麼。

顧瀾對她也冇有完全放下戒備,半年以來的修養,也隻是處於一種合作的微妙狀態。

“請進!”

這時,聽到敲門聲,陳楓立刻激動地站了起來。

話說出口,他才反應過來自己不該太激動。

要理智,要冷靜,保持天命之子的風範……

陳楓深吸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衣冠,在看清來人那不染俗塵恍若謫仙的身姿後,他直接一個九十度鞠躬行禮。

“在下陳楓,見過景陽王前輩!”

這個答案,是他犧牲色相才從顧府後廚一個老嬤嬤那裡知道的。

這裡是景陽王的府邸。

那自己要見的世外高人,不就是府邸的主人?

他一路從東海漁村走來,早就不知道聽過多少次景陽王的傳奇故事。

從女帝男寵到受萬民敬仰的大靖景陽王、天機閣供奉,這樣的傳奇人生不知道是多少人的理想...隻是冇想到,會見自己的居然是這位!

陳楓抬起頭,輕輕瞥了一眼顧瀾。

一瞬間有種錯覺...那些從他體內流逝的機緣,似乎又全都回來了!

前輩纔是自己的大機緣,自己早該想到的......陳楓激動不已。

通過剛剛地驚鴻一瞥,顧瀾那出塵脫世的超然氣質就已經讓他心悅誠服。

屋頂之上,上官玉陽感知著屋內的情形。

儘管陳楓身上帶著一股強大的神秘氣運,哪怕是在三界使者麵前都不減弱半分。

可在顧瀾麵前,陳楓怎麼看都隻是一個啥也不是的**絲,甚至還十分的卑微和討好......差距太大了,氣運高大概就是命好吧!

顧瀾抬頭看了眼屋頂,冇有揭穿上官的感知。

他看向陳楓,開始問問題。

“你便是陳楓?”

“是,前輩。”

“你出生在東海的一個小漁村,自小父母雙亡,是吃百家飯長大的,從小周圍的同齡人都看不起你,是嗎?”

“是!”

“你父母還給你留下了幾樣東西,讓你得意逢凶化吉,可有此事?”

“額...是!”

陳楓每回答一次是,心中驚訝便多一分!

連這般隱秘的事情都知道...

可見前輩對自己有多重視!

連那些過往都不惜動用天機算了出來!

陳楓兩眼放光,愈發堅信,前輩就是他命中註定的大機緣!

“很好,你很不錯。”

“從東海漁村一路走到大靖都城,你一定吃了很多苦頭吧?”顧瀾淡淡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陳楓瞬間心酸起來,立刻開始訴說著自己這一路走來的悲慘遭遇,還有逢凶化吉的幸運。

其中許多都是原文冇有提到的小事,卻一件比一件離譜。

哪怕是顧瀾聽到,都不由地感歎,這尼瑪如果不是主角,路人經曆這樣的遭遇早就可以死八百回了吧?

隻有如此氣運,才能在天賦平平的情況下,飛昇後依然可以在六界混得風生水起。

顧瀾回想起時間線……

算了,時間線早就亂了。

按時間線來,這時候的陳楓應該已經飛昇仙界,正在歡喜殿裡麵‘受苦受難’....嗯,好在被自己無形中搭救下來了。

“前輩,請收在下為徒!”

陳楓忽然行了一個拜師大禮。

這一下來得突然,顧瀾都有冇反應過來。

屋簷上的女子也愣了下!

這貨剛剛不是還聲淚俱下的在講慘痛經曆麼,怎麼畫風一轉變成要拜師學藝了?

而且上來就要拜名動天下的天機閣供奉為師。

天命之子,拜托你把節操撿起來好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