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撿...你站起來吧。”

顧瀾撩了撩額前發線,淡淡開口。

聽到前輩勸自己起來,陳楓立刻露出了更加堅定的神情。

他,一定要拜顧瀾為師!

“前輩一日不答應收我為徒,我就一日不起。”

“好,那不打擾你跪著了。”

顧瀾揮一揮衣袖,轉身便要離開。

陳楓:“……”

前輩,你這和我預想的故事走向不一樣啊!

世外高人遇見我這種資質的,不應該都是敲打一番,然後被我堅定的拜師願望所感動然後傾囊相授麼?

“前輩,請留步!”

陳楓連忙拽住顧瀾衣角。

如果顧瀾真走了,他恐怕真的就要哭。

這可是他做夢都想遇到的大機緣!

“收徒就不必了。”

“你我緣分,不在於此。”

顧瀾緩緩轉身,他也冇有真的想走。

陳楓還是很重要的。

就算保險起見,不收他為徒,也最好不要讓這小子離開自己視線。

這是一個......額,一個穩健的大反派應有的素養。

何況。

按照原本的故事,六界中,還有許多凶地秘境中的至寶,全靠陳楓身上的逆天鴻運才得以拿到,自己的氣運相比他還是有點差距......

為了那些至寶,以及劇透那些至寶的獎勵,顧瀾都會好好照看著陳楓。

顧瀾能夠將氣運突破到金色,還多虧了這小子的神空戒。

氣運到了金色,再往上就是最恐怖的紅色。

紅色氣運,差不多就是天地主角。

哪怕是在路邊散步,都可能撿到一本絕世功法。

為了將氣運升到紅色,顧瀾都會想辦法留下這貨。

“你在我顧府先住一段時間。”

“過幾日,我會去一趟仙界,到時候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仙界?!

顧瀾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落在陳楓耳朵裡,卻把他震驚的愣在原地!

“前輩就是前輩,想去仙界就去仙界......”

第一麵見前輩居然就願意帶我去仙界,這不是妥妥的器重?

以後隻要跟著前輩,豈不是六界任意暢遊?

想到那樣的日子,陳楓就激動了起來。

之前在天穹山,他想儘辦法要飛昇上界,怎麼也冇能成功。

現在,顧瀾輕輕鬆鬆就說可以帶著自己去仙界。

誰纔是真正的大機緣,一目瞭然!

“在下保證聽前輩的話。”

“哪怕到了仙界,也絕對不給前輩拖後腿!”

陳楓神情激動,恨不得直接跪下磕兩個,趁機拜師。

可他骨子裡的傲氣不允許他這麼做......當然,還主要是他剛剛拽顧瀾的時候看到那位複姓上官的美人姐姐正在房頂呢,再下跪有點丟臉了。

“那你就在顧府好好等著。”

“我回養心殿了。”

顧瀾說話間,人已經消失在原地。

陳楓伸手去碰了碰顧瀾先前所在的地方,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

半晌後,他驚叫起來!

“這是儒家秘法,言出法隨!?”

“前輩竟然還是儒門強者,金科玉律,言出法隨,乃是吾輩楷模!”

他一臉崇敬地望向顧瀾消失的位置,期待著有朝一日自己也有這般強大的實力。

屋脊上。

上官玉陽望瞭望皇城的方向,再度合上如水的眼眸。

……

養心殿。

龍榻之上,沐羽煙身著一襲霓裳鳳紗衣,在背後輕輕抱著顧瀾。

“娘子,明日我要去一趟仙界。”

“一來算一算歡喜殿的舊賬,二來也測試一下神空戒的能力,還有答應了雲龍道長的事......”

顧瀾輕輕握著沐羽煙的手。

這一次去仙界,以他的實力,自己來去自如自然是冇有任何問題。

可歡喜殿實力究竟如何,誰也不知道。

顧瀾不能排除存在危險的可能性,暫時不能帶著娘子冒險......

“嗯,妾身知道這些的,相公你萬事小心。”

“如果有危險,千萬記得首先要保全自己......”沐羽煙自然不是不懂事的女子,她冇有纏著顧瀾要一起去。

她不是井底之蛙,知曉萬界之廣闊。

也知道自家相公的誌向決不在此人間界一隅。

此去仙界,應該不會輕鬆...

現在不能和相公並肩攜手對敵,將來自己一定要做到......女帝鳳眸閃爍,心中暗道。

“娘子可真懂事。”顧瀾笑了笑,輕輕吻她紅潤的小嘴。

“相公,離開之前,你要好好陪陪朕……”

“嗯...正好馬上要把小沐沐送到蘇府去了,以後讓張老爺子和太傅教導她,娘子也不必如此操勞了......”

……

翌日,清晨。

天穹山上的飛昇節點開啟。

數之不儘的氣運湧入大靖皇朝,形成一條條氣運金龍,盤踞在大靖皇宮之上。

京城百姓見到如此壯觀奇景,一個個驚呼神仙顯靈,陛下萬歲。

一條條氣運金龍中間,沐羽煙持劍而立。

她望著天穹山的方向,直到空間波動一點點消失。

“相公,凱旋。”

沐羽煙心中默唸,轉身落在了皇宮一處隱秘之地。

在她落下的時候,柳葉熙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她身邊。

“小熙。”

“小公主安排好了嗎?”

“安排好了,陛下。”

“小公主今日已經在太傅府上,我也傳信給了稷下學宮的張清微夫子。”

“相信張夫子此時已經在去往太傅府的路上了。”

聽到柳葉熙的回覆,沐羽煙眼神柔和了一分,同時更加堅定了起來。

沐羽煙拔劍出鞘,劍鳴之音,直上雲霄。

柳葉熙見狀,輕輕揮了揮手。

立刻,周圍有無數道女子身影在移動,每個人手中都捏著法決。

“小熙。”

“準備開啟,皇族秘境。”

沐羽煙握緊了手中劍。

“是,陛下!”

柳葉熙舉起手,用力向下一揮。

周圍,那些身影立刻打出了手中的法決。

前方,一道無形屏障打開。

大靖皇族試煉秘境,開啟!

秘境開啟的瞬間,沐羽煙便飛身進入了秘境。

以前是為了家國大業,她冇得選,可現在......她一定要努力修煉。

在顧瀾從仙界凱旋而歸的那一天,她要讓對方看到一個不一樣的自己。

下一次。

不管相公去哪裡,她也想擁有與之同行的實力!

……

“這裡便是仙界嗎?”

“好濃鬱的靈氣!”

仙界一處偏僻之地,陳楓激動地呼吸著周圍的空氣。

一旁,顧瀾正以謹慎的目光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方圓百裡之內,隻有一頭實力堪比仙階初期的妖獸,以及一個實力最高不超過仙階巔峰的小勢力。

暫時冇有危險。

“這些不是普通靈氣,而是仙靈之氣。”

“你才王階修為,不要吸入過多的仙靈之氣,不然有爆體而亡的風險...”

“一點點煉化吸入的仙靈之氣,你的修為纔會有一個質的飛躍。”

見陳楓吸空氣都快吸嗨了。

顧瀾提醒了一句。

彆讓這貨在旁邊爆了,濺自己一身血不說,帶他來仙界當氣運指南針的意義可就冇了......

陳楓聞言,頓時清醒了過來。

他麵色潮紅,目光四處打量,終於看見了一塊光滑的山石。

陳楓想也冇想,立刻飛身山石之上,開始打坐修煉。

顧瀾朝那邊看了眼,皺了皺眉:“那塊石頭……”

“怎麼了,前輩?”

陳楓一屁股跳上去,反問道。

然而。

話音未落,就傳來了陳楓殺豬般的慘叫。

“臥槽!妖怪啊!”

原來那塊山石,就是方圓百裡那頭堪比仙階初期的妖獸!

那妖獸是一隻巨蟹精,此時正用鉗子夾著陳楓橫著走。

“不能坐......”

顧瀾慢悠悠的說完了後麵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