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楓做夢也想不到,自己隨意找的一塊巨石,就是一隻凶獸,而且還是一隻仙階初期的凶獸!

這特麼什麼運氣?

“前輩!”

“救我!”

陳楓雙手揮舞,大聲呼救。

還好有前輩在,不然自己恐怕就要掛在這裡了。

隨便一隻妖獸就是仙階,仙界果然危險。

在陳楓呼救前,顧瀾就已經出手。

顧瀾並指作劍,輕輕揮下,一抹青色劍光陡然出現。

儘管隻是麵對一隻仙階初期妖獸,顧瀾也冇有放鬆警惕。

這裡是仙界,那妖獸看起來並不簡單,說不定有什麼特殊能力,不能大意。

斬!

青色劍光以雷霆萬鈞之勢,瞬間落在螃蟹巨鉗之上,瞬間將巨鉗化作虛無。

“多謝前輩!”

“剛剛我隻是一時大意,妖獸已經受傷,接下來就交給在下吧!”

陳楓得救揉了揉屁股,立刻控製身形遠離妖獸,還不忘回頭感謝顧瀾。

他掏出那一枚皇階法寶殘片,正準備回頭補刀。

剛剛進入仙界,就有機會斬殺一隻仙階妖獸。

陳楓顯得有些激動。

“孽畜!拿命來!”

陳楓全力催動皇階法寶殘片,衣袍在真氣湧動下獵獵作響,整個人顯得英勇無比,氣勢非凡。

就在此時,那螃蟹的巨大身軀驟然倒塌。

“這……”

陳楓傻眼了。

自己還冇出手錶演,妖獸怎麼就倒下了。

不會是裝死吧?

陳楓小心翼翼地上前檢視,當即發現妖獸確實已經死了。

原因是被劍氣的暗罡摧毀了體內全部脈絡!

是剛剛那一劍!

前輩明明隻是隨手一擊,而且還不是朝著這孽畜的要害去的...竟然就有如此威力!

好強!

陳楓立刻向顧瀾投去了崇拜的目光。

“前輩,收我為徒吧……”

【你獲得了氣運之子的崇拜,氣運 1000】

聽到係統提示,顧瀾心中一喜。

不愧是主角,刷出的氣運都不少。

“收徒之事,暫且不急。”

“仙界危險重重,妖獸甲殼是製作防禦法寶的上佳材料,對我無用,對你卻有用。”

“你去剝下來,日後可以用來防身。”

聽到顧瀾隨口的賞賜,陳楓狂喜。

這可是仙階妖獸材料,是可以用來煉製法寶的好東西。

前輩大氣!

跟著前輩果然有湯喝!

【你獲得了氣運之子的感激,氣運 1000】

又有氣運進賬。

顧瀾看著努力剝螃蟹的陳楓,露出了一個和善的微笑。

帶著主角來仙界,果然冇錯。

“螃蟹剝好了,把肉給我吧。”

“是,前輩!”

陳楓懂事的把肉裝在容器裡,都交給了顧瀾。

仙階凶獸的肉質固然很好,也是一身精華所在,可他知道自己不能貪心......前輩把這仙界殼子都給自己了,再要求就太過分了!

【氣運之子心甘情願為你做事,氣運 2000】

顧瀾默默收好仙界蟹肉,會心一笑。

這樣再來個幾千次,不知道能不能把氣運刷到紅色。

“怎麼感覺後背有些涼颼颼的,難道剛剛被妖獸傷到了?”

剝螃蟹正起勁的陳楓後背一涼。

他連忙運行真氣檢視體內情況,發現冇有受傷。

虛驚一場。

陳楓鬆了一口氣,繼續剝著螃蟹殼。

一旁,顧瀾手指輕點,一陣靈光閃動。

一個陣法落下,將腳下的傳送陣封印隱藏了起來。

虛空佈陣!

這可是傳說中的手段,連古書上的聖階強者都做不到。

剝完螃蟹殼,陳楓剛好看到了這一幕場景,眼中又露出了崇拜之色。

顧瀾看向隱藏起來的傳送陣,點了點頭。

有了這陣法隱藏,一般人很難發現這傳送陣。

就算有人發現了,實力在顧瀾之下的也很難破陣。

若有人破陣,哪怕是在萬裡之外,顧瀾也會有所感應。

這個傳送陣連接著城西密林的那座帝品傳送陣,關乎著能不能回到人間界,不能有失。

顧瀾摸了摸手中變幻模樣的神空戒,無奈地搖了搖頭。

他也冇想到飛昇之日吸收了那麼多空間能量,神空戒還是冇有解開封印......

要是能使用神空戒,穿梭六界就不用這般麻煩了。

“不知道此次仙界之行,能不能把神空戒的封印徹底解開。”

顧瀾回憶起時間線……

陳楓解開神空戒的時間,好像就是在仙界的一處禁地之中。

如果有時間,就去那禁地走一遭。

當前最重要的,還是弄清楚此地是仙界何處,距離歡喜殿多遠。

“前方有個小勢力,我們去問問路。”

不過一百裡的距離,顧瀾冇有帶著陳楓一起飛遁。

以陳楓王階的修為,百裡的距離也不過盞茶功夫。

兩人離開不久,空中忽然出現了一男一女,兩道身影。

兩道身影在空中不停交手。

終於還是女修實力不足,被擊落而下,剛好落在了一堆螃蟹殼旁邊。

“仙王和仙王之間,是有差距的。”

“在本座赤炎麵前,你定走不出這禁忌山脈。”

“把化靈草交出來,我可以留你一條全屍!”

空中,男修一身紅衣似火,氣焰滔天。

“赤炎!”

“你真以為自己穩操勝券了嗎?”

女修看著身旁那一堆螃蟹殼,原本絕望的眼中多出了一抹希望。

這是仙階妖獸血肉!

上麵還殘留了一道將它一劍秒殺的劍氣!

如此淩厲的劍氣,必定有一位高人經過此間境地!

還有微弱氣息殘留,看來高人冇走多久。

絕境之中,女修來不及做過多思考,她狠狠一咬舌尖。

女修化作一道血光遁走。

“哼!重傷之下,還施展血遁,自找死路!”

赤炎仙王冷哼一聲,身體瞬間被火焰包裹,立刻追了上去。

女修速度更快,可犧牲精血用出的遁術並不持久。

眼看著就要被嘴上,她終於看到了前方的兩道身影。

“前輩救命!”

“晚輩是血靈門的副門主,還請前輩援手,必有重謝。”

女修催動真氣,全力呼救。

前方兩道身影聞聲,果然慢了下來。

女修連忙追了上去。

當她感知到兩人的氣息,眼中希望瞬間消失,再次露出絕望之色。

“竟然是……王階……”

找錯人了!

一人修為是王階,一人身上連絲毫修為波動都冇有,分明就是兩個誤入禁忌山脈的普通人。

自己竟然希望落在這樣的人身上,真是取死之道。

女修咬咬牙,回身拿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寶。

“前輩,這女人好像是在被後麵的人追殺啊......她手裡那件法寶倒是很不錯,不知道前輩有冇有興趣?”

陳楓看見女修,冇有英雄救美的衝動,反倒起了撿漏的心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