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顧瀾的同意,陳楓自然不敢直接闖進去,他還想要多活兩年。

在這裡,有很多景陽王的女眷。

看一眼都是僭越。

借給陳楓多少個膽子,他都不敢對自己夢想中的師尊不敬!

“這位小友,好強的修為!”

夜明老人看向顧瀾,他其實冇有看出顧瀾的真實修為。

他還是第一次見識擁有這般修為的年輕人。

通過骨齡,他隱約能看出顧瀾的真實年齡。

這般年紀,就能夠擁有如此實力,實乃世所罕見,哪怕是在神界的十二神殿和上七族當中......

這樣的修為卻這樣低調。

“你也不錯。”

顧瀾笑著看向夜明老人。

他一眼便發現了對方真正的修為。

帝祖境!

帝境第八層!

神界中對於帝境等級的劃分,顧瀾通過對歡喜殿核心人物搜魂已經得到了詳儘資訊。

他目前是帝境巔峰的實力,差不多就是天帝境巔峰。

夜明老人,命運神殿。

不知道在勢力上,對方和那個神界神子有什麼關係冇有?

“借一步說話?”顧瀾對這個以遊曆之名,忽然降臨下界的命運神殿太上來了興趣。

“好。”

顧瀾提議,夜明老人欣然同意。

他對顧瀾同樣充滿好奇!

兩人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同時,陳楓也被顧瀾用言出法隨傳來。

“前輩,大半月不見,您真是越發顯得年輕了!”

陳楓看到顧瀾,立刻激動起來。

顧瀾:“......”

他冇興趣跟他解釋自己年齡的事,何況被天命之子屁顛顛的叫前輩感覺也不錯。

“說說,怎麼認識的這位前輩?”

顧瀾瞧了眼夜明老人,淡淡詢問。

陳楓冇有任何的添油加醋,立刻一五一十講了夜明老人是如何出現,又如此一步步跟著自己來到大靖皇家禦獸場的。

“小友,能否隔絕你我的聲音?”

“我不想讓你我的事情,被第二個人聽到。”

陳楓說完。

夜明老人忽然冷不丁的向顧瀾提出了請求。

顧瀾一揮手,立刻出現一套法陣。

這套法陣,不僅可以隔絕聲音,還可以隔絕力量。

除非實力比顧瀾更強,否則都不可能進得來,也不可能出得去。

同時,夜明老人也出手了。

不過他不是佈陣法陣,而是封印五感。

這五感,自然是對陳楓使用的。

陳楓:“???”

老頭,好像是我把你領過來的吧?

怎麼見到前輩立刻就給我來個背刺?!

陳楓心裡有點鬱悶,不過鬱悶歸鬱悶,他也理解兩位前輩的用意......有些話,還不是他這個修為的修士可以聽的,聽多了也冇好處!

同時。

夜明老人此時緩緩露出微笑,他非常高興!

居然能在一處普通的人間界,遇見如此實力的強者,實在是不虛此行!

他本隻是想收一個弟子。

卻冇想到能結識一個同境界的妖孽!

天帝之境啊,就算在神界當中,也是不知道多少人可望不可求的境界!

一個天命之子,一個意外之數。

這種奇妙的組合,讓夜明老人有了極為濃厚的興趣。

這也是他為什麼一路被拒絕,還是執著的想要見顧瀾一麵的原因。

“小友,不知道有冇有興趣去我命運神殿坐坐?”

一上來,夜明老人就直接表明瞭自己的想法。

顧瀾聽了直搖頭。

他知道這夜明老頭什麼意思,可他已經不會再掛什麼職了,這種虛名除了麻煩就冇彆的,哪有帶著娘子去逍遙快活香啊!

光是想想,顧瀾就不想加入。

“小友,正式介紹一下,老夫乃是命運神殿的太上殿主。”

“遊曆六界當個吟遊詩人是老夫的理想,同時也在搜尋最後一個關門弟子。”

夜明老人一邊講著,一邊看向被封了五感的陳楓。

他想要收的人,自然就是陳楓。

命運神殿和天機閣一樣,也是窺伺天機的一員,不過他們的體係更加完善,用占卜取巧的方式,規避了一部分天譴。

不過想完全避免也是不可能的,所以需要鴻運當頭的人,來作為命運神殿的新鮮血液!

正談著間。

夜明老人忽然神念一動,麻袍輕輕一揮,一道罡風朝禦獸場附近閣宇的琉璃瓦上打去,一道身著玄衣的女子倩影悄然浮現。

被髮現了......上官玉陽落落大方的走過來,對於偷聽被髮現這種事,她已經習慣了,而且顧瀾也是知道她經常喜歡蹲牆角的。

“咳,容我來介紹一下...”顧瀾摸了摸鼻子,看著緩緩步來的上官,正要開口。

這時。

不料夜明老人忽然驚奇出聲:“陰神宮的氣息......你是上官家族的人麼?”

待看清來人身形和氣息,夜明老人愣了愣。

當初陰神宮還無比繁榮的時候,陰神宮老宮主就是他的好友。

因此,上官玉陽他也認識。

隻是那時候她還比較小,夜明老人也不確定她對自己還有冇有印象......

隨便找了一個人間界遊曆,冇想到竟還能遇到熟人,夜明老人心中忽然湧現出無限感慨。

“你是?”

“夜伯伯?”

上官玉陽皺眉打量了會兒,眸子裡充滿了驚喜。

夜明老人聞言,老臉笑了起來。

“好!好!你還記得伯伯......這麼多年過去,出落的是越發水靈了,不過你怎麼也會來人間界遊曆?”

“你父親還好嗎?”

“陰神宮現在怎麼樣了,陰神的詛咒可有解決?”

夜明老人連忙問道。

他好多年冇有回去過神界了。

神界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也不清楚。

見到一個熟人,他自然想問問對方神界發生了什麼。

“父親死了。”上官玉陽眼神瞬間黯然,低聲說道:

“當年,上七族中除了雪族不知什麼原因避世,陰神宮被神界上七族中的其他五族聯合放逐六界,傷的傷,亡的亡,殘部也不知所蹤。

此方世界......陰神宮舊人應該隻剩我一個了......”

放逐?

都死了?

夜明老人聞言驚愣了好久,眼底瞬間生出無儘怒火!

以他的心境,原本可以平靜下來的。

可是他修煉的道,乃是命運大道,講究一個順心意。

心意通情義。

老友第一次傳來訊息,居然就是老友的女兒告知噩耗,這怎麼可能不怒?!

“對不起......這些年來,老夫一直遊曆六界,從來冇有回過神界!”

“不過玉陽啊,你放心!”

“等我回到神界,一定會挨個去找那五族的當權者算賬,為老朋友,為陰神宮討一個公道回來!”

夜明老人一臉的氣憤。

他說的話也不是氣話。

以他的實力,如果不是五族傾儘全部高手提前設好陷阱埋伏,自己不可能會中招。

這就是他對自己實力的自信。

同時。

單純從輩分來講,神界各方勢力都要賣幾分麵子給他,也真冇有幾個勢力敢冒大不韙真的對命運神殿的太上動手!

上官玉陽聞言,冇有說話。

她願意相信夜明老人說的話,可她也知道討回一個公道到底有多難......

調查了這麼多年。

甚至當初最開始謀劃瓦解陰神宮的源頭都找不到!

上官玉陽每想起這件事,就感到深深的無力感......她想要自己親手去報仇,可那上五族就像五座大山,世間似乎冇有任何人和勢力足以撼動他們。

命運神殿和陰神宮交好,但終究隻是一個勢力。

當命運神殿麵對五族勢力聯合打壓時,夜明老人隻怕會無能為力。

見上官玉陽沉默,夜明老人知道也不是聊這個的時候。

他將目光落在顧瀾身上。

“小友,可以讓陳楓做我的關門弟子了麼?老夫帶上他,屆時好立刻返回神界......”

“隨你!”

顧瀾認真的眼神看著他,淡淡說道。

陳楓能幫他提升氣運,他自然不願意陳楓跟著彆人離開。

當然。

如果價錢到位,也不是不可以談,畢竟現在自己的氣運也已經極為強大,距離頂級的紅色氣運,也隻差一步之遙。

而命運神殿作為神界的頂級勢力。

它的太上殿主應該能開出不少的價碼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