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簽訂契約以後,顧瀾當著夜明老人和上官玉陽的麵,收下陳楓獻上的一份拜師禮,正式收對方為記名弟子。

拜師禮是陳楓父母留下的一枚銅錢。

和神空戒不一樣,這枚銅錢隻是一枚普通銅錢。

可是比起神空戒,陳楓更看重這一枚銅錢。

因為這一枚銅錢,是他父母在世的時候就留給他的一樣東西。

這枚銅錢,承載著陳楓對父母的思念。

他以此物作為拜師禮,就是顧瀾當做父母一樣的長輩看待了。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徒兒陳楓,拜見師傅!”

陳楓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給顧瀾磕了一個。

看到陳楓如此模樣,顧瀾無奈地搖了搖頭。

想到這個活寶就要離開,他心中居然還莫名有些不捨......大概是很難再遇到這種異界的傻小子了吧,前世自己看他的故事可是看的津津有味。

“你一個人去神界,要好好照顧自己。”

“這些法寶品階不高,卻十分適合你,一定要好好祭煉培養。”

“還有這些療傷丹藥,夠你吃上好一陣子了。”

“還有遇到打不過的敵人,千萬不要硬拚,能跑就跑,不能跑就喊救命,千萬彆再頭鐵硬剛,多跟仲仁和折良他們學一學。”

看著顧瀾拿出的一大堆防禦性法寶和療傷丹藥,陳楓眼圈泛紅!

一想到去了神界,就要和剛拜的師傅分開,他就心裡難過。

“師尊!”

陳楓張開胳膊,想再最後抱一抱師尊的大粗腿。

然後,就被顧瀾一腳踢開了。

“快去吧,契約在身,為師可是知道你修煉進度的,不能因為去了神界就懈怠偷懶。”

顧瀾一邊收腳,一邊說著。

他感覺收陳楓作為記名弟子以後,用腳踹起來也自然許多。

隻可惜,這樣不加氣運值。

被顧瀾踹了一腳,陳楓不僅不生氣,反而十分開心。

打是親罵是愛啊!

師傅踹弟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弟子謹記,絕不會懈怠修煉,讓師尊從契約上一定能感覺到弟子的進步!”

夜明老人聞言笑了笑,沉吟良久望著顧瀾認真道:

“小友,將來一定要來神界一趟!”

“神界九重天,每重天都有無數小世界,小世界中又有無數機緣。”

“你在人間界便能修煉到如此境界,到了神界一定可以更進一步......老夫以為,那裡還會有不少你想見的人,你想要的事物,在等你!”

收徒儀式結束。

夜明老人準備帶著陳楓離開。

離開前,夜明老人還不忘誘惑顧瀾前往神界,還給了顧瀾一本《九重天秘聞錄》。

顧瀾清楚夜明老人的意思。

神界精彩萬千。

他自然會去,但還不是現在。

“師傅,一定要早點來神界看我,弟子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

陳楓大聲喊著,身形隨著夜明老人一起離去。

看著夜明老人離開。

一旁的上官玉陽眼神複雜的變幻些許,神情終於漸漸堅定。

“顧瀾,我也要離開了...”

“哦?”顧瀾微微挑眉,說道:“為何?”

“我初來人間界,也隻是為了尋找當年陰神宮殘餘的舊人...可這些年尋遍三千人間,也冇有找到幾人,物是人非...再留下去,也不過是無濟於事的逃避罷了。”

上官玉陽搖頭,輕聲說道:“謝謝你這些年的照顧,如果冇有你,或許這一方人間界我早在一年前尋不到熾陽聖君的蹤跡後,就離開了。”

她看向顧瀾,玉手伸出。

掌心多出了半塊血紅色的玉佩。

“陰神宮的陰神玉佩,原本是一件至寶,現在已經損毀,失去了進攻的能力。”

“不過此物對滋養神魂頗有效果,主動激發還可以尋到曾經學過陰神宮功法的弟子,將來你我...將來你與我陰神宮教眾或許可以憑藉此物辨認身份。”

上官玉陽緩緩說著,將玉佩交給顧瀾,目光望向城西。

這一年以來,因為有顧瀾的幫助,她實力已經恢複了七七八八。

先前見過夜明老人,她更加堅定了內心的想法。

人間界不過隻是她暫時停留之地。

她接下來要去往妖界,冥界,以及魔界。

隻有找到更多的陰神宮弟子,她才更有希望回到神界重新建立陰神宮。

這是她的職責使命,也是她心之所向。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你珍重。”

顧瀾冇有勸她留下。

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不需要旁人去過多乾涉,哪怕彼此之間是互幫互助的朋友。

上官玉陽點點頭,身形向著城西飛去。

上古傳送陣,她終於要用到了。

顧瀾揮手,阻隔此的法陣被他解除。

他目光落向皇家禦獸場的方向,那裡正傳來小狻猊嗷嗷的叫聲,還有小思沐歡快的笑聲。

顧瀾看著手中新得到的《九重天秘聞錄》。

“趁著這太平日子。”

“靜心提升修為吧。”

……

三年過去。

顧府,顧瀾正在讀書。

【您閱讀了《九重天秘聞錄》一篇,修為 1000年】

【獲得獎勵】

【虛空仙舟x1】(傳送法寶)

【帝階靈物·雪靈果】

【神道靈蘊x1】(未知品級)

看著係統送出的獎勵,其中又有神道靈蘊。

顧瀾直接將其取出,開始吸收煉化。

冇一會功夫,他就感覺身體發生了些許變化。

【氣運 1000 1000】

【金色品級巔峰】

【修為 500 500...】

【帝境九品巔峰】

【龍陽聖體→混沌神體(帝階)】

吸收神道靈蘊,顧瀾又多了一種新的體質。

混沌神體可以使用任何屬性的法術,並且體內真氣遠超普通修士。

如今顧瀾感覺自己在大靖斬出一劍,想讓遠在極西之地的妖帝以什麼樣姿勢去死,妖帝就得以什麼姿勢去死,連反抗逃跑的機會都不會有。

這三年時間裡,顧瀾除了陪娘子睡覺,研究一下人類的生命與起源,其他時間基本上都在讀書。

自從上界下來擺渡使者,然後又出現一個修為比自己隻差一點的夜明老人。

顧瀾心中就警惕起來。

他有一種感覺,哪怕在人間界也不會安穩太長時間。

更何況日後還要去上界遊曆呢?

修為不比那些最強者高個十萬年八萬年的,那不是很危險麼?!

必須要不停地修煉提升,纔可以擁有應對一切變故的實力和底氣......這是顧瀾亙古不變的穩健思想!

所以他這三年時間,幾乎冇有浪費一點時間,將所有時間都用在讀書看書寫書上。

甚至連葫蘆娃都已經寫到了大結局,成了大靖家喻戶曉的一部神作!

當然,三年時間裡獲得的係統獎勵也數不勝數。

氣運,修為全都在穩步提升。

連帶著大靖的文道底蘊,也在無形之中增加了。

大靖有了新的人才,也有了新的氣象。

三年裡,大靖的儒道修士增加了許多。

甚至連司馬秦都成功以文入道,初窺門徑儒道法術言出法隨,壽元延長無數,將大靖朝廷的國之根基穩定更多。

除了這些,大靖綜合國力提升的更加快。

由於顧氏糧莊提供的優質糧種,讓大靖的生產力提高到了這個時代不應該有的水平,讓大靖各行各業飛速發展。

如今,甚至已經誕生了影刻石行業。

其中以顧瀾創作的葫蘆兄弟為標杆,甚至衍生出了不少人族和妖族相戀的佳作,不過大多是抄襲借鑒顧瀾書中所寫。

其中最出名的故事,還要數顧瀾今年剛寫的一本神話傳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