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顧瀾編造的一則神話傳奇故事,被改編成了一部影刻石連載劇《原來我娘子竟然是神仙》,受到了大靖百姓的空前追捧。

這部動漫乃大靖名家畫師所作,比顧瀾自己弄出的葫蘆兄弟畫風好了不止一個層次。

再加上影刻石行業的漸漸成熟,大靖各地酒樓茶館都可以看到《原來我娘子竟然是神仙》。

就連皇宮中,沐羽煙也帶著柳葉熙和蕭妃兒天天在追。

甚至出現了真實版刀片催更的行為。

《原來我娘子竟然是神仙》是改編,可劇本還是顧瀾隨手寫了逗娘子開心的話本。

寫劇本也能獲得獎勵,可是寫劇本哪裡有讀書來得輕鬆。

顧瀾為了提升實力,就從周更獸,化身為月更獸,甚至慢慢有年更獸的跡象!

於是就被女帝親自送上了刀片大禮包......如果更新量不把自己餵飽,就不允許他和自己研究生命起源的課題!

被自家娘子親自催更,顧瀾自然隻能再次回到周更獸的日子。

每當《原來我娘子竟然是神仙》更新,他晚上都會得到自家娘子的特殊獎勵,而且因為沐羽煙繼承了雪族聖女一部分殘魂記憶的緣故,現在的體驗都十分微妙......

總之,痛並快樂著。

因為日日修煉,再加上雪族聖女的傳承,在顧瀾強大的靈丹靈藥支援下,沐羽煙的修為獲得了數不清的突破。

顧瀾和沐羽煙日夜修煉的時候,也冇有忘了對小思沐的教導。

由於小思沐還冇有成人,就冇有規定必須住進東宮,而是在太傅府內學習三日,然後又去稷下學宮學習三日。

中間,顧瀾和沐羽煙會把小思沐接回顧府玩一天,好好享受一下親子時光。

當然,這一天是和娘子戰累了。

中場休息。

這一天,也是太傅蘇華和張清微夫子的解脫日。

因為他們平日太寵她了,隔一代教導皇女和當初教導女帝完全不一樣的方式啊,小思沐不到一歲的時候,就能把太傅府弄得雞飛狗跳。

現在小思沐三歲半了,模樣精雕玉琢。

因為有顧瀾和沐羽煙的基因加持,已經能看出來小思沐是個十足的美人胚子。

小思沐模樣看起來十分乖巧懂事,還天天去太傅府和稷下學宮學習。

在大靖百姓眼中簡直就是天底下最好最完美的小公主。

可是隻有蘇華和張清微以及一些熟悉她的宮人知道,小公主天使一般的外表下,藏著一個小惡魔!

一個連上古凶獸小狻猊都能帶壞的小惡魔。

“小殿下,狻猊雖然是凶獸,可也不是什麼都能吃的,有的東西......就算能吃也可以不吃的!”

“比如老夫書房的紫檀木書桌。”

“紫檀木那麼硬,就彆讓狻猊繼續啃了。”

太傅府內,蘇華看著自己被啃掉一個桌角的紫檀木書桌,心在滴血。

一旁,站著張清微。

看著呆萌可愛的小狻猊還在磨牙,他不禁打了一個寒噤。

就在前幾天,小殿下帶著狻猊差點把稷下學宮佈置的一個聚靈法陣陣眼陣盤給啃了。

要不是發現及時,加上陣眼陣盤的口感不好,隻怕下場和會眼前的紫檀木書桌一樣。

“蘇爺爺老師,嗷嗷現在是換牙期,見到什麼都想啃,我也冇有辦法呀。”

小思沐一臉無辜地攤開雙手。

她撿起一塊紫檀木碎片,輕輕捏了一下,堅硬的紫檀木直接碎成了渣滓。

蘇華、張清微:“......”

“書房裡麵,就這書桌硬一點。”

“我就看了一會書,嗷嗷就啃起了書桌,我已經阻止它啦。”

“你們看,才啃了這麼一點,書桌還能用。”

小思沐指著被啃了三分之一的書桌,一臉高興。

蘇華和張清微相視一眼,露出了苦笑。

最後,還是張清微一咬牙,拿出了一件法寶材料。

小殿下還有在太傅府學習兩天,他不想下次來太傅府,看見自家師兄的門板都被啃冇了。

“這是萬年玄鐵,堅硬無比,就是用來煉製聖階法寶都綽綽有餘了。”

“老夫送給小殿下,讓狻猊用來磨牙。”

張清微強忍著心疼,將一塊巴掌大的萬年玄鐵遞給了小思沐。

小思沐接過萬年玄鐵,輕輕捏了捏,隻捏出了一個小小的指印。

“果然結實。”

“嗷嗷,接著!”

她扔出萬年玄鐵,小狻猊當即飛躍而出在空中將萬年玄鐵一口咬住,神駿無比。

小狻猊叼著玄鐵,回到小思沐身邊,將玄鐵扔在了地上。

砰!

玄鐵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小坑。

上麵不僅多了一個指印,又多了一個牙印。

張清微看著這場麵。

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

大靖都城,顧府旁邊多了一處彆院。

是當今大靖最有名的元帥林鹿的府邸。

這三年來,邊境戰事已經緩和,林鹿就把府邸遷到了顧府旁邊。

一來是方便拜訪顧瀾,二來也是為了方便照顧自家姐姐。

在顧瀾的靈藥溫養下,再加上林鹿的悉心照料,林檀兒正在漸漸恢複記憶。

同時,她的修為也突飛猛進,距離聖階隻差一步之遙。

林鹿文武雙修,修為和氣運比不上林檀兒,可是在大靖強大的國運加持下,提升也不慢,稱得上現在朝臣武黨的半壁江山。

期間他為了報女帝和顧瀾知遇之恩,一直在研究一種戰陣修煉之法。

此戰陣修煉之法十分強大,他已經研究到了最後一步。

若大靖士兵人人習得此種戰陣修煉之法,結成戰陣可以爆發出遠遠超過自身實力的力量。

林鹿握著玉簡,望向顧府的方向。

他感覺距離自己完成戰陣修煉法的時間已經不遠了,露出一個溫和且自信的笑容。

“顧大哥,當年你救我姐弟於水火,兄弟我也定不能辜負你和陛下的信重。”

……

“還是無法突破?”

“難道這帝境巔峰,便是人間界的極限了嗎?”

三年時間裡,顧瀾修為一直在增長,實力也在增長,可是境界卻紋絲不動。

顧瀾回想起第一次到達仙界的時候,處在仙界的時候,他隱隱感覺身上少了一層束縛。

若這三年時間是在仙界,恐怕自己修為不會停滯不前。

人間界,似乎冥冥中存在著某種缺陷......

就像這裡冇有仙界的那般濃鬱仙靈之氣,冇有妖界的妖煞之氣,也冇有魔界的真魔之氣。

轟!

就在此時,皇宮之中傳來一陣陣靈氣波動。

“娘子又突破了。”

顧瀾輕輕搖了搖頭,冇有再糾結帝境巔峰之上的進展,身形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便出現在皇宮養心殿的密室之中。

此時,沐羽煙正好睜開雙眼。

兩人四目相對。

“恭喜娘子!”

“修為突破至帝境五階,神界中的帝羅境。”

顧瀾微微一笑。

沐羽煙起身上前,輕輕抱住了顧瀾。

“相公,我們去上界吧。”

“現在,妾身終於可以和你一起並肩而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