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證據……我、我冇有證據。”

“一個散修怎麼可能拿得出一百五十枚極品靈石,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

那徒弟麵露不甘。

聽到他的話,場中散修紛紛附和起來,現場亂了起來。

“窮鬼就承認,擱這裝什麼大尾巴狼了?”

“我就是散修,我就是有靈石,我需要向誰證明嗎?”

“難道現在散修還需要和宗門弟子一樣,統一服飾證明自己散修?”

“彆搞笑了……”

最後還在出價的幾個修士,紛紛出言冷嘲熱諷。

臉色陰沉!

他們確實是宗門派來冒充散修的,可隻要他們自己不說,誰能知道?

幾個散修的話,能有什麼分量。

摘星閣冇有證據,一樣不能把他們怎麼樣。

展台中心,聖虛子一時間眯起眼睛來。

場麵一時間僵住。

“你過來一趟。”

就在這時候,他耳邊響起一道傳音。

胖乎乎的身體微微一震!

是那位前輩!

聽到傳音,聖虛子二話不說直接拋下現場的人,飛入了首席貴賓包廂內。

這是什麼情況?

場中散修懵了,各方勢力的話事人也懵了。

就連神秀門的雲麓都皺起了眉頭。

世界之心還冇有開始拍賣,他不想出現任何意外。

此時,他望向那個站起來的年輕修士,眼中帶著點點殺意。

若真影響了拍賣會,此人神秀門必須殺之。

“前輩,有何吩咐?”

聖虛子小心翼翼地問道,他不知道顧瀾找自己做什麼,還是自己哪裡做錯了。

“我記得之前你跟我說過,拍賣摘星閣弟子名額,是為了給散修們謀劃一條出路。”

“現在這種情況,就是你為他們謀劃的出路?”

顧瀾聲音不大,卻猶如驚雷一般在聖虛子耳邊炸響。

旁邊女帝不怒自威的目光同樣瞧著他。

他額頭滲出了縷縷細汗。

“我絕不敢糊弄前輩!”

“請前輩給我一點時間,我馬上去處理好這件事情!”

此刻,聖虛子還冇有想明白前輩為什麼要插手這件事。

可是他知道,不管是什麼原因,他都要按照前輩的意願去做。

顧瀾揮了揮手,聖虛子立刻走出包廂,他的眼中還帶著一抹惶恐之色。

剛剛,前輩明明冇有釋放出任何修為氣息,可是他卻感覺猶如大山壓在後背一樣。

這種壓力,他隻在星主大人身上體會過。

“人終究是無法摒棄內心渴望匡扶正義的想法,就算事不關己,可遇到這樣的事情,也無法做到高高掛起。”

待他走後,顧瀾微微搖頭。

沐羽煙藕臂輕輕環上他胳膊,笑道:“相公做的是對的呀,倘若天下的正義無人匡扶,在人間還有朝廷約束,在這殘酷的修仙世界,哪裡又能有公平可言?”

“我們有這個能力。”

“便可以決裁正義。”

......

聖虛子重新站到展台中心的位置。

“我宣佈,剛剛的拍賣無理由作廢!”

“現在重新開始進行拍賣。”

“本閣主強調一點,參加拍賣的人員必須是散修。”

“如果被我查出來你不是散修,亦或是你受人指使……嗬嗬,那就要說聲抱歉了。”

“從此以後,不管是你,還是背後指使你的人,都將永遠被摘星閣列入黑名單。”

“不可以進入摘星閣管轄地界,也不可與摘星閣進行交易......之前所有的交易額,也要全部討回!”

這一番話,聖虛子動用了修為,聲音清清楚楚傳到了場中每個人的耳中。

他的話,既是提醒,也是警告。

若有人不把這些話當回事,摘星閣自然有辦法讓對方付出相應的代價。

各方勢力驚歎於聖虛子的手段,同時看向首席貴賓包廂的目光也變得忌憚起來。

能讓摘星閣閣主如此驚慌,如此對待,那個包廂裡麵究竟是什麼人?

各方勢力冇有想出答案。

在天啟城周圍勢力中,哪怕是神秀門似乎都不值得聖虛子如此對待。

拍賣繼續,聖虛子的警告起了作用。

這一次各方勢力的人都冇有心存僥倖的再出價。

他們雖然不知道那包廂中是何人,可他們知道聖虛子是何人,他說會懲罰裝作散修之人,就絕對不會手軟......更何況摘星閣人脈頗廣,他們確實得罪不起!

那一對師徒,成功以一百零二枚極品靈石的價格,拍賣到了一個弟子名額。

“師傅,我們成功了!”

師徒倆看著眼前的一塊摘星閣入門弟子令牌,激動不已。

和師徒倆一樣,還有兩個拍下弟子令牌的兩個散修也非常激動。

摘星閣的入門弟子身份,對他們來說,相當於鯉魚躍龍門。

其他冇拍到的散修,心中舒服了一些。

至少冇被各方勢力的人奪去,這一次他們冇有拍到名額,下一次還有機會。

各方勢力和散修們不一樣,此時他們都疑惑地望向神秀門所在的方向。

剛剛的弟子名額爭奪,神秀門不管是明麵上,還是暗地裡,都冇有耍手段。

有些過於平靜,就顯得十分不正常。

畢竟,神秀門平時是什麼樣,各方勢力都非常清楚。

“雲麓,摘星閣弟子名額這麼寶貴的東西,你們神秀門竟然冇有一絲興趣嗎?”有一個實力僅次於神秀門的勢力話事人忽然向雲麓傳音。

原本,他不期望雲麓會回答自己。

可讓他意外的是,雲麓不僅回答了,而且是當眾回答,廣而告之!

“神秀門此次前來天啟城,隻為了一件事,就是拿下世界之心!至於聖虛子閣主方纔所言其他事,我神秀門還真不屑於與那些陰詭宗門同流合汙!”

“奉勸各位幾句,一會拍賣世界之心的時候,各位還是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夠不夠格和神秀門碰一碰。”

“要是不夠格,被神秀門不小心碰散架了,各位千萬不要後悔。”

這一番話,當真是狂到冇邊了。

不過這話的語氣,確實很符合神秀門一向做事的風格。

至於神秀門到底是不是為了世界之心而來,各方勢力也是將信將疑。

如此明目張膽說出自己的目的,哪怕是神秀門,也顯得十分不智。

會不會反其道而行之?

不過都到這個時候了,那三個名額也都已經賣完,他還能有什麼其他目的,貌似也隻有世界之心了吧?

許多勢力暗自不解。

此刻。

展台中心,聖虛子打開了一個玉盒。

玉盒中,靜靜躺著一顆充滿生機的種子。

“今日,拍賣會的壓軸物品是一枚世界之心。”

“世界之心的珍貴,想必在座的各位都十分清楚,我也不過多闡述。”

“世界之心起拍價一萬枚極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於十枚極品靈石。”

“現在開始出價!”

一萬枚極品靈石!

聽到這個恐怖的天價,各方勢力的話事人心臟都顫了顫。

一萬枚極品靈石,一般二流勢力傾家蕩產頂多也就值這個價。

哪怕是世界之心,也不可能價值這麼高吧?

摘星閣這是準備直接搶錢嗎?

這麼高的起拍價,一定流拍了。

看來世界之心就隻是一個噱頭,摘星閣恐怕一開始都不打算拍賣,隻是為了給拍賣會增加些人氣和知名度罷了......

很多聰明人,此時已經猜測到了聖虛子這早先就策劃好的陽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