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啟防護罩!!”

雲麓連連後退,不敢硬抗那細雨攻擊。

讓手下開啟飛舟防護罩,雲麓也掏出了自己的防護法寶。

頃刻間,細雨落下。

細雨毫無阻礙穿過了防護罩,然後是防護法寶。

最後落在了一個個神秀門死侍身上。

一人一滴,分毫無差。

細雨臨身,雲麓冇感受到一絲傷害。

他愣了一下,忽然笑了。

“嚇死我了,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攻擊,原來也不過如此。”

“咳咳,似乎有些不對勁……”

雲麓笑容戛然而止,猛地一咳嗽,口中吐出的卻是鮮豔的血!

他感覺自己麻了!

身體和靈魂都麻了!

下一刻,劍意爆發。

此劍,不傷血肉,隻滅神魂,雲麓直直倒下。

和他一起倒下的,還有神秀門七大長老,包括修為最高的黑衣長老。

漫天細雨中,神秀門死侍無一生還,無一人無辜,其中包括了那個鑒寶師。

他手中也沾滿了普通修士的鮮血,死有餘辜。

顧瀾望向神秀門界門所在。

在他身後,神秀門的數百飛舟猶如下餃子一般自空中墜落。

“哇哦!”

“好多寶貝!”

“小七來幫主人收割!”

顧小七顯露鳳凰真身,從神空戒空間中飛出,直奔飛舟墜落的地方而去。

“鳳凰!”

前方還在逃跑的神秀門門主感受到神獸鳳凰的氣息,心臟又是一緊。

他想逃入小世界內,啟動護山大陣,還有一線生機。

“快了!快了!”

“隻差一步就能碰到界門了!”

神秀門門主眼中滿滿的求生欲,就在他一隻手快要碰到界門的時候,眼前出現了一滴水珠。

水珠晶瑩剔透,倒映著他的身影,以及萬千劍影。

“不!”

萬千劍影臨身前,他施展出了平生最強的防禦法術和防禦法寶!

然而,並冇有任何卵用!

劍影如雨,無聲無息穿過了他的防禦法術,還有防禦法寶。

脆的像紙一般!

直指神魂。

神秀門門主反應過來,遁出神魂想逃,還是慢了一步。

不遠處,顧瀾張開手掌將其神魂攝入掌心。

搜魂法羅!

神秀門門主頓時神情萎靡,七魂六魄全部抽離,變成了一具空殼。

片刻後,完成搜魂。

顧瀾得到了一個意外的資訊。

前段時間自己滅了歡喜殿,而這神秀門暗地裡竟是歡喜殿那種邪修宗門的附庸!

就是通過為歡喜殿蒐羅各種爐鼎,神秀門纔得到了煉製死侍的功法,得以崛起,成為現在三流勢力中有希望晉升二流的強勢宗門。

煉製死侍的手法極其殘忍,每一個死侍的誕生都要犧牲無數普通修士。

“果然該死。”

顧瀾冷淡宣判,揮手彈出一道火球,直接將神秀門門主肉身燒成了飛灰。

然後,一枚儲物法寶落入掌心。

光芒一閃,那枚殘缺的世界之心出現在半空中。

將其收入神空戒中,顧瀾飛身進入界門之中。

小世界內。

神秀門建築高高聳立,仙靈之氣猶如實質環繞,呈現出一副仙家景象。

然而在這一副仙家景象背後,有無數的怨氣久久不散,那是無數普通修士亡魂形成的怨氣。

神秀門不過是歡喜殿的附庸,可所做之事更加喪儘天良,比之歡喜殿有過之而無不及。

往生咒!

顧瀾打出一道咒印,超度那些無辜亡魂。

然後他身形一閃,穿越重重禁製,出現在一間密室中。

這是神秀門門主的修煉密室,密室中,存放著無數功法玉簡。

其中有一枚金色玉簡格外顯眼。

那是一枚特製的神界傳書玉簡,可以將資訊傳送到神界擁有相同玉簡的人手中。

之前搜魂神秀門門主,顧瀾就已經得知神秀門在調查歡喜殿小世界破滅的事情真相。

並通過神界傳書玉簡將訊息傳送給遠在神界的歡喜殿殿主。

歡喜殿殿主一直讓神秀門暗中調查破滅歡喜殿的神秘人,一有訊息就立刻通知他。

“歡喜殿殿主最多還有三天就要從神界回來,似乎還請來了一個光明神殿的供奉,而光明神殿,正是神界那位神子所在的超一流勢力……”

檢視著神界傳書中的資訊。

顧瀾眼眸閃爍,忽的微微一笑。

他裝作神秀門門主的口吻,開始給歡喜殿殿主寫回信。

“殿主,屬下已經找到了那破滅歡喜殿的真凶,那人是一個下界飛昇之人。”

“不過區區帝虛之境,我雖然打不過,但您絕對有一戰之力,他當時也是靠著偷襲才一舉重傷了歡喜殿各大長老……”

“那人最終也被各大長老打傷了,如今就躲在仙界秘境聚靈仙穀中療傷呢!”

“殿主速歸,報仇雪恨!”

……

神界,一方世界傳送點。

歡喜殿殿主忽然麵露喜色,從儲物空間拿出了一枚閃爍金光的傳書玉簡。

終於來訊息了!

“果然是那下界之人!”

“上官大長老似乎就因此人而遇害,又毀本殿主根基,該死!”

“唔,此人如今還受傷了……這......”

歡喜殿殿主一開始收到資訊還十分高興,可後麵的資訊他越看越不對勁。

前段時間神秀門還冇有什麼訊息,怎麼突然就查出了這麼多有用資訊,不會是有詐吧?

歡喜殿殿主行事向來多疑。

一時間拿不定主意,便將傳書玉簡的內容告知給光明神殿的供奉。

光明神殿供奉是一位老者,神氣凜凜,穿著一身與他年齡不符的金光寶甲,聞言鄙視地看了歡喜殿殿主一眼。

“嗬嗬!”

“虧你曾經還是仙界的一殿之主,如今麵對一個下界之人也畏畏縮縮,莫不是被嚇破了膽?”

“真不知道你這樣的傢夥,怎麼就得到了神子大人的青睞,你憑什麼?”

被如此嘲諷,歡喜殿殿主英俊的臉龐微微抽動,卻還是強忍著冇有發作。

畢竟還要求對方辦事,在事情辦完之前都不能得罪。

“一個下界修士,哪怕有帝虛境的實力,能和神界的帝虛境相提並論嗎?”

“本座乃帝虛境巔峰,便是對上一般帝靈境強者也不在話下,區區一個下界修士,隨手可滅!”

“神子命令,讓本座助你一臂之力,本座也拒絕不了。”

“不過這樣的小事必須要速戰速決,本座即將突破至帝靈境不能在這等小事上浪費時間。”

光明神殿供奉說完,也不管歡喜殿殿主是何反應,徑直朝傳送點的巨型法陣走去。

歡喜殿殿主見狀,隻好跟了上去。

他其實也覺得對方說的有些道理。

隻不過光明神殿供奉話裡話外,不僅看不起下界修士,甚至連自己也看不起。

這種被人輕視的感覺,讓他十分難受。

最重要的是,這還是事實。

歡喜殿殿主在仙界已經突破至帝虛境,來到神界以後獲得了神子點撥,實力又更上一層樓。

可是麵對光明神殿供奉,他還是冇有一戰之力。

同為帝虛境,可沉澱時間不同,亦存在天塹般的差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