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小子莽莽撞撞的失禮了,若是他開的玩笑有什麼地方冒犯到令主大人,老夫可以叫他過來道歉......”

牛彪歉意笑道。

令主大人能得到風陽天帝的認可,還是魔界十分罕見的人族儒道修士。

牛魔族憨憨和儒道修士,一看就是八竿子打不著,兩人怎麼可能認識?

哪怕喜歡牛老三,牛彪也覺得這一次牛老三在說謊。

場中裁決長老中就有他的人,剛剛他現身的時候,就有人給他傳遞了今日擂台戰鬥的結果。

其中也包括牛二用毒,還有牛老三學習魔神獄邪術被罰的事情。

“老祖宗,俺冇有開玩笑,俺和前輩就是認識...他就是俺當時跟您說的下界之主!”

擂台上,牛老三不樂意了。

自己就和前輩打個招呼而已,為什麼要道歉,前輩又不是什麼小氣的人。

在牛老三眼中,顧瀾除了出劍的時候可怕了點,其餘時候還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

再次聽到牛老三的話,牛彪微微皺眉。

“令主大人,牛老三說的...真的是您?”

“是。”

顧瀾輕笑點頭:“我和牛老三打過交道,還拜托過他幫忙。”

聽到牛彪問自己,顧瀾點了點頭。

見他點頭,牛彪頗為驚訝地望了牛老三一眼。

他還真冇有想到,牛老三那傢夥能和天帝令主打過交道。

台上台下的魔族,同樣一個個麵露震驚之色。

尤其是牛二,麵色猶如吃了蒼蠅一眼難看!

他做夢都想不到,在這種情況下,牛老三能攀上和天帝令主的關係!

怎麼辦?

難道要坐以待斃麼?

此時,牛二的傷勢好得差不多了。

他正想開口說幾句話,想通過利益拉攏一下麵前的天帝令主。

他不相信自己能夠開出的價格,還比不上也什麼都冇有的孤狼。

不等牛二說話,顧瀾卻淡淡開了口:“因為牛老三的緣故,我對你們牛魔族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我本以為牛魔族都像牛老三一樣,崇尚光明磊落,絕不會在擂台決鬥中使用一些上不得檯麵的手段。”

“今日的擂台一戰,委實讓人大開眼界,也讓我對牛魔族有了新的認識啊。”

顧瀾說話間。

不經意地看了一眼牛老二和那位裁決長老。

早已得知事情經過,又聽到顧瀾說起,牛彪麵色頓時沉了下來。

他知道,顧瀾是在說擂台決鬥下毒的事情。

“令主大人,我那是事出有因啊!”

“不是我非要用那些上不了檯麵的手段,實在是因為牛老三陰險卑鄙,偷偷學習魔神獄流傳出來的邪術,還在擂台上偷偷使用。”

“那邪術實在太強,萬般無奈之下,我隻能出此下策,這是早有預料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牛二臉色漲紅,一副受到了天大委屈的模樣。

一旁,牛老三張大了嘴巴。

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牛!

一開始,除了一些戰鬥技巧以外,他從來冇有使用過封魔勁,完全是靠實力碾壓將牛二擊敗。

要不是看在往日情分上,對戰中他有所留手,最後纔會被牛二以傷換傷,著了對方的道。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牛二是這種人,牛老三相信自己全力出手,牛二連用毒都做不到。

聽到牛二的控訴,其他牛魔族再次對牛老三投去了審視的目光。

在他們看來,修煉魔神獄邪術還偷偷在戰鬥中使用,確實要比下毒更嚴重一點。

“令主大人!”

“在我們魔族當中,比起修煉使用邪術,我下毒這點錯,又算什麼?”

“當然,擂台上使用這種手段上不了檯麵我認,可我就是不服修煉邪術的牛老三,這不公平!”

見話有效果,牛二乘勝追擊,繼續反咬牛老三。

其餘人聞言,也對牛老三愈發失望。

要不是想到天帝令主在場,他們都想對牛老三口吐芬芳了。

“邪術?”

“你們口中的邪術叫做封魔勁,是我教的。”

這時候,顧瀾再次開口。

此話一出,場中寂靜無比!

所有人眼中都難掩震驚之色!

顧瀾是天帝令主,又是儒道修士,是絕對不可能修煉邪術的存在。

牛老三用出的那封魔勁,難道真不是邪術?

許多人開始懷疑起來。

“對!”

“封魔勁是前輩教我的,絕不可能是邪術!”

擂台上,牛老三聞言先是一愣,隨後眼神明亮,開始看著顧瀾點頭附和。

他已經明白過來。

前輩這是在給自己說話,自己一定要配合,不能辜負前輩的一片苦心!

一旁,牛老二傻眼了。

他做夢都想不到,牛老三使用的秘術,竟然會是天帝令主教的!

還當著這麼多人直接承認了!

他能怎麼辦?

說天帝令主修煉的就是邪術??

“封魔勁是不是邪術,摩雲城這般大,難道冇有人去查檢視嗎?”顧瀾淡淡說道:“空口無憑,就說此法是邪術?封印真氣靈力,激發氣血之力的秘術,如何是邪術?”

“就是,就是!冇人知道,冇人查,憑什麼說我修煉的是邪術?”牛老三在一旁附和拱火,還不忘得意地望向牛二:

“你們難道想說前輩也修煉了邪術嗎?!”

“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聽了顧瀾的話,牛彪打消了疑慮,眼神冷冷望向牛二。

一瞬間,牛二感覺自己要無了。

在太上族老麵前,他不敢說話。

這時候,說多錯多。

於是,他向暗中支援自己的那位裁決長老投去了求救目光。

裁決長老冇有辦法,隻能硬著頭皮站出來。

“太上族老,息怒。”

“我覺得此事還有待考察,那封魔勁就算不是邪術,能起到壓製散靈毒的作用,絕對也是禁術。”

“擂台決鬥使用毒藥確實上不了檯麵,可是使用禁術也……”

裁決長老話還冇有說完,就看見一個巨大的巴掌向自己抽了過來。

那是太上族老的巴掌!

裁決長老想躲,又不敢躲,略微猶豫的瞬間,巴掌就落在了身上。

啪!

他吐血倒地,心中無比憋屈。

要是知道是這種結果,他絕不會暗中支援牛二。

接連吐了幾口鮮血後,他眼皮一翻,熟練地暈死過去。

“彆以為裝死有用,你裁決不公,長老職位剝除,逐出牛魔一族!”

“牛二,擂台決鬥中用毒,失德在先,構陷同族在後,兩罪同罰,關入地心火獄禁閉三百年!”

太上族老的話音傳來,這一回,那裁決長老徹底暈死過去了。

牛二則是各種喊冤,可惜冇有人再幫他說話。

隻有牛老三憨憨的摸著後腦勺,衝顧瀾傻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