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今日起,牛老三正式成為牛魔族少族長。”

“從今以後,牛魔族日後的各項選拔,絕對要公平公正,不能再出現這種情況!”

這一次選拔,還是牛魔一族太上族老牛彪親自宣佈的結果。

眾多魔族都十分高興。

尤其是女牛魔和魅魔們,她們本就比較喜歡英俊單純的牛老三。

在她們眼中,自從令主大人出來作證證明牛老三清白的時候,他一直就是被欺負的老實人。

最終是牛老三得到了少族長之位,讓她們有一種正義得到伸張的感覺。

同時,許多魔族對顧瀾更加敬佩,對其本身的身份感到更加好奇。

尤其是魅魔們,要不是顧瀾身邊有一個同樣十分神秘又國色天香的女帝在身邊,還有牛魔族太上族老在場。

估計早就化身一個個狂蜂浪蝶朝著顧瀾撲了過去。

就算如此,她們看向顧瀾的目光變得狂熱起來。

天帝令主和儒道修士的雙重身份,讓許多魅魔開始把持不住了。

這時候,牛彪帶著顧瀾和沐羽煙前往了牛魔族領地。

路途中,他向顧瀾問起了風陽天帝的事情。

顧瀾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簡單講述了一下,其中講述比較詳細的就是因為域外邪物的出現,風陽天帝借與風族神女一戰來昭告天下,然後纔來到魔界去往中洲商討的事。

“牛魔一族,知不知道有關域外邪物的訊息?”

講述完,顧瀾客氣地詢問了一句。

冇想到這一問,似乎勾起了牛彪的回憶。

牛彪深深地歎了一口氣,道:“牛魔族原本也是魔界中洲數一數二的大族,因為上古時期舉全族之力抵抗域外邪物入侵,才導致族中前輩相繼隕落,後輩人才凋零。”

“如今,牛魔族遷至熔岩山脈休養生息萬年,依靠祖傳的煉器術也不曾恢複往日榮光……”

聽著太上族老牛彪講述的牛魔一族過往功績,顧瀾和沐羽煙都心生敬意。

牛魔一族有這樣的先輩,實在令人惋惜又敬仰。

“不知道牛魔族,可有對域外邪物的相關記載?”

顧瀾繼續詢問。

牛魔族既然參與了抵禦域外邪物的鬥爭,總該對域外邪物相關資訊有所流傳。

牛彪點頭,一邊講起了他所知道的相關記載,一邊帶著顧瀾和沐羽煙前往牛魔族禁地。

在那裡,有更多與牛魔族上古戰爭的記載。

“在魔界,各個地方的封印點,負責監察封印的不是魔族,而是來自神界的光明神殿成員。”

“那些光明神殿成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魔界完成監察封印之責,不過......魔界最近也出現過域外邪物重現的跡象。”

“這種跡象,隨著這些年光明神殿下界越來越頻繁,封印點的域外邪物出現也更加頻繁。”

“我懷疑那些傢夥到魔界各個封印點,就冇乾什麼有用的事......”

牛彪十分耿直,絲毫冇有隱藏自己的懷疑。

顧瀾點頭,也以為然。

仙界和魔界都出現了封印鬆動的跡象,要說光明神殿冇有動手腳,他斷然不信。

“族老可知道,魔界各個封印點的具體位置?”

顧瀾想要檢視一下魔界封印點具體情況。

可惜的是,牛彪也不知道所有封印點的位置。

牛魔族相關古籍記載的,隻有中洲魔神獄有一處封印點的具體位置。

魔神獄的封印點,不久前就傳出有域外邪物出現過,不過很快訊息就被光明神殿的人封鎖。

如今,在那處封印點還有光明神殿的強者看守,不許有任何人靠近封印點。

種種跡象,全都表明那處封印點有貓膩。

顧瀾暗暗記下,打算過幾日去那處封印點看看情況。

這時候,顧瀾耳邊忽然傳來牛老三的傳音。

“前輩!前輩!我忽然想起來,還有件重要的事情和你說。”

牛老三一邊傳音,還一邊衝著顧瀾使眼色。

那明顯的表情,恨不得告訴全天下他在和顧瀾傳音。

一旁,太上族老牛彪第一時間便知道了情況,他無奈地搖了搖頭。

“令主大人可先在此查閱典籍,我有些事情要去準備,先告辭一會。”

“好。”

顧瀾點頭,他知道是牛彪看穿了牛老三的小心思,隻是冇有拆穿而已。

太上族老告辭離去,牛老三完全冇有察覺到不對。

見場上冇有其他人,他乾脆不再傳音。

“前輩,熾陽聖君前輩在魔界指導了我幾天,將封魔勁這等秘法也傳給了我。”

“原本我打算將太上族老介紹給熾陽聖君前輩認識,可剛說出來,熾陽聖君前輩就拒絕了。”

“不僅拒絕,熾陽聖君前輩還將青銅棺材留給了我,說讓我再見到前輩時,將青銅棺材交還給前輩。”

“然後,熾陽聖君前輩就自己飄走了。”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說著,牛老三將青銅棺材取了出來,交還給顧瀾。

看到青銅棺材,顧瀾便已清楚。

熾陽聖君應該已經去了中洲魔神獄,想要探明當年魔魂的訊息,同時想辦法恢複肉身。

儘管隻是靈體狀態,熾陽聖君在去往魔界之前,顧瀾曾經給了他不少守護靈體的法寶。

有那些法寶在,以熾陽聖君的智慧。

安危至少不會有問題。

顧瀾冇有急著去找熾陽聖君,來到魔界以後,顧瀾知道了仙界仙帝和魔界魔帝的不同。

仙界仙帝隻要修為到達了帝境,哪怕是最低階的帝虛境,都可以稱其為仙帝。

修為到了天帝境,則稱之為天帝。

魔界就不一樣,魔界魔帝等同於仙界天帝,每一個魔帝都有天帝境的實力。

人間界的魔魂魔始,雖然是帝境一階,卻淪落到連一群人間界聖境都打不過,甚至被兩儀書院給封印到了小世界中。

這樣的修為,在魔界一抓一大把,比仙界都還要多一點。

同樣是經曆了上古大戰,魔界雖然也消耗了不少先輩鮮血,可儲存的後輩天才,還是要比仙界勝出一籌。

因此,頂尖勢力的強者也要比仙界多一些。

在魔界,魔帝可不止中洲魔帝一位。

或許正因如此,域外邪物在魔界也有出現,卻冇有仙界那麼大的勢頭。

這些域外邪物智慧並不是很低,懂得欺軟怕硬的道理。

“光明神殿的人到底做了些什麼?”

想到中洲那神秘的魔神獄。

顧瀾心中對光明神殿使用的手段,緩緩皺起眉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