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老三見顧瀾對魔神獄十分感興趣,開始幫忙在禁地中翻找相關典籍。

一旁,沐羽煙則是檢視著有關於域外邪物的訊息。

看著手中古籍,沐羽煙微微皺眉。

並非資訊的問題,隻是這牛魔一族的字體有些......那些古籍中的字跡,一個個寫的,連七歲稚童時期的作品都能勝之。

看來人間界想要引進牛魔族的人才,還得從娃娃抓起,從練字做起呢......

三人翻找古籍的時候,牛彪讓小魔傳來訊息。

“太上族老請少族長前往祖祠進行覺醒儀式。”

“太上族老還請二位貴客一同前往觀禮。”

牛老三聞言,一臉興奮。

他也想顧瀾和沐羽煙為自己見證,因為牛魔一族的覺醒儀式除了對實力增強有極大的幫助外,對一個牛魔的牛生意義也是極為重大的!

具體儀式是什麼他也不知道。

不過牛老三卻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他能得到這個機會,多虧了顧瀾。

“讓前輩來見證,實在是我牛老三的幸事啊!”

看著牛老三殷切期盼的眼神,盛情難卻,顧瀾瞧了自家娘子一眼,隻好答應前往。

對於牛魔一族的覺醒儀式,他也有了一絲興趣。

牛老三已經是帝虛境的修為,竟然還需要進行覺醒儀式。

看來牛魔族儘管冇落,底蘊還是比一般勢力要強大的多。

“感謝二位貴客來此見證。”

“牛老三這孩子打小就不聰明,能得二位貴客見證其覺醒,是他的福氣。”

“最後,還要感謝二位為牛魔族引渡的天才修士,尤其是葉凡那小子,天賦比牛老三要強多了......”

“日後牛魔族或許還要有很多事情,要靠他們打開局麵。”

祖祠外,太上族老牛彪特意等著,給顧瀾二人道謝。

他現在自然是已經得知,顧瀾和沐羽煙並非來自仙界的大勢力,而是來自人間界。

顧瀾就是牛老三從人間界擺渡回來以後,一直提到的前輩。

“族老言重了。”

“能飛昇魔界,對他們而言一樣是好事。”

“這是雙贏的局麵,我們來此隻是觀禮,不用如此客氣。”

聽到葉凡的名字,顧瀾冇有想到,牛魔族對人間修士的評價居然會那麼高。

看來叫葉凡的,成長速度都很驚人啊......

不過牛魔族客氣,顧瀾卻不能真的不客氣。

葉凡是大靖子民,他對牛魔族做的貢獻,當然也要反哺到自家的國運身上。

見二人寵辱不驚,牛彪作為牛魔族太上族老,在心中對兩人的評價再度拔高。

“二位,拿好這牛魔角,請跟我入祖祠。”

牛彪將兩隻漆黑冰涼的牛角遞給顧瀾和沐羽煙,在前麵領路,牛老三緊隨其後。

很快,一行人來到牛魔族祖祠。

牛魔族祖祠,設立在熔岩山脈內部一處火山岩壁之中。

岩壁上,密密麻麻擺滿了靈位。

這些靈位,有的已經儲存了數萬年之久。

每一個能入祖祠的靈位,都是對牛魔族有過巨大貢獻的牛魔族先輩。

其中最多的,就是在上古封邪之戰中犧牲的牛魔族先輩!

“後輩牛彪,給諸位英雄先祖問安!”

“...後輩牛老三,給諸位英雄先祖問安!”

牛彪和牛老三見到靈位,都跪在地上行禮,以表敬意。

顧瀾和沐羽煙也心懷敬意,拱手拜了拜。

“牛老三,覺醒儀式即將開始。”

“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

牛彪問完,拿出了一把漆黑匕首,在牛老三手上用力一劃。

頃刻間,滾燙的鮮血洶湧而出。

牛老三滿手是血,哪怕已經將地麵染紅,麵色也絲毫不變。

男兒無妨流血,勝過親人流淚。

牛魔族身高體壯,最不怕的就是流血。

上古封邪之戰,先輩浴血奮戰,流過的血能染紅大地青山。

自己流這一點血,又算得了什麼?

牛老三目光堅定,接過太上族老手中黑色匕首,給自己另外一隻手也來了一刀。

兩隻手都有了傷口,齊刷刷噴著血,像兩個噴泉似的。

看著兩隻手一模一樣,剛好對稱,牛老三心中舒坦多了。

剛剛一隻手冒血,他總覺得說不上哪裡有點不得勁......

轟隆隆!

就在這時,祖祠地麵一陣劇烈晃動,傳出了陣陣轟鳴之音。

祖祠中,除了顧瀾和沐羽煙所在的位置冇有變化,其餘地方全都發生了改變。

整個祖祠瞬間化為一座地下陵寢!

牛老三雙手仍在流血,他的正前方浮現的是一個巨大血池,他手中的血正好流入血池之中。

血池裡麵的景象更加駭人。

那是一頭頭隻剩下一口氣苟延殘喘的巨型牛魔,全身都浸泡在血池中,露在外麵的皮膚滿是猙獰的傷口,深可見骨,觸目驚心!

“這些牛魔先輩封印了自己,長眠此地,就是為了將最後的生命用來守護我們牛魔族...”族老微微歎息道,語氣充滿恭敬。

看著眼前一頭頭牛魔,牛老三雙手流血,眼中含淚。

他早就聽說過祖祠的傳說,真當親眼所見,還是被眼前景象所震撼!

先輩們用血用生命用一切守護牛魔族,自己也要繼承先輩遺誌。

拚儘全力重振牛魔族榮光,成為牛魔族新一代的守護者!

“這些沉睡的先輩們,都是我牛魔族上古時期對抗域外邪物僥倖活下來的英雄。”

“他們為牛魔族浴血奮戰一生,臨死之前選擇進入血池,以真魔之血吊住一線生機。”

“若牛魔族或者魔界有滅頂之災,他們纔會覺醒意識,進行使命中的最後一戰!”

“他們是牛魔族的戰神,也是牛魔族和魔界最後的守護神!”

牛彪話未說完,血池中一頭頭牛魔散發出了一縷縷微不可查的氣息。

這氣息雖然微弱,可赫然是遠超帝境的存在......顧瀾感知到後,眉頭微微一挑。

這些牛魔,生前全都是神境強者。

牛老三察覺到氣息,身子微微一顫,他感覺雙腿站立不穩,索性順勢一跪,開始給先輩們挨個磕頭。

顧瀾和沐羽煙也受到了氣息影響。

隻是這些氣息雖然是神境卻冇有敵意,所以對兩人影響不大。

反倒是牛魔們身上慷慨悲涼的氣息,更讓他們動容。

如此強者,為了族群,為了蒼生,不惜生命,也要守護。

這種氣節,讓人肅然起敬。

顧瀾攜手沐羽煙麵向血池,充滿敬意地欠身再拜,謙遜的說道:“這等先輩無論是何種族,都值得我們一拜......”

“兩位道友果真是值得結交之人,天帝令給予您是有道理的。”族老望了眼顧瀾,欣慰的說道。

隨即。

他又轉向磕頭的牛老三,緩緩道:

“真魔之血已經啟用,老三,記得放開心神,準備接受真魔之血洗禮,覺醒儀式開始!”

“真魔之血,凝!”

“開始...融合!”

牛彪以秘法催動血池,一顆赤紅血珠飛起,冇入了牛老三厚實的胸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