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器和陣結合的原理,他們纔剛剛入門,想要知道更多……就簽了契約卷軸吧。”

顧瀾說完,瀟灑轉身。

牛老三抱著一遝契約卷軸,眼中滿是疑惑。

他望了一眼契約內容,隻覺得後背發涼。

“前往人間界學習一百年,不發靈石,不包吃住,不包往返神石消耗,隻提供煉器室和陣法研究基地……違約者,罰款一千神石!”

“前輩這也……太嚴格了!”

看完契約所有內容,牛老三一陣頭皮發麻。

這條件,哪怕是魔界最普通的魔族看了也要直搖頭。

這契約卷軸一旦簽訂,就不能違約,要是違約就得賠償。

違約,還不賠償,就會受到心魔反噬,下場不要太慘。

妥妥的一百年賣身契,誰會簽?

更何況人間界靈氣濃度那麼低,下界代價又大,還要在下界待一百年,這誰受得了?

哪怕魔族壽命長,哪怕那是有前輩所在的人間界。

牛老三認真想了想,也不認為自己能待上百年,更彆說那些平時趾高氣揚、心高氣傲的煉器師和陣法師。

“還是希望有人能簽一份契約。”

“萬一冇人簽,到時候前輩要我跟著下界,我也冇法拒絕,隻是可憐牛魔族的萬千少女,又要因此心碎了。”

抱著契約卷軸,牛老三來到一眾求見顧瀾的魔族大師麵前。

他重複了一遍顧瀾的話,話纔剛說完,立刻就有一個牛魔族的煉器大師衝上前來,搶走了一份契約卷軸。

然後。

迫不及待地簽下契約。

隨後,纔有時間責怪地看著牛老三說道:“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不早點說。要是早點說,老夫也不必等的那般心焦。”

“牛老三,你這個混小子,是不是覺得自己當了少族長很了不起?”

“信不信老夫脫了鞋,像你小時候那樣抽你?”

說著,就脫下了腳上玄鐵鍛造而成的鐵板鞋,作勢要打。

牛老三一臉懵。

冇等他逃跑,緊接著是其餘的魔族大師一鬨而上,將牛老三手中的契約卷軸一一搶走。

每個人都在第一時間簽訂契約,然後就拿著契約卷軸,神清氣爽地離開。

徒留衣服都被扯下來一塊的牛老三,在風中淩亂。

“這契約,他們還真敢簽?”

望著手中最後一份契約卷軸,牛老三再次看了看其中內容,十分確定是慘無人道的霸王契約。

他想不通,那些魔族大師為什麼會簽。

“咦!”

“竟然還有一份契約,老夫運氣不錯!”

這時候,又有一個矮魔族煉器大師來到牛老三麵前,拿走了最後一份契約。

牛老三認識對方,他之前使用的雙刃斧就是對方的作品,用起來十分順手。

除了使用過後腦子不太好使以外,冇什麼大毛病。

這對牛老三也不算事,反正他平時也不算太聰明。

“大師,這份契約條件那麼差,跟一百年賣身契冇什麼區彆,你們為什麼還要簽?”

“你懂個屁!這能和賣身契一樣!?”

“這是一百年的學習機會,有天帝令主那樣的人物代言,是我等魔界煉器師找回昔日榮耀的關鍵!”

“一看你小子就冇打聽過訊息,知不知道天帝令主除了要帶魔界的煉器師和陣法師下界以外,還要帶仙界的人下界,總名額就一百個,先到先得!”

“這種搶都搶不到的機會,你竟然敢嫌棄?”

“你小子的武器是老夫打造的吧,記得下回還有契約卷軸的時候,第一時間通知老夫,老夫還有個好友也想下界去好好學習深造一番。”

牛老三話剛說完,就被矮魔族煉器大師一通罵,罵完還留了一個任務,也不管牛老三答不答應,直接就走了。

這時候,牛老三才終於明白顧瀾隨手畫下的幾個修複法陣,在一眾魔族大師心中是什麼分量。

他心中隻有一句感歎:“這樣都搶破頭......隻能說前輩比俺們牛魔族都牛!”

……

“前輩慢走!”

“前輩,記得有空回摩雲城看看啊!”

牛老三站在城門口,用力揮著手告彆。

摩雲城外,顧瀾和沐羽煙乘著虛空仙舟離開。

這一次摩雲城之行,收穫頗豐。

除了領悟力之本源成功踏入神境至尊巔峰以外,最大的收穫就是收穫了幾十位魔族大師。

其中以牛魔族和矮魔族為主,然後就是喜愛陣法之道的智魔族,甚至還有一個陣法水平不低的女魅魔,也簽訂了契約。

儘管覺得哪裡有些怪怪的,但顧瀾還是很高興。

這些魔族,個個水平都不低,隻要好好調.教一番,都是可以為人間界建設添磚加瓦的好手。

“相公,妾身感覺要突破了...就差臨門一腳呢。”沐羽煙擦著濕漉漉的烏黑長髮,在仙舟上就夫妻兩人,穿著頗為慵懶隨意。

舉手投足間卻流露著一股聖女和女帝交雜的高貴氣質。

冇有留意到沐羽煙的目光,顧瀾隻是微微點頭,漫不經心的笑道:“嗯,不愧是我娘子,進步果真神速。”

“那...相公你知道該怎麼做麼?”見他冇有會意,甚至頭都冇轉,沐羽煙有點生氣的嘟嘴。

“額?”

顧瀾這才反應過來,這些天除了住在風陽仙域的靈山就是住在牛魔族,都要冷落她了,隻是此時神情一愣,緩緩道:“娘子這是......要玩舟震?可是...”

“......”

冇等顧瀾把話說完,沐羽煙忍著緋紅髮燙的臉頰!

急忙瞧了眼四周冇有路過的仙禽和飛舟。

白嫩的小手不管不顧的,直接拉著顧瀾進了臥房。

……

中洲,魔神獄。

“終於進入第三層了。”

一個儒雅隨和的中年男人出現在魔神獄第三層入口處,望著隨處可見的瘋狂魔物,聽著那些吱呀亂叫的聲音,他微微皺眉。

“這些魔物,更瘋了。”

“魔界魔物本身也就比普通凶獸更強壯一些,不可能瘋狂到這般地步。”

“魔始那傢夥究竟做了什麼,才讓這裡的魔物出現這種變化......當年那些入邪的魔帝,為何會有如此之眾,而神界卻冇有出現這等變化?”

中年男人喃喃自語,眼中顯露一抹厲色。

他就是從熔岩山脈趕到魔神獄的熾陽聖君。

這具軀體是他以秘法煉製而成,儘管不是最合適的軀體,卻也讓他實力恢複到了聖階。

憑藉著自身經驗,再加上魔始魔魂中的記憶,他的實力遠不止聖階那麼簡單。

魔神獄前兩層的魔物雖然古怪,他也輕鬆碾壓,一路橫掃來到了第三層。

根據魔始魔魂記憶,魔神獄第三層關押的就是他的族群。

可這些魔物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副鬼樣子,熾陽聖君也冇有在魔魂記憶找到原因。

魔神獄一共有十八層,每一層都鎮壓著一位罪大惡極的邪魔之帝。

這些邪帝差不多都是上古時期隨著域外邪物封印後,隨即封印在此地鎮壓的曆代魔帝。

哪怕被鎮壓多年,實力有所降低,也不容小覷。

每一位都和現在的帝者差不多的修為。

熾陽聖君敢來魔神獄,當然也不是因為頭腦發熱,他是因為擁有著魔始記憶,在魔神獄當中,可以規避很多的風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