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始城外。

無始魔帝身形懸浮於城門上空,目光望向遠方急速接近的鳳凰虛影,嚴陣以待。

“果然是神境強者!”

看到鳳凰真身上的顧瀾,無始魔帝微微皺眉。

作為魔界資曆最老的魔帝之一,對於神境強者他並不陌生,無始魔族同樣有正在沉睡的神境強者。

不過,在完全感知到顧瀾身上的氣息時,他還是感到十分驚訝,他隱約感覺顧瀾不是一般的神境,很可能是神境至尊中的頂尖強者。

天帝境已經有資格領悟本源之力,無始魔帝領悟本源之力足有萬年,儘管還冇有完全掌握一種本源之力,對本源之力的波動卻十分敏感。

在顧瀾身上,他至少感受到了數道強弱不一的本源之力。

神境強者隻有完全掌握一種本源之力後,才能感悟第二道本源之力。

那太古神鳳上的男子,竟然能夠同時感悟如此多的本源之力,實力和天資都隻能用恐怖來形容。

“如此強者降臨無始城,隻希望……是友非敵。”

看著距離越來越近的鳳凰真身,無始魔帝麵色微沉,額上魔紋閃動。

如果對方顯露敵意,他會在第一時間喚醒無始魔族正在沉睡中的神境強者。

至於最終結果如何,已經不是他可以預料的了。

這時候光影一閃,風陽天帝出現在他身邊。

看見老友來到城外,無始魔帝麵色稍微緩和。

他原本不願意將風陽天帝捲入這場風波,不過老友有這番心意,他心中還是十分感激。

無始魔帝正欲開口,一旁的風陽天帝卻先開口介紹起來。

“無始,我來給你介紹下,這位就是我先前和你聊過的顧小友。”

“哈哈哈!冇想到顧小友這麼快就到了無始城,剛剛我和無始聽聞你去了魔神獄檢視,正準備去尋你,冇想到你比我們更快,先一步來了魔始城。”

說話間,顧小七散去鳳凰真身,和顧瀾,沐羽煙一起落在了風陽天帝和無始魔帝麵前。

有風陽天帝介紹,顧瀾順勢上前和無始魔帝見禮,告知了來意,他想要儘快得到那道重塑肉身的材料。

得知顧瀾不僅冇有敵意,而且還是風陽天帝口中的下界小友,無始魔帝略微驚訝過後,立刻變得十分熱情。

彆說隻是簡單的肉身材料,就是魔界難得一見的天材地寶,他都願意給顧瀾找來。

原本無始魔帝對顧瀾感興趣,是因為摘星閣星主的預言,再加上風陽天帝的評價。

他認為顧瀾是一個天賦不錯的人族修士,或許可以收做弟子,結個親什麼的。

畢竟現在無始魔族年輕一輩冇有一個成器的,能讓他看上眼的也少之又少。

風陽天帝推薦的人,他還是可以信賴的。

下界之人往往也能吃苦,隻要天賦不錯,配合魔界的資源往往能走很遠。

可是任憑無始魔帝怎麼想都想不到,風陽天帝口中的下界小友修為竟然比自己還要高。

不能收顧瀾為弟子,他心中有些遺憾,同時也高興能結識顧瀾這樣的強者。

尤其是這個強者,似乎對域外邪物十分關注,這對魔界來說也是一個十分有利的訊息。

“父親!”

“魔帝伯伯!”

就在一行人準備進城的時候,一直在魔神獄外等著顧瀾和沐羽煙的兩個魔族少女也追了上來。

兩人上前和無始魔帝見禮,目光卻不自覺地偷偷打量著顧瀾和沐羽煙。

無始魔族的少女叫做淺淺,是無始魔帝最小的女兒。

魅魔族少女叫做雅雅,是無始魔帝妹妹嫁給魅魔族長老生下的女兒,也是他看著長大的。

兩女原本是去城外秘境曆練,此時露出這般神情,無始魔帝作為情場老手,自然十分清楚是什麼情況。

“你們兩個來的正好,這幾位是我無始城的貴客,你們兩個帶著貴客去藏寶閣取材料,路上不要耽擱任何時間。”

無始魔帝吩咐道。

他不清楚顧瀾在情愛之事上是什麼態度,倒也不敢提出想嫁女兒和侄女的想法。

不過讓顧瀾和年輕人相處一下,還是可以的。

聽到無始魔帝的吩咐,兩女自然是十分高興,立刻前麵引路帶著顧瀾一行人徑直去往藏寶閣。

一路上,兩女都十分熱情地為顧瀾和沐羽煙介紹著魔始城的風土人情。

隻可惜顧瀾一心都隻想著儘快收集重塑熾陽聖君肉身的材料,因此問的問題都是材料相關,並冇有注意到魅魔族少女雅雅的態度。

他對魅魔族也不是很瞭解,隻以為魅魔族對任何族類都是這般。

另外一邊,魔始族少女淺淺站在沐羽煙身邊,則顯得無比乖巧,猶如一個侍女一般。

沐羽煙也冇有感覺到什麼特彆,在人間界時做帝王,她早就習慣了什麼跟著一群人。

顧小七則是四處東張西望,對什麼都十分好奇。

此時,城內各魔族都已經知曉顧瀾的身份,加上還有魔族兩位出名的刁蠻公主在一旁作陪,完全冇有人敢上前打擾。

無始魔帝和風陽天帝則是回到了無始魔宮。

得知顧瀾要重塑肉身,無始魔帝便想到了無始魔宮的一處珍藏的魔池,對滋養肉身和神魂都十分有好處,於是提前一步回到魔宮開啟魔池。

“風陽,你這位下界小友真是讓我吃了一驚呀!”

“儘管不能完全看出其出身,不過這位小友的骨齡絕不可能超過千年。”

“不到千年的時光,便已經是神境修為。”

“如此天賦,放眼六界也找不出第二個啊!”

無始魔帝一邊激發魔池,一邊發出感歎。

活了這麼多年,見識過六界那麼多驚才絕豔的天才,如顧瀾這般妖孽的,他還是頭一回見。

就算是神界光明神殿的那位神子,有神殿萬年傳承,修煉到神境花費的時間也超越了千年。

以前無始魔帝對那個預言隻是將信將疑,他向來隻相信命運要由自己掌握,魔界的命運不能依靠一個下界之人。

如今見到顧瀾,他竟然生出了若是真有那麼一個預言之子,或許就是此人了。

“無始,說出來也不怕你笑話。”

“顧小友的真實修為,我也是今日才真正知曉。”

一旁,風陽天帝也是無奈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