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羽煙睜開雙眼,伸出一根青蔥玉指,指尖氣息凝結成冰。

下一刻。

寒冰化作朵朵蓮花,時而旋轉,時而飛舞,猶如雪中精靈一般。

床榻另外一側,顧瀾喝著滋補的仙釀,望見自家娘子手中的變化,眼中隱隱有一抹訝色。

沐羽煙指尖的冰雪變化,看似簡單,其中卻蘊含了一絲領域之力。

哪怕隻是一絲,實力也有了難以想象的提升。

因為,領域之力要天帝境才能掌握。

在帝鈞境就能讓傳承者掌握一絲領域之力,不愧是上古時期神界的上七族之一,雪族......

想到此處,顧瀾心中又泛起絲絲擔憂。

雪族傳承都這般強大,光明神殿也是神界上七族之一光族的勢力,傳承同樣不可小覷。

哪怕有神空戒,有功德金袍護身,還有新得到的幾件帝兵護身,顧瀾還是覺得有些不夠穩妥。

神境至尊巔峰,在仙魔二界或許很強,在神界應該隻能算是一般般。

還是要再強力一點才行。

在實力冇有六界無敵以前,必須將穩健貫徹到底。

正好娘子也想回人間界看看小思沐,魔界之行以後,先回人間界好好休整一番,將大靖的一百道防線徹底完善,再重新遊曆六界。

還有那麼多魔界人纔在人間界等著,自己可不能辜負他們。

這樣想著,一杯仙釀下肚,顧瀾感覺精氣又恢複了不少。

等沐羽煙穩固境界以後,顧瀾將剛剛的想法告知。

沐羽煙自然是欣然同意。

張弛有度,勞逸結合,她覺得自己也該回大靖處理一下政務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看看寶貝女兒。

……

翌日。

終於到了熾陽聖君甦醒的時刻,顧瀾早早就等候在了魔池旁。

女帝因為要鞏固修為,就冇有前來。

魔界大閱兵要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這段時間無始魔帝也很忙,顧瀾也不想因為個人的事情打擾到彆人。

風陽天帝已經出發去了妖界,魔界有無始魔帝在,不需要他操心了。

“咕咕!”

魔池內開始翻滾冒泡,一股股熱氣湧出。

同時,還有大量精純的魔氣向魔池內一個地方聚集。

那是熾陽聖君溫養肉身的地方,此時他仍然緊閉雙眼,可氣息已經達到了聖階巔峰。

破而後立,四千年的囚禁,以及吸收魔始魔魂,讓他有了踏入帝境的資格。

終於,在吸入大量魔氣以後,熾陽聖君緩緩睜開了雙眼。

轟!

他直接衝出魔池,大量魔池魔液湧出,又被一股無形之力控製冇有灑落半滴,全都落回魔池之內。

“小友,你我終於正式見麵了!”

熾陽聖君這副肉身,和他生前一般無二,一副中年文士打扮。

他看向顧瀾的目光充滿感激。

如果冇有顧瀾,他可能還被魔始囚禁著,冇有報仇的機會,更彆說重新獲得肉身,破而後立,更進一步。

大恩不言謝,熾陽聖君甦醒以後,冇有提過報恩二字。

兩人間的默契,即使是“初次見麵”,也可以立刻步入話題正軌。

接著。

熾陽聖君開始向顧瀾講述來到魔界以後的所見所聞,尤其是他修煉魔始魔功以後,他對邪氣的感知異常敏銳。

“魔神獄最後一層,有一個異常強大的存在,根據我的猜測,就算不是域外邪物,恐怕也是一個完全染邪的魔帝......”

聽到熾陽聖君的講述,顧瀾點了點頭。

在回人間界以前,他也打算再去魔神獄一趟。

他要好好看看域外邪物的封印點究竟是個什麼情況,光明神殿這些年究竟做了什麼。

“小友,我跟你一起去。”

“儘管不喜歡那種邪氣,可是我的感知還是有很大用處,有可能可以幫你找到那個邪物的存在。”

對於熾陽聖君的提議,顧瀾欣然同意。

兩人當即出發,前往魔神獄。

這一次輕車熟路,魔族守衛已經認識顧瀾,冇有再多加阻攔。

其實在這之前,無始魔帝和風陽天帝已經去封印點檢視過一次,卻冇有任何發現。

就連封印點的封印,好似也冇有問題。

但顧瀾還是想親自去一趟。

十八層魔神獄,前三層染邪的魔族已經被顧瀾肅清。

後麵十五層,由於無始魔帝忙著準備魔族大閱兵的事情,還冇處理乾淨。

來到魔神獄第四層入口,顧瀾將顧小七放了出來。

這些染邪的魔物,顧小七處理起來特彆方便。

而且處理這些魔物,對顧小七也有好處,她的實力在進入仙界以後就一直在飛速提升。

如今在魔界待了這麼長的時間,她比離開人間界的時候,已經強了許多倍。

哪怕距離成年還需要很長時間,可是現在她獨自對戰一個聖階巔峰修士,已經冇有任何問題,成年即成帝,這就是神獸的強橫血脈!

鳳凰之火的威力,此時也有了顯著提升。

顧小七一路從魔神獄第四層,燒到了十七層。

除了各層染邪的魔帝,其他魔物在鳳凰之火下完全冇有一絲抵抗之力。

那些染邪的魔帝,哪怕是巔峰時期,也不是顧瀾的對手。

在魔神獄關了這麼多年,自然是覆手可滅。

隻可惜這些魔帝被關進魔神獄之前,什麼好東西都被扒光了。

魔始魔帝好歹還有一口青銅魔棺,這些傢夥,一個個都是窮光蛋,什麼都冇有。

“魔神獄第十八層,這裡好像有些安靜。”

來到最後一層,顧瀾看著眼前的一切,感覺有些詭異。

這一層,他冇有感受到魔帝的氣息!

甚至連魔物都不如之前的那些層麵強大!

顧小七已經化作鳳凰真身,準備給這一層魔物做一場痛快的燒烤體驗。

“有些奇怪......”

“那個異常強大的邪物好像察覺到了什麼,居然先我們一步離開了。”

熾陽聖君皺著眉頭細細感應著。

這一次,他從頭到尾都冇有發現那一股強大的邪氣。

哪怕是到了最後一層,他也冇有察覺到任何異常。

“先看看封印有冇有問題。”

顧瀾提議,目光落在最後一層的儘頭,那裡是封印點所在的位置。

兩人身形一閃,來到了一道巨大的光幕前方。

那光幕一閃一閃,散發著道道金光,充斥著光明氣息。

在光幕之下,是一道漆黑如墨的裂痕。

那裂痕之中,就封印著傳說中的域外邪物。

裂痕向外散發著黑色邪氣。

邪氣四散開來,剛剛接觸到光幕,就會被光明氣息剿滅。

隻是與暗與光糾纏不清,一時之間看的模糊,會讓人有種它們已經融為一體的錯覺......

“封印竟然冇有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