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靖,千裡熔原之上。

上古洞天入口,林鹿帶著一萬大靖將士,列陣以待。

這些將士全部都是林鹿精挑細選出來的,每一個都是可以修煉的修士。

隻不過修為都不高,最高的也不到王階。

原本以他們的實力,完全不足以踏入這溫度極高的千裡熔原,更彆說到達上古洞天入口。

他們能來到此地,是因為林鹿手中的一套陣法。

那是顧瀾在去仙界之前,留給林鹿的一套陣法,名為顛倒五行陣。

這一套陣法,冇有什麼特彆之處。

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自行轉換五行。

如今這千裡熔原,已經轉換出一條寬餘三丈的大道。

林鹿手下的一萬將士,就是通過這條大道,來到了上古洞天入口。

儘管周圍的環境依舊炎熱,但是能夠忍受。

一直以真氣抵抗高溫,這些將士的修為也在不斷提升。

林鹿帶他們來此,也有這個緣由。

不過更重要的,還是為了完成顧瀾交給他的任務。

他要在一眾魔族大師來此洞天之前,完成對上古洞天內地形的探查,方便那些魔族大師來了之後立刻工作。

同時,還要將九星陣融入到大靖戰陣之中。

“主公,兄弟不會讓你失望的!”

林鹿手捧玉簡,白袍長槍,眼中充滿堅毅。

一旁,林檀兒靜靜地看著自家弟弟,眼神並冇有太大的波瀾。

她隻有三魂六魄,還有一魄未歸,對自己這個弟弟的記憶,依舊冇有想起最完整的來。

當然,林檀兒心中還是十分珍視林鹿,隻是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她手中捧著兩枚玉簡,一枚關於煉器,一枚關於陣法。

其中最珍貴的,就是顧瀾通過大萬華鏡傳遞下來的相關心得。

經過這幾日的研讀,作為天命之女,林檀兒已有所悟。

哪怕實際的煉器之術,和陣法之術還比不上顧瀾。

但憑藉著顧瀾傳遞給她的心得,已經足以和那些下界而來的魔族大師們對答如流。

……

天機祖地。

仲仁如同處在一片星河之中,他緩緩睜開眼眸,一張俊秀的臉已經徹底褪去青澀,眼中似有鬥轉星移,變幻無窮。

“天機坐命,適時而動,順天而行……”

仲仁眉心天目閃動,口中唸唸有詞。

如今,他已經接受了天機祖地半數以上的傳承,對天機的領悟也到了另外一層境界。

萬物生靈,浩瀚星河,皆是天機。

越是瞭解天機,他就越是迷惘,甚至開始失去自我,失去人性。

天道無情,似乎隻有他變得無情無慾,才能完全繼承天機祖地的傳承。

可是仲仁不想變成冰冷無情的石頭。

每當這時候,他就會想起雲龍道長,想起顧大哥,想起顧小七,想起折良……

隻有回憶往日溫情,他才能留住一絲人性。

“還是不行。”

“看來做不到無情無慾,就無法獲得全數傳承。”

仲仁微微皺起眉頭。

他望向祖地中的祖師石像。

難道天機閣曆代祖師都是無情無慾之人嗎?

絕不會不是那樣。

仲仁想著雲龍道長從小對自己的教誨,他不相信天機閣傳承就是為了讓人變成石頭。

“一定還有其他方法!”

他伸手向前一抹,眼前出現兩樣法寶。

觀星盤,以及山河社稷圖。

這是他獲得半數以上天機祖地傳承以後,獲得的兩樣法寶。

其實隻要獲得這兩樣法寶,就足以成為下一任天機閣閣主。

隻是仲仁不甘心止步於此,他想要儘可能獲得更多的天機祖地傳承。

他不想辜負雲龍道長的期待,不想跟不上顧瀾前進的腳步,不想被顧小七和折良落下。

這是他斬不斷的情誼,更是不願意斬斷。

“如今,隻剩下這一條路了。”

仲仁激發觀星盤,盤坐其中。

山河社稷圖憑空浮起,在他眼前一分為二,再分為三,足足化為三千幅山河社稷圖,對應著人間界的三千世界。

“三千世界,三千輪迴!”

“隻有觀儘往生,才能徹悟後生天機!”

仲仁眼神無比堅定,意念化作流光,落入一幅山河社稷圖中。

在那一幅山河社稷圖中,他在不同的人間界過完了不同的一生。

意念歸體,仲仁眼中流露出一抹滄桑,便立刻恢複清明。

緊接著,他又進入下一幅。

如此往複,每當他完成一方世界的輪迴,他對世間天機的領悟就更深一份。

隻要他承受住這三千輪迴之苦,便可以不用無情無慾,也能獲得所有傳承。

完成三千世界輪迴的那一刻,就是他可以完全繼承天機祖地傳承之時。

不知道經曆了幾個輪迴世界,仲仁再次進入輪迴。

然而這一次,他進入的是最熟悉的一方人間界,即是此方人間。

在這裡,他看到了熾陽皇朝的興盛,看到了大靖的崛起。

不過最讓他震驚的是,他看到了三處被邪氣侵染的空間裂縫。

那股邪氣中似乎蘊含著什麼恐怖的怪物,讓他無比恐慌,瞬間讓他從輪迴狀態中清醒過來。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仲仁眼中露出恐慌之色。

此時,他也顧不得繼續領悟天機傳承,立刻離開傳承祖地,來到雲龍道長麵前。

“師傅,此物究竟是什麼來曆?”

仲仁一邊講述著自己看到的三處位置,一邊秘法將輪迴世界中邪氣的樣子投影出來。

雲龍道長搖了搖頭,表示並不知曉。

同時,他也十分欣慰,仲仁冇有走無情無慾的路子,而是和自己一樣走了領悟三千世界的路子。

而且仲仁領悟的比他更快,更多。

當初,他冇有堅持幾個輪迴世界,就已經撐不住了,根本冇有看到此方人間界有邪氣侵染的情況。

“仲仁,這件事確實詭異。”

“不過,你先不用擔心,繼續回祖地領悟天機。”

“為師現在去將此事告知顧小友,以他的本事,來處理這件事,你大可以放心。”

聽到雲龍道長的話,仲仁緊張的情緒稍稍緩和。

他也覺得是自己太過緊張,那三處空間裂縫的邪氣,並不是此時發生,早已經存在多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