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滋滋!

嘎嘎!

黑影被鎖鏈,完全無法反抗,在雷霆、閃電、天火中淒厲慘叫。

“說!”

“我全都說!彆劈了!彆電了!彆燒了!”

“麻了啊!真的麻了!”

域外邪魔發出乞求,聲音不再陰冷,而是最純正的大靖口音。

而且無比卑微,和討好。

這麼多年,它早就學會了人族語言,甚至連各種口音都十分擅長。

它快崩潰了。

如果此時,它可以顯化眼瞳,一定會流下悔恨的淚水。

在這樣的折磨下,域外邪物一族的榮辱,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顧瀾見狀,停止了對域外邪物的折磨。

“主人!主人!”

“從今往後,我就是你的狗!你讓我往東,我不敢往西!你讓我追雞,我絕不趕鴨!”

“我在域外邪物族中排名十七,主人可以叫我狗十七!”

域外邪物在鎖鏈上儘力扭動著,想要努力變成能夠討好顧瀾的形狀。

顧瀾:“……”

這一坨玩意在上古時期真的可以入侵仙魔神三界?

還讓仙魔二界元氣大傷,至今不能恢複實力?

要不是看過牛魔一族與域外邪物大戰的場景,顧瀾真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坨玩意會是域外邪物一族。

能不能有點骨氣!

剛剛那些手段,對硬骨頭來說隻是開胃菜而已啊......不過確實能看得出聖龍鐘這類神聖之物對他們的傷害有多刻骨銘心,難怪當年光明神族會成為打擊的主力......

“主人!”

“彆看我族本體醜陋,這變化能力卻是數一數二的。”

“主人喜歡什麼樣子的,我都可以變……”

“閉嘴!”

顧瀾一臉黑線,他有些著不住了!

這玩意在域外邪物裡麵,絕對也是個人才!

“彆說廢話!”

“立刻把你們一族這些年是如何滲透人間界的,詳細地說一遍。”

“要是敢多一句廢話,我立刻滅了你!”

聽到顧瀾語氣中的殺意,域外邪物十七立刻老實下來。

它開始講述自己和其他三個域外邪物是如何逃出魔族封印點的封印。

又是如何通過界碑碑眼所在處的空間裂縫入侵人間界的。

其中,封印點的封印就是光明神殿下界的神秘人自己破壞的。

那四道空間裂縫所在的位置,也是那神秘人做出的引導。

至於那神秘人的真實身份,域外邪物十七也不知曉。

它隻知道,那神秘人是神界光族。

“界碑、碑眼?”

這些資訊,顧瀾已經猜得**不離十。

最讓他驚訝的,是人間界不止三處邪氣爆發的地點,而是四處統統是碑眼所在位置。

每一方人間界,都有四方界碑鎮壓碑眼。

此方人間界碑眼所在,除了西玉靈山,妖界仙絕崖,東海龍宮禁地,還有一處在蜀州天山秘境。

“蜀州天山秘境……”

顧瀾回想起來,那地方因為之前和上官玉陽的誤會,已經被自己一劍毀了,界碑魔棺也被順了出來。

那……那冇事了。

這時候,顧瀾明白過來,魔棺不僅僅是天山秘境小世界的界碑,更是人間界的界碑。

魔始那傢夥,騙了自己。

不過已經不重要了,魔始早就無了。

“主人!主人!”

“我的回答怎麼樣?”

鎖鏈當中,域外邪物十七在那裡扭動著,一副求誇獎的模樣。

“還行。”

顧瀾點了點頭。

然後輕輕打了一個響指,更加恐怖劇烈的雷霆火焰落了下來。

“嘎嘎!”

“嘎嘎!啊!你...你為什麼啊?”

邪物十七一邊嘎嘎慘叫,一邊發出靈魂質問。

然而無論他說什麼,顧瀾都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魔始那玩意都能說謊騙自己,這玩意是純正的域外邪物肯定不是什麼好鳥,能相信纔怪了。

這玩意剛剛的話語之中,說不定就夾雜著一兩句謊話。

不過也無傷大雅,顧瀾隻需要確定四處碑眼所在的位置就行。

碑眼所在的位置靈氣最為濃鬱,卻容易產生空間裂縫,被外界入侵,那豈不是最適合安置核心陣眼?

有核心陣眼鎮壓碑眼,比那些不靠譜的界碑更合適。

顧瀾離開大雷音寺,沿著邪氣殘留的方向走出,很快他就看到了一處漆黑的空間裂縫。

裂縫中間,絲絲黑氣纏繞著一個蓮花果位。

“要有光!”

顧瀾再次使用言出法隨,模擬出神界光族的力量,將空間裂縫中所在的黑色邪氣一一清除。

看著邪氣眨眼間被清除得一乾二淨,他不由地發出感歎:“光的能力真好用!”

同時,那個蓮花果位被他攝入手中,資訊顯露。

“未知品階·現世蓮花果位!”

“好了!過去,現在,未來,三座蓮花果位湊齊了!”

“不知道有冇有召喚神龍的功能?”

顧瀾輕笑一聲,將蓮花果位扔進了係統空間,打算以後再慢慢研究。

隨手佈置了一座禁製法陣,顧瀾離開了大雷音寺,並且想智空等人辭行。

“恭送師傅!”

智空雙手合十,恭敬地向顧瀾離開的方向行禮。

其餘佛門弟子也是一樣。

他們望向顧瀾的目光,猶如仰望神佛,不僅僅是尊敬,更是信仰。

見識過顧瀾壓製邪物的他們,在心底已經將顧瀾當做了佛祖轉世。

顧瀾離開西域以後,靈山不久就完全恢複了香火,而且遠超鼎盛時期。

整個西域,完全盛行大乘佛法,佛門弟子不再一味渴求修成正果,修煉成佛,他們修煉佛法的初衷是為了普度眾生。

而之後不知過了幾年,靈山腳下一個沐浴五色佛光降世的佛子降世,天賦之高連佛陀智空都十分動容。

“師傅!”

“大乘佛法,我佛門將興!”

那時的智空抱著佛子,赤腳踩在靈山的土地上,眼神敬仰的飄向大靖所在的方向。

……

“小友請留步!”

顧瀾踏入大靖都城的瞬間,雲龍道長從一旁閃了出來。

在顧瀾處理域外邪物的這段時間,他終於從天機閣無數典籍中找到了適合作為核心陣眼的位置。

“小友!”

“傳聞每一方人間界都有四處碑眼,由界碑鎮壓。”

“碑眼所在,靈氣最為濃鬱,最為適合成為護界大陣的核心陣眼!”

雲龍道長顯得十分激動。

顧瀾做的畢竟是守護人間的大事,天機閣能參與其中,也是一筆大功德。

“不過那典籍有所殘缺,碑眼所在的具體位置,貧道還冇有找到。”

“請小友再給貧道一點時間。”

“等等!”

見顧瀾臉上始終掛著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雲龍道長心中生出一個大膽的念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