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非……小友已經知道了碑眼所在方位?”

雲龍道長試探性地問道。

顧瀾臉上笑意更濃,輕輕點了點頭。

“道長連這個都能算出來,看來對天機之術的領悟又上了一層樓啊……”

“小友,回見!”

不等顧瀾把話說完,雲龍道長直接展開遁光迴天機祖地去了。

自己忙活了半天,顧瀾出門辦事的功夫,就全部解決了。

小友,你的驚喜讓貧道很受傷!

雲龍道長加快了遁光速度。

和顧瀾這樣的妖孽待久了,老年人也會自卑的。

“道長,你的拂塵忘拿了!”

顧瀾在後方喊道。

前方,遁光一滯。

下一刻,遁光以更快地速度溜了。

“哈哈!”

顧瀾搖頭失笑,將拂塵收了起來,打算哪天去天機閣的時候,把拂塵還給雲龍道長。

一路無話。

顧瀾回到了大靖都城。

他首先來到行宮,召見了所有魔族大師,將三處核心陣眼的位置告知。

一眾魔族陣法大師得知核心陣眼是碑眼的時候,雙眼全都開始放光。

他們看向顧瀾的眼神,變得更加崇拜。

隻有女魅魔陣法師眼中流露一抹疑惑,問道:“人間界有四處碑眼,隻設置三處核心陣眼,會不會有所隱患?”

此話一出,場中陣法師紛紛皺眉。

他們不是覺得女魅魔說的不合理,反而是因為女魅魔的說法太合理。

同時,他們對顧瀾的安排也有了一絲不解。

“嗬!”

“你們再看看我給你們的陣圖,確定上麵隻有三處核心陣眼嗎?”

顧瀾輕聲一笑,指著一眾魔族大師身後的巨型陣圖。

一旁,沐羽煙藏在暗處默默旁聽。

聞聽此言,她也冇忍住側身向巨型陣圖看去。

她看到了西域佛門靈山,妖界仙絕崖,以及東海龍宮禁地,三足鼎立,而大靖天生,居於正中。

刹那間,沐羽煙明白過來。

原本,所有的核心陣眼都不過是輔助陣眼而已。

從一開始,相公所構建的宏偉藍圖,就隻有一個陣眼,那就是整個大靖!

這其中的含義,不言而明。

沐羽煙望向顧瀾,正好與之對視,兩人目光交彙,開始拉絲。

最終還是沐羽煙率先敗下陣來,這裡還有那麼多外人在,哪怕那些魔族大師此時注意力都放在巨型陣圖上,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沐羽煙重新躲入屏風。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悟了!我悟了!”

一個魔族陣法大師看著巨型陣圖,目光落在大靖整個國境,眼神越來越明亮。

一時間,他身上的氣息竟然提升了一截,當場突破了一個小境界。

其餘人聞聲,一個個也明白過來。

震驚難言地望著巨型陣圖的佈局。

同時,內心升起對顧瀾的無限崇拜之情。

這時候,他們隻覺得簽約一百年的契約,時間會不會太短了?

以前輩的陣法水平,足夠他們學一輩子了!

就連那些魔族煉器大師,觸類旁通之下,對在法寶上刻畫法陣的心得也有所提升。

“既然大家都明白了。”

“那就過來接任務吧!”

顧瀾開始分配任務,幾個陣法水平高的,被他安排到了西玉靈山佈置核心陣眼。

其餘人,全都被他安排去了熔原洞天秘境培訓打工,美其名曰學習更重要壓榨勞動力。

此時,見識到顧瀾的恐怖佈局能力和陣法水平以後,不管顧瀾如何安排,一眾魔族大師都無比樂意......畢竟這學習機會可是當初在魔界好不容易搶到的!

他們一個個興沖沖領了任務,隨即跟著大靖士兵離開。

這些都是沐羽煙提早安排的士兵。

彆說隻是一兩支軍隊的兵力,哪怕顧瀾要調動整個大靖的兵力,沐羽煙都會毫不猶豫地答應。

屏退身邊侍女之後,沐羽煙走出屏風。

“相公——”

“你又瞞著妾身為人間做這麼多,妾身身為大靖帝王,都好冇參與感啊……下次可不許了!”

沐羽煙手指輕輕在顧瀾胸口一點,不自覺地靠在了顧瀾胸口。

聽著那強勁有力的心跳聲,她感覺自己的心也跟著跳了起來,越跳越快。

她偷偷抬頭看向顧瀾,正好迎上顧瀾火熱的目光。

“他們都走了,那做點讓陛下有參與感的事如何?”

“你...”

女帝俏臉微紅。

不過身子老實的很。

她輕輕閉上了雙眼,朱唇微張。

吱呀!

就在兩唇即將碰觸在一起的時候,殿門被一隻小手推開。

“爹爹——我找到你了!”

“咦!”

“孃親也在啊!”

“孃親比沐沐還要更快找到爹爹,真厲害!”

小思沐騎著小狻猊,望著自家爹爹和孃親露出笑臉,同時眼中閃過一抹狡黠。

沐羽煙臉頰升起一抹紅暈,立刻掙脫顧瀾的懷抱。

在自家閨女麵前和相公親熱,她還有些不好意思。

顧瀾緩緩抬起頭,略顯僵硬。

看著從前的貼心小棉襖,漸漸有變為小惡魔的趨勢,他臉上露出一個和善的笑容。

“沐沐啊!”

“這個時間,你應該在兩個老師那裡學習課業吧,是想爹爹了嗎?”

“來,爹爹親自教你課業,今天我們開始學習《大學》,明天再學《中庸》,充實度過每一天。”

聽到一串書名,小思沐臉上笑臉瞬間消逝,她癟了癟嘴,重回演技巔峰。

一顆顆豆粒大的金豆,說掉就掉。

沐羽煙最受不得小思沐流眼淚,心頓時就軟了。

“課業什麼時候不能學,沐沐彆哭!”

“彆聽爹爹瞎說,他說笑而已,今天沐沐不讀書!”

“今天爹爹和孃親,都陪沐沐一起玩,好不好?”

一邊安慰著小思沐,沐羽煙不忘向顧瀾投去嗔怪的目光。

同時,示意顧瀾過來哄孩子。

“沐沐不哭,爹爹逗你的。”

“你看這是什麼!”

看到小思沐掉眼淚,顧瀾其實也心軟了。

顧不得其他,他從係統空間拿出了一顆帝階靈果,放到了小思沐麵前。

見到與眾不同的帝階靈果,小思沐頓時止住了哭泣。

她掛著金豆,小心翼翼地碰了碰靈果。

在碰到靈果的瞬間,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兒響叮噹仁不讓……之勢,將靈果送到了嘴中。

吧唧!吧唧!

然後。

一口一口啃了起來。

沐羽煙:“……”

顧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