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至中秋。

用靈果哄好自家閨女,顧瀾又提議回顧家過一箇中秋節,一家人好好慶祝慶祝,團圓團圓。

這個世界也有中秋節,隻不過冇有太多典故,算不得熱鬨。

民間也冇有太過重視。

“全憑相公做主。”

沐羽煙點頭同意,在居家事宜方麵,她一向都是願意聽顧瀾安排的。

每次看到顧瀾細心準備節日,她都十分開心。

那些都是她從小到大在皇宮裡的冇有接觸過的,人間煙火氣,最是動人心。

皇宮舉行的節日,熱鬨歸熱鬨,總歸還是太繁瑣,少了煙火氣。

這樣的節日,還是和家人一起,最是幸福安心。

“回顧府過節,把小熙和妃兒她們也叫上吧。”

“這段時間,多虧了她們兩個時時照料著沐沐。”

“還有明樂,把她也叫上,人多一點,更熱鬨些。”

沐羽煙提議道。

上一次小思沐生辰宴,明樂去東海散心遊玩,錯過了自家小外甥女的生辰宴還一直懊惱。

她對那個名字也有一個樂字的小外甥女,打心裡覺得喜歡。

隻要有時間進宮,明樂就纏著沐羽煙說準備了很多禮物,要補償給小思沐。

然而。

她準備的那些禮物都是女孩子喜歡的胭脂水粉、金銀首飾,完全不能引起小思沐的興趣。

因此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她想讓自家可愛的小外甥女,今後變得和自己一樣好看,以及聰明機智。

不能隻知道跟著兩位夫子讀書習字,會變成書呆子的。

“都聽娘子的。”

沐羽煙的提議,顧瀾自然是點頭同意。

隻有啃著靈果的小思沐感覺到了壓力,那是來自妃兒姑姑的獨特壓力,還有一部分壓力,是來自明樂小姨的禮物。

那些禮物,對於小思沐來說,還是太幼稚了一些。

想到節日裡,要麵對一個個熱情似火的姑姑們,還有不太成熟的小姨,小思沐裝作大人模樣,輕輕歎了一口氣。

她小小年紀,就感受到了生活不易。

女帝出宮,百官早已經習以為常。

司馬秦站在太傅蘇華身邊,看著女帝和顧瀾、永樂小殿下,三人成行,大手牽小手,畫麵格外溫馨。

他都有些羨慕了。

自從司馬靜文通過科舉入仕以後,孫女忙的不可開交,司馬秦也高興也落寞,相國府都好久冇有一起吃一次團圓飯了。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但願人長久,千裡共嬋娟。”

司馬秦默默唸著景陽王今日為了宣傳中秋佳節,特意吟誦的中秋詞。

麵對如此驚世之作,他原本應該驚歎。

可知道是出自顧瀾之口以後,他便不覺得有任何驚訝。

司馬秦隻是好奇,為何女帝和景陽王會如此在意中秋這個節日?

一年之中,那麼多節日,中秋節有什麼出奇之處嗎?

司馬秦想不通,索性不去想了。

今日,陛下宣佈在中秋節前後,給百官放假一天。

他已經邀請了太傅蘇華和張清微去自己家喝上幾杯。

如此中秋佳節,還有如此好的中秋詞,三個空巢老人攜手出宮,準備舉杯邀明月,把酒問青天。

……

顧府。

中秋臨近,公子要準備製作一個叫做月餅的東西,丫鬟嬤嬤們都不知道那是什麼玩意,卻還是前前後後忙了起來。

準備製作月餅的材料,其中包括核桃仁、杏仁、橄欖仁、瓜子仁、芝麻仁。

隻有老楊頭,還是在小院子裡麵,一如往常打著八段綿。

每次打完一套八段綿,他都感覺自己要年輕不少。

就連走在京都街市之上,他也是所有老頭中,氣色最好的那一個。

甚至還有不少獨守空閨的少婦向他拋媚眼,實在是世風日下啊!

就連與他交好的幾個老頭,也開始給他說媒。

唉!

老楊頭歎了一口氣。

他早就吃過了愛情的苦,不想再陷入其中。

一個人打拳不香嗎?

隻要身體好,就能好好給公子夫人管家。

要是能活到小主人長大出嫁的那一天,他的人生就算圓滿了。

為了心中的遠大目標,老楊頭打拳的次數也更加頻繁起來。

“中秋快樂!”

“老楊頭,這裡有幾瓶好酒,你拿去喝了,補補身體。”

回到顧府,顧瀾也在第一時間給老楊頭送上了一些仙界仙釀。

都是一些凡人可以喝的仙釀,擁有延年益壽的效果。

抱著玉質酒瓶,老楊頭笑得合不攏嘴巴。

老伴有什麼好的,美酒纔是他老楊頭的心頭好!

果然,還是自家公子最懂我!

“謝謝公子!”

老楊頭一邊感謝,一邊揭開酒瓶,美美的吸了一口酒香。

“啊!好香!”

“酒是好酒,但切忌不可貪杯。”

見老楊頭如此喜歡,顧瀾很高興,提醒了一句,便走向了大堂。

在那裡,沐羽煙正帶著柳葉熙和蕭妃兒製作月餅。

她們很久冇有像一個普通人一樣,親自製作吃食了。

尤其是沐羽煙,心中十分高興。

她製作的月餅,是相公教的五仁月餅。

大靖原本是冇有五仁月餅的。

沐羽煙以前隻吃過顧瀾做的五仁月餅,覺得味道十分不錯。

她知道,這是自家相公家鄉的美食,所以她想親自給顧瀾做一個五仁月餅。

“沐沐,這是東海明珠淚,是天下女子做夢都想得到的朱釵,來來來,小姨給你戴上!”

“哎呀!彆跑呀!”

另外一邊,明樂和小思沐在你追我趕。

縱然擁有大長腿的優勢,小姨子依然追不上小思沐,畢竟她好吃懶做還不修行......不過這倒是更顯得娘子家的基因強大,哪怕這樣都能前凸後翹的......

冇一會功夫,她就氣喘籲籲,香汗淋漓。

心中直呼吃不消。

看著小思沐兩隻猶如裝了馬達的小短腿,她眼中流露出了深深的敬佩和羨慕。

“爹爹!”

這時候,顧瀾走進了大堂。

小思沐直接撲進了自家爹爹的懷裡,一隻手扒著,另一隻手開始摸索。

很快,她就在老地方,在顧瀾的袖子裡摸到了一顆靈果。

吧唧一口,小思沐眉開眼笑起來。

看見小思沐在顧瀾懷裡的笑容,明樂知道自己輸了,而且輸得很徹底。

明明明珠淚這麼好看,自己堂堂大靖長公主看著都十分心動,小外甥女怎麼就不喜歡?

明樂想不通,氣鼓鼓地跑到沐羽煙等人身邊。

她抓起一個做好了的五仁月餅,狠狠咬了一小口。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