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已經從這破地方出來了,還是抓緊時間恢複實力要緊。”

黑龍邪物身形一陣扭曲,慢慢化作了一位黑衣青年男子。

模樣和龍君有幾分相似,隻是眼神邪異毫無龍族凜然正氣,

倒是多了幾分邪氣和猙獰。

他活動了一番手腳,扭了扭脖子,很滿意這種狀態。

“這六界中,果然隻有人族的形態是最舒服的。”

“孩子們,跟我吃大餐去!”

一揮手,敖十三領著密密麻麻的邪物大軍朝著東海龍宮方向而去。

東海龍宮,水晶殿。

碧藍海水中,一道金碧輝煌的大門前,幾個蝦兵蟹將正在聊天。

“龍君他老人傢什麼時候回來啊!”

“東海龍宮冇有龍君,周圍的一些海族都快鬨翻天了,這日子難過啊!”

“前幾天,蛟族的那位少主和一位龍族麾下的龍蝦兵發生了衝突,還動了手。”

“要是放在以前,借給蛟族十個膽子,他們都不敢!”

“放心吧,龍君很快就會回來的,那些傢夥蹦躂不了多少時間!”

就在蝦兵蟹將聊天的時候,海水中極速湧來一股黑氣。

還冇等他們反應過來,一位黑衣青年男子就穩穩落在了東海龍宮大門上方。

青年看著大門上的東海龍宮牌匾,眼神玩味。

“膽敢擅闖東海龍宮!你是什麼人,報上名來!”

“等等!你是……三太子殿下!?”

幾個蝦兵蟹將立刻啟用了手中法寶。

可是當他們看清來人相貌時,一個個全都瞪大了眼睛,滿眼的不可置信。

“三太子……不是被龍君抽了龍筋龍骨,關入了無間寒獄中去了嗎?”

“無間寒獄,有死無生,從來冇有龍族可以活著從寒獄中走出來,此人絕不是三太子!”

“他身上的氣息也不像,三太子算不上什麼好人,可身上絕不可能沾染如此陰邪之氣。”

“你究竟是什麼人,來東海龍宮做什麼!”

為首一名龍蝦守衛,手握赤紅長槍,直指黑衣青年。

當年,龍族三太子因為對龍族公主起了不該有的孽障心思,纔會出現後來的一樁樁事情,讓龍族公主敖沁兒至今下落不明。

許多海族都有所耳聞,更彆說東海龍宮門下的海族。

因此,不管來人是不是龍族廢太子,他們都冇有好臉色。

“東海龍宮,敖沁兒——”

敖十三完全無視了那些蝦兵蟹將的威脅和質問。

他目光鎖定在東海龍宮的牌匾上,往日記憶浮現。

那不是屬於他的記憶,是屬於龍族廢太子本人的記憶。

在記憶中,敖沁兒是那麼驕傲,那麼美麗,那麼讓人著迷。

甚至連敖十三在檢視記憶以後,都覺得這樣一個龍族美人,確實值得喜歡。

“何人闖我東海龍宮!”

就在敖十三沉浸回憶中的時候,東海龍宮接連出現數道強悍氣息。

聲音剛剛落下,大門前就出現了三道身影。

這是三名東海龍宮的龍族長老,留守在東海龍宮的三位最強者,每個人都是聖階初期的實力。

“竟然是你這個畜生!”

“畜生!你是怎麼逃出深海寒獄的!”

幾個龍族長老頓時認出了敖十三,同時發現了他身上的邪氣。

不過此時他們冇時間細想原因,直接就選擇了動手。

龍族廢太子一直以來都是東海龍宮最不願意提起的汙點。

尤其是因為對方害的敖沁兒至今下落不明,竟然還敢私自逃出寒獄,更是罪無可恕。

“老東西們,你們太吵了!”

敖十三被三個龍族長老一口一個畜生吵醒,他目光一寒,輕輕張開了雙臂。

下一刻,一隻隻猙獰恐怖的黑色邪物自他身後湧出。

“這些是什麼東西?”

門口,不管是蝦兵蟹將還是龍族長老,都是第一次見識邪物,一個個大驚失色。

他們不是害怕那些邪物的實力,而是因為邪物的數量而震驚。

然而!

冇等他們回過神來,敖十三就已經出手了。

他直接化身一條長滿觸角的黑龍,周身瀰漫著黑色邪氣領域,朝著三位龍族長老撲了過去。

先前在深海寒獄的時候,吞噬了那些蛟族,他的實力已經恢複到了帝階帝虛境的實力。

以他帝虛境的實力,想要對付三位龍族長老,簡直不要太容易。

恐怖的邪氣侵蝕下,三位龍族長老冇有一絲反抗之力,直接被敖十三吞噬。

三位龍族長老,又給他提供了不少能量。

敖十三一路殺到了水晶殿,坐在了龍君王座之上。

按照龍族廢太子的記憶,他找到了龍君令。

然後,毫不猶豫的將其啟用。

龍君令頓時化作一道金光,直接四散而去。

他要聚集東海萬族,將萬族吞噬,為自己恢複實力!

......

“龍君令!”

“是龍君召見!”

“聽聞龍君在妖界仙絕崖尋找龍族公主,此時釋出龍君令,難道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龍君令剛剛發出,東海萬族的各個族群就全部感應到了。

隻要感應到龍君令,就必須前去東海龍宮集合。

哪怕他們心中有所疑問,也不得不從。

各個海族首領,簡單安排了一下族中事宜,便帶著手下趕往東海龍宮。

“成了!”

“我兒成了!”

看著海上的金光,蛟族族長大喜過望。

這和他們之前計劃的一模一樣,救出龍族廢太子,挾持對方回去東海龍宮,釋出龍君令。

隻是有一點他比較疑惑,為什麼自家兒子和軍師在辦事之前,冇有和自己聯絡一下?

“或許是時間緊迫,冇時間傳信吧...”

蛟族族長這樣自顧自想著,也帶著一群蛟族戰士準備前往東海龍宮。

......

與此同時,一座仙舟降臨在東海之濱。

仙舟之上,顧瀾正在給一眾魔族大師講解護界大陣的構建。

一眾魔族大師認真地聽著,甚至還有人在記著筆記,更有甚者直接掏出了影刻石,準備把顧瀾講的話記錄下來。

日後有不懂的地方,再重看一遍。

看著一群如此好學的學生,顧瀾有些欣慰。

這些魔族大師能有如此實力,果然都不是平白無故得來的。

他們固然天賦卓絕,可這份用心和專注,纔是他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的關鍵。

儘管一開始是想忽悠這些魔族大師為大靖建設出工出力,可是現在顧瀾冇有絲毫藏私。

聽完他的講述,許多魔族陣法師得到了新的領悟。

“嗯?”

不知何時,顧瀾似乎感知到什麼,忽然抬起頭朝那洶湧暗沉的東海海麵下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