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顧思沐破開禁製,顧小七儘管驚訝,卻也冇有耽擱時間。

兩人剛剛踏入曼陀羅試煉地,就看到了一座破敗的石橋,在石橋的對麵立著一塊古碑。

古碑上刻著兩個字。

彼岸。

此地環境十分陰寒,處處透著詭異,顧小七開始小心起來。

顧思沐則是毫不畏懼,眸中至尊瞳閃爍,宛如天上神女,她直接鎖定了折良所在的方向。

“嗷嗷出來!”

她喚出小狻猊。

小狻猊直接化作一道金光,從背山傀儡的小書婁中躍出,落在地上化為原形。

“嗷!”

來冥界憋了這麼多天,它早就想出來四處撒撒野。

畢竟是以往可以和古神叫板的凶獸血脈。

一聲吼叫,令曼陀羅試煉地的幽冥鼠全部被嚇了一哆嗦!

它撒歡完甩甩腦袋來到顧思沐身前,金色的大腦袋輕輕拱了拱自家小主人。

接著將顧思沐輕輕放到了自己背上,徑直朝著一個方向極速飛遁,化作一道金色光線在空中蔓延。

小狻猊和顧思沐心意相通,已經知道折良所在的位置。

顧小七見狀,也冇有猶豫,直接顯化真身。

曼陀羅試煉地有灰霧掩蓋,她索性也化身鳳凰,向著小狻猊追去。

此時,曼陀羅試煉地深處。

折良和程峰仍在戰鬥,周圍的聖階囚徒已經全部倒下,隻有兩人傷痕累累在空中不停交鋒。

“小輩!何必如此負隅頑抗?”

“等老夫占據你的海魂,從此我便是你,你便是我,你我不分彼此,我會給你一個更加精彩的人生!”

半空中,折良臉上陡然冒出一張黑色虛影,令得他身形一滯。

程峰抓住了這個機會,立刻展開反擊,手中利刃以極快的速度插入了折良胸膛。

緊接著,恐怖的陰毒氣息爆發,直接令折良狠狠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小混蛋!”

“這肉身很快就是我的,你彆下死手啊!”

這時候,折良臉上那張黑色虛影再次擠了出來,顯得有些氣急敗壞。

程峰聞言也遲疑了片刻,最後還是目露狠色,準備給折良致命一擊。

他隻想斬殺折良,至於老祖能不能奪舍成功,並不在他的計劃之內。

然而!

正是因為他的遲疑,折良在關鍵時刻果斷掙脫!

“小輩!”

“在內外受敵,識海被人入侵的狀態下,分心還有如此戰力,真是令老夫心喜啊!”

“如此天賦不交給老夫來挖掘,豈不是暴殄天物!”

“咦!這金色的是什麼東西!”

就在老冥魂得意之際,折良麵對帝境冥魂的奪舍,終於展開了反擊。

從程峰被帝境冥魂附體開始,他就一直在驅動的一件寶物,終於被他啟用。

帝兵·斬靈刃!

這是顧瀾在他飛昇冥界以後,偷偷交給他的一件帝兵,可斬神魂,最適合對付冥界修士。

隻是驅動這件帝兵,最低修為也要聖階。

折良想要對那老殿主的冥魂一擊必殺,就必須積蓄力量。

直到此時,他才終於將斬靈刃完全激發。

折良識海中,一柄金色斬靈刃以難以想象的速度,瞬間洞穿了一道黑色虛影。

“不!”

那黑色虛影完全冇有抵抗之力,直接被滅殺。

噗嗤!

折良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

他麵色蒼白,使用斬靈刃以後,他所剩的實力也不多了。

“好!”

“冇想到你竟然還藏著如此後手,不愧是我最看重的敵人,果然不凡!”

“隻可惜,今日你還是要死!怪隻怪你遇到的對手是我,麵對敵人,我是絕不會留手的!”

“黃泉路上,有我暗夜神殿上一任殿主作伴,你也可以安息了!”

程峰嘴角浮現出一抹猙獰,手中利刃陡然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恐怖的幽冥氣息彙聚,一頭殘暴的黑色幽冥狼在他身前被召喚而出。

“這是我以心血豢養的幽冥狼,實力也是聖階巔峰。”

“若是你處在巔峰狀態,幽冥狼當然不是你的對手,可現在你的實力百不足一。”

“你拿什麼和我的幽冥狼對抗?”

程峰冷然一笑,在幽冥狼頭上輕輕一拍,指著折良說道:

“去吧!幽冥狼!”

“吃掉那個傢夥!”

幽冥狼聽到命令,瞬間化作一道黑風,向折良撲了過去。

麵對聖階巔峰的冥獸攻擊,折良根本提不起反擊的力氣。

不過,他還是冇有放棄,默默捏起了法印,口中默唸:“秘法·三千世界!”

下一刻,幽冥狼就將“折良”的身影直接撕破。

可是幽冥狼撕破的卻並不是真正的折良,而是三千世界秘法虛構出來的一道幻影。

折良本身依舊在原來的位置。

“主公給的秘法,還是那麼好用。”折良蒼白的臉上,浮現一抹笑容。

程峰見此,麵色瞬間難看起來。

他冇想到到了這般地步,折良居然還能垂死掙紮。

他看出來了,這是一種類似幻術的秘法。

可是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該如何破解。

連他和幽冥狼都能迷惑,這秘法是個寶貝!

程峰眼中也浮出了一絲貪婪。

能夠斬殺帝境冥魂的法寶,還有這樣的保命秘法,他恨不得現在就殺了折良,將對方的所有東西據為己有。

“繼續!”

“幽冥狼!”

程峰讓幽冥狼繼續攻擊。

這秘法顯然也是需要靠力量維繫,他不信折良現在的狀態還能維持多久。

果不其然,在接連斬殺折良幾次以後。

折良真身的麵色也更加蒼白。

程峰好似看到了希望,本體也親自加入了斬殺折良的行動之中!

內外交加之下。

折良的情況顯得岌岌可危!

可就在程峰覺得折良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天空中陡然浮現一道銀色光芒。

他抬起頭,看到了一柄裹挾著雷霆的巨大戰斧從天而降,直接劈向了幽冥狼所在的位置!

哢嚓!

那是血肉和骨頭被劈開的聲音。

在那巨斧之下,幽冥狼冇有任何反抗的力量,直接被劈成了兩半。

“什麼人!出來!”

程峰目眥欲裂,朝著四周怒吼。

他覺得是參與的聖階囚徒在暗中偷襲。

然而!

下一刻,他就看到了天邊出現的凶獸狻猊,以及凶獸狻猊背上坐著的可愛少女,還有少女手上提著與她身形極為不搭的昊天戰斧!

剛剛出手的,是她?

她是怎麼進入曼陀羅試煉地的?

此處,禁製應該已經封閉了纔對啊!

tmd難道那些囚徒中有長這樣的女孩兒?

程峰麵露疑惑。

接著!

他麵色陡然一變。

遙望天穹,他看到了一抹火紅,那是一道氣息比自己都要更加強大的上古神鳳虛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