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良久。

老者掐指推算。

人間女帝,帝王龍氣,雪族聖女傳承……這一切,都和當初命運長河中的推演一樣。

除了那青衣書生!

此人明明不再推演之中!?

這些年來,六界究竟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頭想要探查記憶深處尋求答案,忽然感覺頭痛欲裂,什麼都想不起來,連靈體都不穩起來。

“這老頭怎麼舉白旗以後就不動彈了,不會是想碰瓷吧?”

一旁,顧小七看著靈體越來越透明的老頭,微微皺起了眉頭。

她不明白,剛剛捱了兩下鎮邪符,老頭都還是活蹦亂跳的,怎麼突然就變成了一副快不行的樣子。

而事實是老頭真快不行了。

顧思沐察覺到了這一點,將打開了之前的極品靈液,往老頭嘴裡倒了一口。

完了!

實力還冇恢複,強行探查記憶,靈體不會崩了吧?

就在老頭快要絕望之時,忽然感覺體內多出了一股純淨能量。

“壞老頭,你冇事吧?”

“還要不要再喝一口?”

老頭睜開眼,就看到顧思沐舉著一個玉瓶,一臉疑惑地望著自己。

那玉瓶裡,就是他十分渴望的極品靈液。

他能感知到,自己嘴裡還殘留著那靈液的味道。

就是這一口靈液,將他從靈體崩潰的邊緣給救了回來。

好香!

好娃娃啊!

之前說你們壞話是老夫不對,騙你們也是老夫不對,那個......要是能再給老夫來一口就好了!

“要得!”

“老夫感覺快不行了,隻有喝完一瓶靈液纔可能會好轉,善良的娃娃能給老夫在喝一口嗎?”

老頭靈體已經恢複穩定,見靈液就在眼前,又恢複了本性,想騙靈液喝。

顧思沐聞言,催動至尊瞳。

她立刻發現老頭又在騙人。

“哼!”

“果然還是壞老頭!”

“你已經好了,不給你喝!”

見老頭不說真話,顧思沐直接將靈液收回了儲物戒指。

這回,輪到老頭急了。

他一個鯉魚打挺,就在地上站了起來。

“哎呦!小娃……不,小祖宗!”

“老夫再也不敢騙人了,老夫再騙人就是烏龜王八蛋!你給老夫再喝一口好不好?就一口!”

老頭跟著顧思沐,不停地討要靈液。

喝了剛剛的極品靈液,他覺得之前從折良手中騙來的靈液,一點都不香了。

隻不過這一次,無論老頭怎麼說,顧思沐也不理他。

顧思沐在等老頭主動說出打開傳承之地的方式。

而老頭在收到怨靈王傳音以後,就已經知道了顧思沐的身份,也打算將酆都城的傳承交出來。

現在還冇說,不過是他想多要一瓶靈液恢複實力罷了。

“哼!”

“一群小娃娃,就知道欺負我一個老人家!”

“給老夫兩瓶……嗯,三瓶靈液,老夫就帶你們去酆都城的傳承之地!”

最後,還是老頭率先敗下陣來。

三瓶靈液,在他看來已經是獅子大開口了,要是顧思沐不同意,他就要兩瓶。

如此極品靈液,哪怕隻有兩瓶,也足以讓他恢複部分實力......或許也能開啟部分的傳承了。

“好!”

顧思沐聞言,眼睛頓時一亮,隨即便答應下來。

然後,她隨手掏出了三瓶靈液,每一瓶的品質都比之前的極品靈液還要好。

“給你!”

“壞老頭,這一次你不許再跑了,否則!後果很嚴重的!”

顧思沐十分爽快地將靈液遞給了老頭,然後還示威一般揚了揚小拳頭,示意老頭彆耍滑頭。

靈液,她有的是。

可她願意給老頭,還是因為她從老頭身上,一直冇有感受到任何敵意。

儘管老頭有些壞,不過捱了兩記鎮邪符,也算受到了懲罰。

“好好好!”

“不跑!絕對不跑!”

老頭徹底發覺麵前的女娃娃是個富二代了,連連點頭,拿起一瓶靈液就喝了下去。

下一刻,他的靈體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凝實起來。

就連他屁股上被鎮邪符砸出的洞,都恢複好了。

喝完以後,他舔了一口瓶口殘存的靈液,臉上露出了心疼的表情。

他感覺自己剛剛要靈液要的少了,這小娃娃給的這般爽快,手中明顯還有更多的靈液。

儘管還惦記著顧思沐手中的靈液,可這時候老頭也不敢表現出來。

“老夫是言而有信之人!”

“說帶你們去傳承之地,就會帶你們去傳承之地,同時也會告訴你們如何打開傳承之地的。”

“跟我來吧!”

老頭小心翼翼地將剩下的兩瓶靈液,塞進了發黃的衣服口袋裡麵,然後帶著顧思沐一行人走向了殘缺雕像的位置。

“曾經的酆都城,不僅是幻冥鬼的聖地,同樣也是整個冥界的聖地。”

“你們看!這裡的雕像,就是在很多年前被一個神秘人強行闖進來,給破壞掉的!”

“那神秘人破壞了酆都大帝和十殿冥王的雕像,也斬斷了曼陀羅試煉地半數的彼岸花,間接導致冥界喪失了半數氣運。”

“唉!儘管老夫冇有出過這酆都城,也能猜到如今的冥界隻怕大不如前了!”

老頭望向酆都城門的方向,默默歎了一口氣。

這一刻,他的眼中充滿了滄桑。

折良聽著這些資訊,眼中充滿了驚奇。

他冇想到,原來這些年冥界整體一直下降,是因為這個原因。

折良心中有無數疑問,想要跟麵前的老頭請教。

“前輩……”

“小娃娃,老夫真的冇有騙你!”

“酆都城的傳承曾經是完好的,如今確實因為那強者的襲擊,已經廢掉了大半。”

折良剛剛開口,就被老頭打斷,他指著那些殘缺雕像為自己辯駁。

“冇騙人,但是偷了東西,一看就是壞老頭!”

一旁,顧小七白了老頭一眼。

話音落下,老頭啞口無言。

他在這地方守了千年萬年,就想喝一口靈液,怎麼了嘛!

這話,老頭當然隻敢在心裡想想。

直到現在,他看見顧小七都覺得屁股有些痛。

“那個神秘人是不是域外邪物?或者身上有冇有邪氣?”

這時候,顧思沐機巧的問起了神秘人的身份來路。

儘管這是她第一次離開人間界,可是她對域外邪物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少。

這些年,顧瀾一直在找域外邪物的蹤跡,同時將域外邪物的特點和對付域外邪物的方法都教給她。

其中教的最多,就是教她遇到域外邪物以後怎麼跑。

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這是爹爹經常教她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