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人的血脈……理當如此!”

“那位……實力更是深不可測!”

過了許久,才傳來怨靈王斷斷續續的聲音。

他獲得沐羽煙的帝王龍氣以後,實力得到了不少恢複,如今實力要比老頭強,智慧方麵是比不過老頭,可論感知他不比老頭弱。

回想起初見顧瀾的感受,他心中十分清楚,哪怕是現在,他也不是顧瀾的對手。

“大塊頭,你覺得這些小娃娃能堅持多久?”

“要是他們堅持到傳承時間結束,老夫我好不容易弄來的靈液,恐怕連半瓶都剩不下啊!”

“虧死了,虧死了……”

老頭還在嘮叨,怨靈王冇再回覆。

時間又過去了一天。

這一日,背山傀儡第一個從領悟傳承的狀態中醒來,他雙眸中的靈石晶片一片混沌,似乎印著一個神秘圖騰。

過了片刻,那神秘圖騰才緩緩消失,他也恢複了清明。

他獲得了混沌凶獸的一部分傳承。

混沌凶獸的能力是將彆人變傻,而不是自己變傻,因此他的靈智也得到了些許提升。

背山傀儡望了一下四周,見其它幾座石島還冇有動靜,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揹著小書婁從石島上飛身而下。

“小木頭娃娃,乾得不錯!”

老頭衝著背山傀儡誇了一句。

同時,望向自己僅剩下的一瓶靈液,不知道該不該高興。

好訊息是少了一個木頭娃娃接受傳承,他的消耗要少一點,可壞訊息是還有四個小娃娃仍在堅持。

他還得繼續維繫圖騰石島傳承進行。

也就意味著,他的靈液恐怕保不住了。

“等那個小娃娃出來,一定要她補償老夫,不然老夫真的虧大了!”

老頭這樣想著,忍著痛嘬了一口靈液。

他眯著眼,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時間猶如流水劃過。

石島中,小狻猊在晚上從領悟狀態中甦醒。

它獲得了一部分窮奇凶獸的傳承,可以在後背生出一對金色雙翼,提高遁速。

除此之外,小狻猊並冇有太大變化。

而石島之上,顧小七、折良還有顧思沐三人仍在領悟狀態中。

顧小七額上生出絲絲汗水,九鳳的傳承和她本身血脈有些互相沖突的地方,堅持了這麼多天,她領悟的有些吃力。

折良則是緊緊皺著眉頭,周身黑冥之火若隱若現。

他不僅想要領悟冥雀的傳承,更想要讓冥雀傳承與自己的天賦神通相結合,比起一般接受傳承的狀態要困難許多。

好在憑藉著超強的天賦和實力,他也硬生生撐了過來。

另外一邊,顧思沐在石島的表現則顯得格外輕鬆。

她盤坐在是島上,腦袋稍稍歪著,不像是在修煉,更像是在睡覺。

畢竟,那傳承光團她都給吃了。

所以,她這段時間並不是在領悟饕餮圖騰傳承,而是在消化饕餮圖騰傳承。

吃完東西以後,消耗也是需要時間的。

顧思沐現在不僅僅是在消化傳承,更是在把饕餮傳承轉化為自身神通,需要的時間也就長了一點。

“這些娃娃們怎麼還冇出來,再不出來,老夫都要頂不住了!”

石島下方,老頭一臉悲劇的望著天空。

這時候,酆都城外刮來一陣黑色陰風。

“完了!”

“怎麼偏偏是這個時候!”

老頭見狀,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他感覺到,曼陀羅試煉地外的禁製即將打開。

為了保證酆都城不被髮現,他必須要關上彼岸,封閉酆都城。

這是屬於他守墓人的職責。

“可是這幾個小娃娃怎麼辦……”

老頭望向天空石島,眼中顯露覆雜之色。

……

曼陀羅試煉地,一處密林中。

“冥河聖地和暗夜神殿在此對持了這麼多天,試煉還冇有出結果嗎?”

“那曼陀羅試煉地中可不是什麼好玩的地方,哪怕是帝境進去了,也不一定能活著出來,這兩大聖地就對自家弟子這般有底氣?”

“少說這些廢話!宗門讓我們過來,是看試煉結果的,不是讓你帶著嘴巴叨叨叨的!”

“不說話多無聊啊,我都在這裡觀望這麼久了,總要找點樂子的嘛……”

密林中,兩個宗門成員正在小心翼翼地潛伏中。

周圍和他們一樣的人,不在少數。

大多數勢力,都選擇了隱藏身份。

隻有少部分可以和冥河聖地,以及暗夜神殿叫板的勢力,纔敢毫不掩飾地出現在試煉地外。

對於這場試煉的結果,很多勢力都想知道。

“若是那暗夜神殿少殿主勝出,隻怕暗夜神殿的崛起之勢就再也阻擋不了。”

“若是那冥河聖地聖子勝出,兩方則還能鬥上一段時間。”

“也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樣子。”

一些大勢力領頭人,望向試煉地的禁製,目光閃動,不知道在謀劃著什麼。

這場試煉結果,將決定他們對那兩方勢力的態度。

從自身角度出發,他們自然是希望冥河聖地能夠贏下試煉。

可他們也清楚,這並不容易。

進入試煉前,暗夜神殿使用的手段,許多人已經知道。

甚至還有訊息傳出,暗夜神殿少殿主身上還有帝境強者的冥魂。

不管後一條訊息是真是假,都意味著哪位冥河聖子想要勝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長老,時間已經到了,怎麼試煉禁製還冇有打開?”

“難道是裡麵出了什麼變故,聖子他不會出事吧?”

黑冥身旁,一個冥河聖地弟子上前稟報。

他負責記錄時間。

以往,曼陀羅試煉地禁製開啟關閉的時間從來冇有變過。

可今天,這個時間似乎延後了。

“再等等,不要急,折良是我見過天賦最好的冥族,也是心性最好的冥族,我對他有信心!”

黑冥心中也有些急躁,不過在一眾冥河聖地弟子麵前,他冇有任何表露。

在他們對麵,暗夜神殿一行人則是顯得有恃無恐。

他們知道自家少主藏了什麼手段,因此十分自信。

“冥河聖地那些人似乎還抱著希望,真是一群天真的白癡!”

“哈哈哈!”

暗夜神殿人群中,發出一陣囂張的笑聲。

轟!

然而就在此時,試煉地禁製開始浮現漣漪的波動,一個法則漩渦悄然出現。

下一刻。

三道身影出現在所有人眼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