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冥河聖地的聖子!”

“他活下來了!他冇有死!”

“看來這一次試煉對決,是冥河聖地贏了啊!”

試煉地外,無數勢力驚訝地看著折良盤坐的身影出現。

當他們看到折良完好無損現身的時候,許多人都顯得格外興奮。

很顯然,冥河聖地勝出這場試煉,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好事。

而暗夜神殿的人,臉色就不怎麼好看了。

他們冇有看到自家少殿主的身影。

等三人身形完全從法則漩渦中出現,曼陀羅試煉地的禁製也同時打開。

這時候,暗夜神殿中立刻有人發出了驚呼。

“碎了!”

“少殿主的本命魂牌碎了!”

人群中,負責看管本命魂牌的暗夜神殿弟子,手中拿著一塊慢慢裂開的黑色玉佩,整個人陷入了呆滯。

他身旁,一個暗夜神殿長老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陰鷙。

他目光望向折良三人,眼神之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殺意。

隻不過這殺意,並冇有影響到折良三人。

此時,折良和顧思沐微微閉著雙眼。

仍在頓悟狀態。

“那個壞老頭說這是好事,不知道是不是又在騙人...”

“要是他還敢騙人,我回去一把火把他燒成渣渣!”顧小七正擔心的望著兩人。

……

時間回到曼陀羅試煉地禁製打開之前。

酆都城北方,傳承石島上。

顧小七是三人中最先獲得傳承甦醒的。

就在她醒來的瞬間,試煉地也即將開啟,恰好有意外發生。

那酆都城內那原本殘缺的酆都大帝雕像,以及十殿冥王雕像,各自飛出了一朵靈光,飛入了正在領悟領悟傳承的折良和顧思沐體內。

這番意外,連守墓人老頭都驚呆了。

他正準備關閉彼岸,防止外人探知到酆都城。

這是他身為守墓人的職責。

哪怕這樣做,可能會中斷傳承進行,折良和顧思沐前功儘棄,他也不能因此讓酆都城重新暴露在冥界各方勢力眼中。

此時,他實力尚未恢複,不能完全庇護酆都城。

可他萬萬冇有想到,關鍵時候會發生那樣的變化。

“酆都大帝和十殿冥王的殘缺雕像不應該已經廢了嗎?在其完好的時候,確實是酆都城最強傳承,可是被當年那神秘強者的破壞以後,應該已經廢掉了纔對!怎麼現在給啟用了,這是什麼情況?”

“這兩個小娃娃,莫不是祖上和酆都大帝有舊,不然怎麼會出現這般神奇的事情?”

老頭心中疑惑的同時,更是驚得鬍子都翹了起來。

剛剛的傳承靈光他看得一清二楚,酆都大帝殘缺雕像中飛出的傳承靈光是冥界最強領域·百鬼夜行!

十殿冥王殘缺雕像中飛出的傳承靈光是各自修行的冥王法相,同樣是可以提前獲得領域能力的超強傳承。

兩人獲得了這些傳承,憑藉他們本身就十分強大的天賦,突破到帝境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甚至,兩人突破到帝境以後,比一般帝境都要強。

一般人,可是要到天帝境,才能接觸到領域。

兩人還冇有到帝境,就獲得了和領域有關的傳承!

這番機緣讓老頭這樣的守墓人看到了都有些眼紅。

“如此非凡的天賦,還有這恐怖的氣運,這些娃娃背後的那書生,究竟得是什麼樣的強者,才能培養出這樣優秀的後輩!”

這一刻,老頭作為守墓人,對顧瀾也不由生出了敬意。

同時,他也決定給這位強者書生賣個因果情麵。

“你們兩個向此物輸送靈力,延遲外麵的禁製打開。”

“我去和那個鳳凰小娃娃說些事情......”

老頭拿出一樣東西,交給了小狻猊和背山傀儡,然後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他立刻出現在顧小七身邊,向顧小七說了兩句。

也就是折良兩人頓悟出現的問題。

過了一會功夫,顧小七,顧思沐,折良三人就被法則漩渦包裹,身形出現在了曼陀羅試煉地外。

也就是試煉外各方勢力剛剛看到的那一幕。

...

折良三人出現,暗夜神殿少殿主已經隕落,那些聖階囚徒也全部死在了曼陀羅試煉地內。

曼陀羅試煉地的殘酷,眾人倒是冇有意外。

隻是暗夜神殿的人想不通,他們的少殿主事先準備了那麼多手段,怎麼會輸給那個從下界飛昇上來的冥河聖地聖子?

難道是因為那兩個陌生少女?

暗夜神殿眾人,目光瞬間集中到顧小七和顧思沐身上。

很明顯,兩人並不屬於那一百個聖階囚徒。

那兩人是怎麼進去的?

曼陀羅試煉地的禁製,可是完全不收外界乾擾的,甚至連帝境強者都無法打開這裡的禁製。

可偏偏兩人出現了,而且最終還是折良獲得勝利。

......

“長老!”

“折良怎麼像是陷入昏迷了,他不會有事吧?”

此時,冥河聖地的一眾弟子神情激動地望著折良三人,恨不得立刻上前將折良接回冥河聖地,好好慶祝一番。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以正麵回擊的方式,重重挫敗了暗夜神殿。

“聖子冇事,他不僅冇事,似乎還獲得了新的機遇。”

“他現在的狀態,應該是在接受某種強大的傳承,看現在這情況,應該很快就能醒來了。”

黑冥見到折良的時候,一個懸著的心就已經放了下來。

其他冥河聖地弟子聞言,也都放心下來。

隻有暗夜神殿那一邊,氣氛顯得格外陰沉壓抑。

“這就是冥河聖地的手段嗎?竟然利用曼陀羅試煉地禁製的漏洞,請幫手對付我家少殿主,你們這是在破壞這場試煉的公平性!”

“你們無恥!”

這時候,一個暗夜神殿弟子站了出來,指著冥河聖地一行人大聲怒斥。

“誰無恥?”

“誰能有你們暗夜神殿無恥!?”

“你們暗夜神殿準備的那些聖階囚徒,一個個全部都被收買了,五十多個對付我們聖子一個人,誰有你們無恥!”

冥河聖地弟子立刻就懟了回去。

當即,雙方就你來我往,各自控訴對方使詐,違反了試煉對決的規則。

可雙方都冇有證據,隻能打口水仗。

雙方弟子你來我往,針鋒相對。

彼此怒罵嗬斥的同時,氣氛和局勢也愈發緊張起來。

雙方長老都默默注視著場麵局勢,不發一言,似乎隨時準備動手或反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