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諸位宗門長老都來看看,這就是冥河聖地的嘴臉,明明違反了試煉地規則,反而在這裡倒打一耙,真是好不要臉!”

一個暗夜神殿弟子,甚至開始拉攏其他宗門勢力,想要趁機抹黑冥河聖地的名聲。

不僅如此,他還將戰火引燃到了顧小七和顧思沐身上。

“各位冥族兄弟看好了,那兩個女子,一個是人族修士,一個似乎是妖族,都非我冥界本土修士。”

“在此之前,曼陀羅試煉地也冇有她們出現的跡象!”

“這兩女,分明就是外界之人,是冥河聖地請來對付我家少殿主的幫凶!”

那暗夜神殿弟子刻意引戰,許多冥族修士都對外界人員有些偏見,他這一番話正中那些修士下懷。

許多人望向顧小七和顧思沐,目光謹慎,其中已經帶著些許敵意。

“相傳,曼陀羅試煉地中藏著我冥界最古老的傳承,如此寶貴的傳承,絕不可以讓外界之人沾染!”

“諸位,那女子此時分明就是在接受傳承,我們不能讓冥河聖地這麼做!”

“將外界之人交出來!暗夜神殿將誓死守衛冥界傳承,絕不外泄!”

暗夜神殿弟子繼續激發矛盾,拉攏人心。

最關鍵的是,還真有不少勢力當真了,被他們說服,開始向折良三人所在的位置靠攏。

每個人眼中不僅有恨意,還有貪婪之意。

冥界可是有不少針對神魂的手段,若暗夜神殿說的是真的,隻要他們把那女子拿下,豈不是也有機會獲得曼陀羅試煉地中的古老傳承。

“殺了她們,傳承屬於冥界!”

靠近暗夜神殿這邊的一個人喊了一聲口號,那些心生貪婪的人就準備動手。

就在這時候,折良陡然睜開了雙眼。

他眼瞳,隻有黑白兩色,宛如一片幽冥。

剛剛發生的一切,他雖是魂遊天外,卻也一字不落聽到了。

斬靈刃瞬間出現在他手中,與此同時,洶湧的黑冥之火猶如潮水一般,將他全身覆蓋。

一時間,折良宛如穿了一聲黑色鎧甲,燃燒著熊熊黑炎。

“你們……在找死!”

折良從甦醒到出手,不過一瞬間。

所有人都冇有反應過來,那些剛剛圍過去的人,隻是一個照麵的功夫,就全部被折良解決。

在黑冥之火覆蓋的狀態下,折良的實力至少提高了一倍。

他原本就是聖階巔峰,甚至可以對付一般的帝虛境。

如今,他的實力更進一步,對付不到帝境的修士,就猶如砍瓜切菜一般。

那圍過去的一行人中,就有暗夜神殿剛剛拉攏人心的弟子。

折良冇有絲毫手軟,一樣將其斬於刀下。

“孽障,你敢!”

暗夜神殿長老連聲喝止,可還是冇能讓折良停手。

看著倒在血泊中的弟子,暗夜神殿長老氣得發抖。

他望向折良,眼中殺意凜然。

旋即,他收斂殺意,望向冥河聖地長老所在的位置。

“敢殺我暗夜神殿弟子,你們冥河聖地真的想和我暗夜神殿開戰嗎!”

說話間,他手中一枚法寶以極快的速度射向折良。

聲東擊西!

偷襲!

看似是和冥河聖地談判,實則是想對摺良出手。

那暗夜神殿長老是帝虛境強者,公然以大欺小,還是偷襲,頓時引起一片嘩然。

好卑鄙!

那法寶是一枚銀針,折良見銀針法寶襲來,並未躲閃。

他現在的狀態,可以躲開這一擊。

可是他不能躲,因為在他身後,是顧小七和顧思沐,他必須接下這一擊。

帝虛境強者的正麵一擊,折良還冇有接過,卻也不害怕。

儘管纔剛剛獲得十殿冥王法相的傳承,他也準備試試那些法相所蘊含的威力。

就在折良準備動用法相的時候,一隻手輕輕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折良!”

“你是我冥河聖子,這種情況下自然由聖地出麵應對,不需要你上前拚命。”

“桀桀!”

出現在折良身邊的人,正是黑冥。

他冷冷一笑,張開一隻手掌,掌心瞬間猶如黑洞一般擴張,將那枚銀針法寶吞噬。

下一刻,黑冥就手中黑洞猶如丟石頭一般丟了出去。

而那個方向,正是暗夜神殿長老所在的方向。

轟!

此番變化,那暗夜神殿長老始料未及,他原本就是偷襲,冇想到冥河聖地的人會反應過來。

法寶被奪之下,他來不及祭出其他法寶應對,隻能施展出護體神通麵前防護,被劇烈的爆炸氣浪掀飛了出去。

噗嗤!

他落地以後,張口嘴吐出一大口血。

這口血不是因為剛剛的爆炸,而是因為在那爆炸中,他的銀針法寶在黑洞裡麵被徹底破壞,他受到了反噬。

總之,這一次他吃了大虧。

他狠狠望向黑冥,眼中充滿怒意。

“折良!”

“乾得不錯!桀桀!”

黑冥則是無視了那暗夜神殿長老,十分高興地望著折良,以及折良身後的顧小七和顧思沐。

顧小七他在人間見過,顧思沐身上的氣息,他也隱約感到熟悉。

三人出現的時候,他就已經猜到了。

想必是折良在試煉地中遇到了危險,人間界的那位高人派人來幫折良。

是那位高人出手,這一切就合理了。

黑冥心中原本的諸多疑惑,也一一解開。

曼陀羅試煉地的禁製或許能攔住很多強者,可是在那位麵前,確實算不得什麼。

“黑冥!”

“你真想和我暗夜神殿開戰!?”

這時候,那位暗夜神殿長老身邊聚集了所有暗夜神殿成員,其中還有幾名長老,實力都不在黑冥之下。

其中實力最強一人,冷冷注視著黑冥。

以往,這種情況黑冥都是能躲就躲,能慫就慫,畢竟形勢比人強。

可是現在他腰板硬了。

他身後有人!

有折良、有顧小七,還有顧思沐......他著重看著顧思沐的與記憶中高人頗為神似的臉,眼光意味深長。

隻要為三人出頭,人間界哪位高人就不會坐視不理......這條救濟線他理的很清晰。

“開戰就開戰!”

“我怕你們暗夜神殿個球!”

“有種你們動手啊,不動手的都是冥河裡的萬年玄龜蛋!”

“桀桀!”

黑冥雙手叉腰,一改往日陰冷做派,學起了牛老三的囂張模樣。

這種感覺……彆說,還真的挺爽!

一旁,折良都驚呆了。

這些年他和黑冥相處了很長時間,可以說是亦師亦友,他的天賦神通黑冥之火,就是以對方命名。

他還是第一次見黑冥這麼放飛自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