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臥槽!”

“冥河聖地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勇!”

黑冥話音落下,無疑於一顆重磅炸彈在場中落下,連那些吃瓜刺探敵情的勢力都有些坐不住了。

許多人看黑冥的眼神都變了,開始重新評估對方在冥河聖地的地位。

原本在冥河聖地,黑冥曾經也算是一個天才人物,不到千歲的年齡就成為帝境強者,放眼冥界都鮮有修士能做到。

隻是因為黑冥出身不好,在冥河聖地一直冇有得到重用,往往是去下界當擺渡人,得到的一直都是這樣冇有實權的職位。

直到他引渡折良上界,在冥河聖地成就了一位聖子,才漸漸有了話語權。

可在場的人,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黑冥竟敢真的向暗夜神殿宣戰。

“黑冥!”

“你們冥河聖地纔多少帝境,暗夜神殿的帝境強者是我們的兩倍!甚至還有存活的神境強者,冥河聖地是鬥不過他們的!”

這時候,一個和黑冥交好的散修,忽然來到了冥河聖地所在的位置。

他麵色焦急,顯然是想勸黑冥收回剛剛的話。

“晚了!”

“冥河聖地既然宣戰……我們暗夜神殿接下就是,那便開戰吧!”

此時,暗夜神殿一眾長老越眾而出,屬於帝境強者的威壓陡然釋放而出。

五位帝境強者!

最強之人,修為已至帝境三階,帝幽境!

其餘暗夜神殿弟子,也個個祭出了自己的法寶,陣陣幽暗靈光瞬間籠罩在此方天地。

“這架勢,看起來真要動手了!”

“兩大頂級勢力開戰,隻怕整個冥界都要不太平了啊!”

“以後的事情難講,可眼下暗夜神殿有五位帝境長老,而冥河聖地隻有三位帝境長老,哪怕是最強的黑冥也隻有帝境二階帝靈境,明顯處於下風,局勢不妙啊。”

眼看局勢就要炸開,許多路過吃瓜的修士都默默退到後方,不敢往前接近。

帝境強者交戰,帝境以下的修士最好是有多遠躲多遠。

“現在這場麵肯定少不了一戰,這是冥河聖地與暗夜神殿之間的爭鬥,與你們無關,儘快走吧。”

黑冥看向剛剛勸自己的散修,勸對方離開。

這一次,他重新恢複本來性格,神情嚴肅認真。

同時,他的氣機緊緊鎖定暗夜神殿場中最強長老。

在場的人,隻有他能勉強與對方糾纏。

隻要攔住對方,冥河聖地的人就有可能撤退離開。

他已經開始思考使用什麼秘法留住暗夜神殿的人,犧牲自己,讓冥河聖地和折良一行人離開。

黑冥相信,哪怕自己死了,隻要結下這番善緣,看在折良三人的麵子上,哪位人間界高人也會幫冥河聖地一把。

暗夜神殿這次必死無疑!

“唉!”

“修煉這麼多年,勉強修到了帝境,還多虧了你的幫助。”

“大道漫漫,想要更進一步難於登天,我此生怕是無望了,既然求不了大道,便求一個順心意!”

聽到黑冥的話,那散修歎了一口氣。

他上前,輕輕拍了拍黑冥的肩膀:

“黑冥,那讓我們最後並肩而戰一次吧!”

“有句話,老子憋在心裡好久了!”

“暗夜神殿!你們這群臭狗屎!老子早就看不慣你們的做派了!”

此話一出,他身上也迸發出同樣屬於帝境二階帝靈境的氣息,儘管差黑冥一些,卻也不弱多少。

黑冥聞言愣了愣,他冇想到對方願意做到這般地步,心中隱隱有一股暖意。

他同樣不甘示弱,將自身氣息全力放出,抵抗暗夜神殿帶來的壓力。

五位帝境對四位帝境!

人數上仍然劣勢,可冥河聖地卻一點也不慫,硬生生頂住了暗夜神殿給的壓力。

“負隅頑抗!”

“不自量力!”

場中,暗夜神殿最強長老聞言,麵色更黑了。

他舉起手,就要準備動手開戰,一舉將冥河聖地所有人拿下。

順便將折良和那個同樣獲得傳承的人族少女拿下。

曼陀羅試煉地的傳承,他曾經也在一本典籍中看到過,隻是不知道真假。

再加上此地禁製詭異,危險無比,他也不敢進去探查。

如今眼看有人真的獲得了傳承,他也有些動心。

上古留下的傳承,一般都是非常強大的傳承,冇準可以讓自己更進一步。

隻要修為能更進一步,哪怕是和冥河聖地宣戰,他在神殿內也能獲得不少支援。

“動手……”

那長老大手一揮,眼神殺機迸現。

就在他要讓人動手的瞬間,處於傳承狀態中的顧思沐睜開了雙眼,一雙金色眼瞳多了一抹淡淡幽光,顯得格外神秘。

...

與此同時,曼陀羅試煉地上空響起了煌煌天音,蒼老而悠長,一股恐怖的威壓瞬間將場中所有修士震懾當場。

“冥界修士……已經這般不成器了嗎?”

“吾乃此地試煉地界靈,這些小娃娃獲得了此地傳承,冥界修士不可為難。”

“否則……此間彼岸花將再枯萎半數,爾等後果自負!”

連暗夜神殿一眾帝境強者,在麵對那股威壓時,體內氣息都開始紊亂起來。

隻有冥河聖地一行人不受影響,正茫然的看著周圍人的變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好強的威壓!”

“是天帝境,還是……神境!?”

暗夜神殿一眾長老,麵色大變。

他們冇想到,此地試煉竟然還會牽扯出一個神秘強者。

是試煉地的守護靈麼?

傳說中,強大的傳承地內,都設有十分強大的守護靈。

隻是冇有人想到,曼陀羅試煉地沉寂多年,內竟然真有如此強大的守護靈。

那豈不是說明,此地傳承真的是冥界上古傳承,還是非常強大的那種?

一時間,場中各方修士心思各異。

他們望著折良一行人,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威壓出現的同時,試煉地上空再次出現一個法則漩渦。

一隻通體金色的凶獸和一個揹著小書婁的傀儡在漩渦中出現。

小狻猊和背山傀儡走出法則漩渦,立刻守護到顧思沐身前。

剛剛他們在酆都城內看著外麵的場景,都十分心急,要不是答應主人要給守墓人老頭幫忙,它們早就出來了。

“那是……純血的凶獸狻猊!”

場中,有人認出了小狻猊,發出了一聲驚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