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人族儒道修士究竟是什麼來路,看起來很不簡單的樣子啊!”

“管他們是什麼來路,看他們那一身打扮,就不是神族本土勢力,說不定隻是那個人間界的勢力,翻不起什麼風浪!”

“為首那一男一女我見過,出手闊綽,與建木人間界的界主似乎也相識,不知道他們所在的人間界是不是也有什麼特產,才能交換到如此多的資源。”

一群人族儒道修士出現,哪怕在神界也不多見,眾人議論紛紛。

他們有的人在猜測顧瀾等人的來路,有的人則不屑一顧。

尤其是神界的人,除了神界本土勢力以外,誰都看不上。

當然場中也有不少真正的高手,察覺到了顧瀾和沐羽煙兩人身上的不同尋常。

如同顧瀾這樣模樣年輕的界主,就像建木人間界的秦黃墨一樣,年紀輕輕就成了界主,在六界也是不常見的。

而秦黃墨因為所在人間界有建木幼苗的緣故,不僅在仙界有名,在神界同樣小有名氣。

顧瀾前些日子和秦黃墨有過交集,因此也被不少勢力注意到。

這些勢力見到顧瀾和沐羽煙,一開始都感歎於這對夫妻的年輕,還有驚人的顏值,而後來則有些震驚兩人的實力。

顧瀾作為界主,實力非同一般也就算了,可是沐羽煙有人專門打聽過,隻是人間界的一個小小帝王,實力竟然也達到了聖階巔峰,實在有些讓人驚訝。

許多暗中查探的勢力,都因此對顧瀾二人所在的人間界格外關注。

“這兩人都非同一般,一個是人族儒道修士,一個是身懷帝王龍氣的人間帝王,戰力不是同階修士可以比擬的。”

“你們聯絡門內護法,看看能不能將這個瀾煙學宮的來路,調查地更詳細一些。”

演武場上,不少人已經盯上了瀾煙學宮。

在他們眼中,顧瀾和沐羽煙兩人的實力隻顯露出了聖階巔峰,可兩人各自的身份,還是讓他們分外注意。

這些眼光,顧瀾自然有所察覺。

可他並冇有在意。

踏入這演武場上的那一刻,他就已經察覺到了。

這裡隻有一個神境強者,而且實力遠遠在他之下,隻有至尊初期的實力,是這一次萬族大比的裁判。

就算他站在那神境至尊初期裁判的麵前,對方都不一定能看穿自己的修為,那其他人就更加看不出來。

而沐羽煙也是如此,她本身就擅長隱匿修為,雪族傳承中也有同樣的功法。

就算是修為高出她一個大境界,都難以察覺出她的真實修為。

“比賽開始!”

“請已經登記的弟子上場!”

“抽到一號擂台的弟子請出列!”

這時候,一號擂台的大比開始。

那是一方人間界勢力的弟子,對上一方妖界勢力的弟子。

一開始,各方勢力安排的弟子實力都不會很強。

這些勢力心眼都很多,都想以田忌賽馬的方式贏得比賽,第一個安排出場的弟子實力差不多是中等水平。

可他們能想到的,對方勢力也能想到,那人間界勢力的弟子實力一般,遇到的妖界勢力弟子實力也一般。

可是妖界勢力的弟子,享受到的資源遠遠不是人間界可以比擬的。

在妖界勢力的弟子顯露本體以後,那人間界勢力的弟子直接被硬生生轟飛,砸在了擂台禁製法陣光幕之上,最後倒在擂台邊緣,冇了生機。

“此戰,妖界火狼族勝,得一分!”

大比裁判宣佈結果,以及得分情況。

這是初賽,勝一場得一分。

進入決賽,勝一場得兩分。

大比的名次,也是按照得分情況來排名。

各方勢力初賽最多隻能有一百名弟子參賽,決賽也同樣如此。

若過程中有弟子陣亡,可以重新讓門下其他替補弟子登記上場。

“萬族大比還真是殘酷,一號擂台這麼快就決出了勝負,甚至還有人陣亡。”

“這還隻是開始,後麵的比賽隻會更加殘酷。”

望著台上被抬走的弟子,各方勢力儘管驚訝,卻也無動於衷。

當他們選擇參加萬族大比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了現在的情況。

此時,顧瀾等人也看到了擂台上這一幕場景。

大比會死人,他們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並冇有太過放在心上。

“剛剛那個妖族的戰法真蠢,竟然在這麼小的擂台空間中顯露真身,這不是自縛手腳嗎?要是換做是我,至少有一百種方法可以玩死他!”

“那個人間界弟子也是死得冤枉,儘管他實力有些弱,可終究是戰鬥經驗不足,冇能抓住機會反擊,不然還是有機會活下來贏下這場比賽的。”

瀾煙學宮一眾弟子不僅不擔心,不害怕,甚至還在對剛剛的擂台戰,進行戰術覆盤。

其中修煉天機之術的弟子,更是當場列舉出了十餘種反敗為勝的方法。

其餘弟子看了齊齊點頭,深以為然。

在他們心中,修煉天機之術的個個心都臟,平日裡他們都在對方手裡吃過虧,因此對他們的推演判斷都是相當認可。

“看了剛剛的比賽,我覺得以後對付妖界妖族,都可以利用擂台地形誘使他們顯露原型,從而抓住破綻一擊必殺。”

“不過也要注意,顯露原型的妖族力量強大,可能還有天賦神通,諸位同門可不要陰溝裡翻船,大意丟了性命。”

修煉天機之術的弟子還在戰術覆盤,這也是瀾煙學宮弟子的日常操作。

他們平日裡出去曆練,總會邀請一個修煉天機之術的同門,為的就是方便日後進行戰術覆盤,查漏補缺。

瀾煙學宮的弟子們認真討論著,顧瀾也在一旁聽著,心中暗暗讚許。

這些傢夥自信不自負,還會安排戰術,總算是冇有辜負他這些年來的培養。

不過在他看來,瀾煙學宮弟子的戰術安排還是有些不夠穩健。

麵對敵人,不能等對方露出破綻再反擊,而是應該一開始就出大招,逼對方露出破綻,然後一舉擊潰。

獅子搏兔,亦儘全力!

這些小傢夥們,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啊!

顧瀾帶著瀾煙學宮一眾弟子穿過眾多擂台,準備去往觀戰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