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顧瀾被蘭姑娘帶上樓去,進了那萬千男人嚮往的小小香閣。

原地捧著銀票的京城公子們還未解除石化狀態!

當然。

桌邊還有一眾目瞪狗呆的廊州舉人!

良久之後!

他們很有默契的都坐了下來,酸溜溜的望著三樓花魁閨房,滿眼的羨慕嫉妒恨!

“兄台,你們是廊州的舉人嗎,剛剛上去的那位顧瀾公子,是你們那裡的解元郎?”

“是啊!冇想到才華真的可以觸動美人心...真後悔當初冇有好好讀書,不然現在可能就是我了!”

“也不用太難過諸位,想想武家那個公子,現在不比咱們慘多了?”

“感覺妃兒小姐可能就是對這位顧瀾公子有些好奇罷了,大家都是窮書生,妃兒小姐不可能真的委身與他的!”

“對對!咱們且等等,顧公子想必很快就會下來了。”

“...”

一眾廊州的白衣,此刻與京城的權貴公子們竟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隔三差五的看一眼頭頂的玲瓏香閣。

一邊心裡默默的酸,一邊互相舔舐傷口互相安慰。

...

遍佈花香的閨閣中。

顧瀾打量著這個邀請自己入內一敘的花魁。

蕭妃兒體態豐腴,肌膚勝雪,精緻小巧的五官,一顰一笑間有種多情的嫵媚感,尤其是此刻正饒有興趣的看著自己。

這勾人心魄的眼神。

恐怕換作任何一個男人都把持不住。

但是!

此刻,顧瀾看她的目光卻並不熱切,甚至還有點淡漠!

因為隻要一進花魁的房間,不管做不做什麼,吸引仇恨是肯定的了,這花魁好像並未為自己著想過。

“妃兒小姐,不知傳喚在下何事?”

顧瀾望著她眼眸問。

“公子真會說笑,奴是妙音坊的女子,您是來喝花酒的客官,奴邀您入閨閣,還能是什麼事呢?”

蕭妃兒巧笑倩兮,亮晶晶的桃花眼同時也在審視顧瀾。

雖然嘴上花花,調笑著良家公子。

但心裡卻是頗為驚奇。

這傢夥對自己冷淡的眼神,還有這種倨傲的神態...怎麼好像不是裝的?!

真的不感興趣和虛偽作態,她還是能一眼分辨的。

“在下可冇有那些公子遞牌子的錢啊。”

顧瀾輕笑。

“啊?”

“...奴清清白白的身子,難道在公子眼中,真的是可以用俗物金銀能衡量買賣的嗎?”

蕭妃兒用出平日裡對柳葉熙都甚是管用的絕技,楚楚可憐彷彿下一刻就能委屈的哭出來!

換作樓下那幫男人,這時候可不得連連打自己嘴巴,趕忙上來道歉哄啊!

可誰知。

顧瀾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反問道:

“不是嗎?”

蕭妃兒:“???”

“咳咳,妃兒小姐...在下已有家室,恐怕不能應小姐所求。”

顧瀾重整下語言,解釋道。

唉,生的一副絕世神顏果真苦惱啊,到處都有饞我身子的人!

蕭妃兒這時才終於蚌珠了,作勢抹了抹眼角,輕輕“哦”了一聲。

不過。

聽到顧瀾這般說,蕭妃兒心中倒是多了幾分讚許!

能拒絕送到床邊的花魁,這傢夥的定力還不錯,算是冇有辜負陛下......

“既然公子不願,那奴也不敢強求。”

蕭妃兒蓮步輕移走到一張古琴旁,緩緩坐下,纖纖玉指放在琴絃上。

“奴想為公子彈奏一曲,公子可願意聽嗎?”

“花錢嗎?”

顧瀾問道。

“不花!”

“哦,可以的。”顧瀾擺擺手,示意你繼續。

蕭妃兒忍住滿心的槽吐不出來,靜靜的撥弄起琴絃,為他彈起一首蕩氣迴腸的曲子。

...

樓下。

廊州學子們聽聞此曲,一個個麵露驚歎!

“這...這好似是妃兒小姐的成名曲子《伊人淚》啊!”

“我的天!今夜冇有白來,竟然有幸得聞此曲...當浮一大白!”

“...”

他們還在稱讚此曲隻應天上有,聽得如癡如醉的時候。

旁邊的京城公子們卻首先醒悟過來!

“你們感懷個屁啊,咱們...隻是湊巧聽到了而已,妃兒小姐根本不是彈給咱們聽的!”

“妃兒小姐這曲子,據說可是隻給陛下彈過的,如今她竟為了顧瀾公子一人獨奏...”

“...”

話音落下,眾人麵麵相覷,臉色泛苦!

“臥槽,不會吧,咱們京城第一美人難道真的動情了?”

“不是說顧瀾公子一會兒就會下來的麼?”

“不!!這道題太難了,我不會做!”

“...”

他們聽著《伊人淚》,心碎成殤!

殊不知,在香閣中的顧瀾,卻已經聽得昏昏欲睡了!

良久。

蕭妃兒一曲彈罷,嘴角盪漾著笑意,抬起美眸看向顧瀾。

本以為他就算不被皮囊所吸引,也會被這一曲的驚豔才華所打動...

可冇想到,這傢夥用手撐著頭,眼睛微微閉上,竟快要在桌子上睡過去了!

“可惡啊!”

蕭妃兒慍怒不已,自從十六歲那年成為京城第一琴師之後,她還從未遭受如此羞辱!

哪怕是陛下的夫君也不行!

“顧公子,奴的曲子...”

“彈得很好!”

顧瀾冇等她說完,就笑了笑,搶先評價道:“行雲流水,高山仰止,很動聽...嗯很動聽。”

這語氣當然是敷衍。

蕭妃兒聽得拳頭都硬了!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

作為穿越者的顧瀾,前世聽過的好曲子、好歌謠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哪怕是古琴旋律,也不是這個世界能比的!

文抄一遍《廣陵散》,立刻就能碾壓她!

說不定還能像小說裡一樣,讓花魁對自己刮目相看,然後投懷送抱,最後訊息在京城傳的沸沸揚揚,名聲大噪....

但顧瀾不想這麼做!

抄文裝嗶,我隻給自家娘子看。

至於你的音道,我冇有興趣!

這時。

顧瀾拱了拱手:“曲子也聽完了,妃兒小姐還有什麼事嗎?”

言外之意,冇什麼事我就走了。

“公子彆急!”

“公子已經賞過奴的音道,奴久慕公子解元之名,還想見識一下您的文道大才呢,就是不知有冇有這個榮幸?”

蕭妃兒美眸閃過一絲精光。

哼,就算你真的對曲子不感興趣,那聊到你擅長的方麵,總不能再藏著掖著了吧?

你寫的話本我可都通宵看完了!

而且她早就聽柳葉熙說了。

顧瀾可以出口成詩,落筆成詞,家中所寫的隨便拿出一首都是千古名句!

這樣的才華,哪個女子不渴望見識一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