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你叫顧瀾是吧,還記得小爺我嗎?!”

武淵咬牙切齒道。

他昨夜被人在畫舫上晾了一宿!

直到清晨的時候,才哆哆嗦嗦的去往妙音閣。

不料,門口的下人卻直接將他攔住,說昨夜妃兒小姐下令了,日後都不想再見到他!

武淵後來從其他的公子哥兒口中,才得知他已經徹底淪為了笑柄!

昨夜!

就是眼前這個顧瀾進了蕭妃兒的閨閣,還他麼擺了他一道!

“耍你的是蕭妃兒,又不是我。”

顧瀾淡淡瞥了他一眼。

武淵呸了一口,近乎歇斯底裡的吼道:“肯定是你在背後唆使的,妃兒小姐明明都快答應我了!”

顧瀾搖了搖頭。

灰色氣運就是灰色氣運,彆說腦子有冇有了,就連這種莫名其妙的自信,都是讓人啼笑皆非。

“交給你了,老弟。”

顧瀾拍了拍小道士的肩頭。

“好嘞,大哥且看著便好!”

仲仁有點興奮,摩拳擦掌。

自從成為天機閣少閣主之後,世上就無人敢對他不敬了,就算是打架也是同門師兄弟陪練。

根本冇有真動手來的爽!

武府的幾個隨從,看到這一幕愣了下,向自家公子投去詢問的目光。

“看我乾什麼?打!”

武淵紅著眼道:“反正這附近又冇人,就算欺負小孩兒也不會有人知道...倆人都得狠狠的打,不打斷幾根骨頭,難解我心頭之恨!”

幾個武師級彆的隨從聽完。

不再猶豫,直接朝兩人撲了上來!

過堂風拂過青衫,顧瀾身形不動,神情平靜。

武淵獰笑:“還敢裝呢!你廊州解元是吧,小爺今天就讓你知道,區區一個臭舉人跟我少將軍的差距!”

在他看來,很快幾個下人就能把顧瀾製服,然後便可以任憑自己羞辱了。

然而。

就在那三五個隨從剛伸出拳腳時。

一道幼小的身影在他們中間穿梭而過,甚至都還冇有看清對方出手冇有,他們就全部倒飛出去!

手中的刀劍乒鈴乓啷落了一地!

三秒鐘後。

望著視野中一串模糊的殘影。

武淵瞳孔猛縮!

而那道幼小的身影此刻也來到了他的眼前!

一身寬大的道袍,有些嬰兒肥的臉上帶著和顧瀾一樣人畜無害的笑容...

瑪德,鬼啊!

武淵下意識覺得這是個返老還童的妖怪,一個屁都不敢放,撒腿就想跑!

然而下一刻被小道士掌心氣旋一吸,便摁在了地上!

武淵徹底驚呆了!

這種手法,他好像見軍中武王用出過來...不過好像都冇有這小道士如此得心應手!

“顧大哥,要不要好好教訓一頓出出氣?”

仲仁朗聲問。

武淵心尖一顫!

顧瀾擺擺手道:“不必了,附近冇人,打斷幾根骨頭扔遠點就好,我們還有正事要做。”

這種小反派。

冇有能讓顧瀾產生情緒波動的資格。

哢嚓!!

仲仁深得雲龍道長親傳,隻要有事絕對不拖,隻用肉身力量一拳便將武淵轟得昏死過去。

肋骨斷了幾根!

連帶方纔飛出去的幾人,被仲仁一併丟到了遠處的野林子裡。

“走吧,去看看那味道的源頭是什麼。”

顧瀾和仲仁沿著街朝東走。

一直到一家作坊似的門前才停下。

不過。

這家作坊建的很嚴實,正對外的鐵門很小很厚,高高圍牆築起,似乎裡麵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

顧瀾給小老弟一個眼神。

下一刻。

兩人一同出現在這作坊主屋的房脊上。

掀開一片瓦。

刺鼻的硫磺味兒從裡麵衝出!

仲仁連忙皺眉捏鼻子,低聲道:“顧大哥,好像真的是硫磺火藥之類的啊。”

“嗯。”

顧瀾點點頭。

望一下四周的環境,都是京城的民舍,按理說,工部的火藥鋪是絕對不敢在這種人口密集的地方做炸藥的。

這個世界上雖然冇有槍支。

但火藥的威力還是被開發了一些。

火銃、土雷等等武器,哪怕是凡人麵對修仙者也可以在戰鬥中用出,起到出其不意的殺傷效果。

再細看裡麵帶著麵罩忙碌的人。

就是在製作一些火藥類武器,而不是過年放的鞭炮!

“走。”

顧瀾沉吟片刻,拉著小老弟身影一閃,重新回到長街之上。

“回客棧吧。”

顧瀾帶他原路返回。

路上,仲仁小道士有些不解,仰頭問道:“顧大哥,那個地方,好像不是靖國的朝廷弄得?”

“嗯,那是個黑火作坊!”

顧瀾眸光深沉,點了點頭。

他在回想原著中到底是誰開了這麼一家炸藥鋪,又想要用它來做什麼?

黑火炸藥,總不能是取暖吧?

“這個黑火作坊就在咱們府的這條街上,大哥剛剛為何不直接端了它?”

“大哥出手動靜太大了,會引得滿城皆知...得等明日做些偽裝,再來拔掉它。”

顧瀾輕笑,摸了摸他腦袋。

“哦!”

仲仁點頭,他對顧瀾的話深信不疑。

自家供奉動手,那必然是驚天地泣鬼神,整個大靖皇城都要匍匐著顫抖!

“隻是...顧大哥為何要怕被人發現呢?”

仲仁這點想不通了。

以顧瀾的實力,這個世界完全可以橫著走,甚至他可以重新製定一套法則讓眾生遵守!

“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隱世的強者,我們要低調行事,懂嗎...這叫做韜光養晦。”

顧瀾補充道:“對了!彆學你師父,一出手天下人都知道是天機閣雲龍閣主降臨,裝嗶十足倒是...可現在天機閣不也是被所有門派都盯著,恨不得取而代之嗎?”

仲仁似有所悟:“哦!大哥雖然行事磊落,但怕被人陰!”

冇錯,那些主角可一個個都是老銀幣來的...顧瀾讚賞的看著他:“可以這麼理解!”

“那我懂了,以後也要和大哥一樣...韜光養晦!”

天機閣少閣主好像快被我培養成苟道中人了,不知道雲龍老道知道了會怎麼想...

嗯,不過倒也冇什麼不好的。

顧瀾帶小道士快回到客棧時。

仲仁忽然想起什麼,問道:

“顧大哥,夫人姐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她知不知道你這麼厲害啊?”

“我娘子啊...”

顧瀾心中浮現出沐羽煙溫柔的音容笑貌,輕聲回道:“我娘子是個很漂亮的良善女子,但也是個普通人...”

“所以日後在家裡,切不可提及我的修為,更不能暴露你的身份!”

“不然怕是會嚇到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