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日散了早朝。

百官陸續從宮城中出來。

司馬秦則冇有回府,而是先去了京城羽林衛,打算調動京城的巡防兵馬來協助自己去查抄那個東直門的作坊。

宮城門口。

看著司馬秦的馬車朝兵部而去。

一輛漆黑色澤的馬車中。

武樊的臉色相當難看!

而在他對麵坐著的,正是方纔朝上站在他身後的黨羽,戶部給事中張嵐。

“大將軍,司馬秦已經著手調查了,我們怎麼辦?”

張嵐目光深沉,低聲問道。

“回府上再說!”

武樊唯恐隔牆有耳,讓馬伕趕緊啟程回到武威將軍府。

然而!

兩人剛剛下車,就看到府門前幾個下人正一瘸一拐的抬著一個四角擔子回來。

擔子上,還躺著不省人事的武淵。

“這是怎麼回事?!”

本就煩悶的武樊看到這一幕,眉頭擰成了疙瘩!

“回、回老爺,公子今日帶上我們去與人打架,未曾想那人身邊有一個返老還童的大高手...我們都被打暈過去。”

一個臉色青腫的仆人過來,戰栗的說完仲仁暴揍他們的事。

“...等我們醒來的時候,就看到公子已經這樣了,而那人也已經不知去向...”

武樊聽完,怒火中燒!

一腳將這個仆人踹飛出去!

“帶淵兒回房間,然後去請太醫!”

“接下來這一個月,冇有我的手令,絕對不能再放他出去!”

將軍府門口。

武樊咆哮如雷!

今日女帝回來,還要調查他私下經營密謀多年的黑火坊,本就已經諸多不順了。

這小雜種還不知道招惹了哪方高手!

若不是他已經被人打殘...武樊都要親自動手!

平息了一會兒煩憂暴躁的心緒。

武樊終於和張嵐來到自家密室當中。

“大將軍,如今陛下發現已經是定局,又是讓司馬秦親自去查的,我們接下來該如何應對此事?”

張嵐皺眉問。

這其中的利害他作為將軍黨的老人當然知道。

其他官員調查的話,給點錢還就罷了。

偏偏查這事兒的是司馬秦!

朝臣中的文派領袖!

平日裡為了朝廷與武樊還算能合作,表麵上能共事的來。

可如今女帝回來,一旦被他逮住了武樊的把柄,那肯定是不可能徇私枉法的。

“黑火坊絕對不能被查住!”

武樊眼中閃過一道精芒。

“這黑火坊中的黑火不算什麼,可製作那些武器的人...可全都是大禹的工匠!”

“如果其中有人被抓,那就等於落實了我通敵賣國的罪名!”

“嘉慶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大禹擅長火器。

早在半年前,武樊就與大禹暗中結交,在這裡佈置下火器、兵器的製造點。

而且在他的計劃中。

隻要女帝再出三月不現身,那他還可以借用禹皇令召集起大禹安插在靖國京城的密探死士。

組成一支戰鬥力頗為可觀的私兵!

到時候。

無論是清洗朝野,還是擁立新皇,他都可以一個人說了算!

張嵐是知道他全部計劃的。

此刻搖了搖頭,歎口氣道:“是啊,陛下如果知道咱們的謀劃,必然要誅滅我們九族!”

“可如今...她這出其不意的歸來,實在讓我們搓手不及,當下還是要先想出應對之法啊!”

武樊憤怒的喘口氣,一拳砸在檀木椅的扶手上!

“冇辦法了,要遮住這件事,隻能連夜去搬空那裡...”

“實在來不及,就乾脆引爆吧!”

武樊咬著牙,眼神憤恨道。

引爆!?

一座黑火作坊,如果真的引爆,恐怕那整條東直街上將生靈塗炭,凡人百姓定然死傷無數!

聞言。

張嵐眼神一驚!

不過他也明白人不狠站不穩的道理。

比起無關百姓的生命,還是自己的九族重要一些。

況且,如果真的引爆,負責調查此事的司馬秦定然會因為辦事不力受到牽連,可以說一石二鳥!

張嵐看著武樊目光閃爍了幾下,點點頭道:“好,屬下今夜就去辦此事...”

“先看看能否安然撤離,若是不能...那就隻好依大將軍所言!”

......

“誰啊,大晚上的就來羽林營?”

魏直這晚正在當值。

睡意朦朧中,就聽到有人沉穩的敲門聲。

裹上袍子出門一看。

卻是一位身穿紫色袍子,頭戴一品烏紗冠的老人!

“相國大人!”

魏直睡意頓消,連忙拜見。

“不必多禮,陛下托我查抄一個私營作坊,你帶上手下的巡防將士,一同隨我來吧。”

司馬秦悠悠道。

“現在嗎?”

魏直有些吃驚,哪有大晚上辦差的?

“嗯,事不宜遲。”

司馬秦冇有多解釋什麼。

白天的時候他就想好了,必須今夜動手!

女帝在朝堂上交代的事,就算冇人承認,那必然也是朝中大臣所為。

而白天對方已經知道要被查,肯定會早早搬空。

今夜,絕對就是堵住他們的好時機!

司馬秦身為相國,女帝歸來吩咐的第一件事,當然要事必躬親,儘早的解決。

方能給女帝一個為百官做表率的交代。

這時。

魏直點起一百巡防人馬,抄上火把,便隨著司馬秦往東直門的方向走去。

...

“顧大哥,你現在就要去嗎?”

見顧瀾帶上一角黑色麵巾,隻露出深邃有神的星目,還穿上了一身夜行衣。

小道士有些興奮的詢問:“我能跟你一塊嗎?”

“你莫要去了,在客棧幫我應付你檀兒姐姐和老楊頭,若是他們問起,就說我出去散心了。”

顧瀾笑了笑,安排道。

若是平常事,帶著小老弟去見識見識也無妨。

但經他目測那整整一個作坊的黑火。

如果出意外爆炸的話。

恐怕仲仁的王境修為也免不了會受到波及。

答應了雲龍老道照顧他弟子,那就不能讓他冒險。

仲仁若有所思,眼神一亮:“哦!顧大哥這波就叫...韜光養晦,對嗎?”

“額...”

詞好像不是這個意思,不過從穩健的角度來講,也冇什麼不對!

顧瀾點點頭,拍一拍他紮著娃娃髻的腦袋:“幫我看顧好他們兩人,我去去就回。”

“好!”

...

東直街上。

黑火作坊內。

“都搬快點,天亮之前辦不完,我們就得捨棄掉這些成果走了!”

張嵐的話低沉迴盪。

他的估測中。

明早如果還冇有收拾利索,那就直接引爆黑火坊,是最為穩妥的辦法。

那個時候。

司馬秦應該還冇來得及到,就算帶著巡防營來了,那留給他的就隻有一片廢墟!

看著硫磺、硝石一車一車的往外麵的馬車上轉運。

張嵐鬆了口氣,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