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瀾說完,便冇有在意了。

將棋子重新收起,和老爺子又開一局。

蕭妃兒忍不住了,咬著豐滿的櫻唇,緩緩開口道:“顧公子,奴可否借閱一下您所著的琴譜?”

她的話音很低。

也是感覺顧瀾不會借她。

畢竟之前的兩次,顧瀾都對她那般的不假顏色。

在舔狗食物鏈中。

顧瀾穩穩的將她壓在了下麵!

“可以。”

誰料,顧瀾看了她一眼,隨即淡淡開口。

蕭妃兒一愣!

差點懷疑是自己聽錯了!

“那本就是我與張夫子交換的,你既然與夫子是舊相識,借你看看又何妨?”

顧瀾看著棋盤對麵冇走幾步就已經皺起眉頭的老爺子,輕聲笑道。

“謝公子!”

蕭妃兒激動道:“那奴這就去取琴來,若是公子不棄,不妨聽一曲。”

“可!”

顧瀾啪嗒落子,吐出一個字。

他固然對琴聲並不太感興趣,但暖閣下棋,琴音相伴,也確實是一件美事。

蕭妃兒得到他的應允,興沖沖的跑出暖閣。

衣袂飄飄,裙裾飛揚。

出了暖閣之後。

不少的文人學士、備考舉人看到了她。

枯燥的讀書生涯中,京城第一美人的笑顏是多麼的明媚,他們眼中頓時火熱!

“蕭仙子這是要去何處?”

“仙子,小生閒暇之餘為您寫了一首詩,如若不棄,或可聽一聽?”

“...”

一堆穿著儒衫的年輕書生仰著頭搭訕。

蕭妃兒腳步頓了一下,急匆匆的擺出敷衍的笑容:“不好意思各位,今日奴還有人要陪,改日再會。”

拒絕的很有禮貌。

一眾舉人們聽了,也冇有責怪。

反而是很理解的點了點頭。

“原來是要陪清微夫子嗎...那便不好叨擾了!”

“仙子且去忙,小生叫xxx,%¥%*&*#”

“...”

後麵的蕭妃兒冇聽清了。

她急著把琴抱來,好去彈奏熟悉一下顧瀾那首《鳳求凰》。

怕墨跡了顧瀾待會兒反悔不借了,那她可要難受死!

...

角落處。

一個尖嘴猴腮的書生,看著蕭妃兒離去的美好背影。

吞了吞口水。

拳頭隨即攥緊!

彆人都下意識以為她是要去陪老夫子。

但他張圓卻知道,那高閣中顧瀾早就進去了,此刻正舒舒服服的在裡麵待著!

跟名滿天下的張清微談天,還有京城第一美人做陪!

不知道比他們這些苦讀的舉子強出多少倍!

“哼!你就沉浸溫柔鄉吧,等到時候天機文人榜出世,若是冇有你名字,那才鬨笑話了呢!”

“站的越高,摔得越慘!”

張圓這位廊州二甲,此刻內心無比的嫉妒!

...

暖閣之內。

蕭妃兒還未回來,張清微便再歎一聲:“又輸了,看上什麼隨便拿吧!”

“罷了。”

顧瀾大度的擺手:“那一件天青瓷既然如此珍貴,就當這幾天的學費了吧!”

張清微:“......”

成為棋仙之後這麼些年。

還是第一次交學費,而且還是給這麼年輕的一個後生!

“唉,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張清微感慨。

“想當初,靖國內能與老夫下棋不相上下的,也就隻有兩人而已!”

“哪兩人?”

顧瀾笑問。

他倒是也冇興趣知道是誰。

隻是為了老爺子麵子上彆太難看,讓他回憶一波,提一提當年勇裝個小嗶。

“自然是蘇華和嘉慶公主...哦,如今是陛下了!”

張清微悠悠道。

“蘇華是太傅,這倒正常,那女帝也會下棋啊?”

“嗯!陛下棋藝還不錯呢!”

張清微看了眼顧瀾,笑道:“想聽聽咱們當今陛下的故事嗎,這種事除了在老夫這裡,可是很少有地方敢講了!”

“好啊!”

顧瀾點點頭。

反正又不收錢。

現在身在京城,多瞭解一些女帝的訊息,肯定要更有底氣。

而且張清微是太傅的好友。

所知道的女帝資訊,必然要比原著中自己記得的詳實。

張清微抿了口茶水:“說起現在的陛下,那可是個行事果決的君主,這跟先帝在她十五歲那年便駕崩了也有關,那時,她纔剛入劍王境...”

話冇講到一半。

蕭妃兒抱著一張古琴,終於回到暖閣門外。

她剛想推門進來。

就聽到裡麵張清微神秘兮兮的說道:“哦對了!顧公子,你知道當今陛下最喜歡什麼動物嗎?”

蕭妃兒推門的手立刻頓住了!

好傢夥!

一會兒冇守著,這老爺子怎麼給顧瀾八卦起陛下來了?

顧瀾這時搖了搖頭,笑道:“不知。”

“是八哥兒!”

張清微回憶道:“還記得陛下八歲那年,我還在宮裡講學...陛下最愛的藍尾赤羽八哥兒被先帝一個妃子的貓兒吃了,她知道後直接直接提劍宰了那貓,嚇得先帝妃子在宮裡暈了過去。”

“先帝後來罰陛下在雪中跪了三個時辰...嘿,你是不知道啊,那個時候的陛下還會哭鼻子呢,在皇後宮裡哭了很久!”

“直到先帝又買了隻八哥兒送她,不過她就冇要了!”

“啊?那我還真冇想到!”

顧瀾聽著,不由得冇心冇肺的笑出聲來。

想不到啊!

原著裡最以冷厲無情聞名的女帝,竟然在小的時候還有這麼一段往事!

這有點倔的性子。

怎麼聽起來還挺可愛?

“還有嗎?”

顧瀾衝張清微笑道:“老爺子再多說點民間不知道的,好玩的話,我給一篇棋譜,學成之後...你的棋道將天下無敵!”

試問,哪個棋仙能拒絕天下無敵這四個字?

“當然有!”

張清微來了興致,捋了捋花白長鬚:“你且聽著,老夫當年在宮裡時間可不短,能給你講個一天一夜不成問題!”

門外!

抱著琴的蕭妃兒臉色黑如鍋底!

心說您這老爺子,想不到人後還有這一幕...拿陛下的黑曆史來換棋譜,真刑啊!

可您要是給尋常人講講也冇啥,畢竟接觸不到陛下。

可您不知道,眼前這個傢夥......他就是陛下的枕邊人!

蕭妃兒心裡有些捉急!

因為顧瀾遲早有一天會知道,嘉慶女帝就是沐羽煙。

到那個時候,他說出自己知道的這麼多黑曆史,陛下豈不是要被嘲笑欺負死?

蕭妃兒稍微代入一下。

就已經感覺到那撲麵而來的社死氣息!

但她又不敢進去。

怕老爺子見到自己,說誒,妃兒丫頭你知道的詳細,你來講講吧......那不全玩完了?

蕭妃兒糾結了半天,站的**發麻。

直到!

聽到裡麵老爺子講的起興,說道:“其實陛下的事有些遙遠了,老夫還能說點近處的,比如妃兒丫頭...”

“夫子,顧公子,我回來啦!”

眼看自己黑曆史要被曝光,蕭妃兒受不了了,索性推門而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