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子,剛剛您是不是陛下壞話了?這可是要治罪的哦!”

蕭妃兒一瞪眼。

“冇,哪有!”

張清微見她一臉不開心的樣子,連忙心虛的住了口。

自己講學生的糗事,好像確實有愧讀書人的身份......

但冇辦法!

顧瀾給的實在太多了!

那可是能學成之後能和顧瀾一樣水平,天下無敵的棋譜啊!

“下不為例!”

蕭妃兒怕他以後把自己小時候那些羞人的事抖落給顧瀾聽,連忙再次凶巴巴警告。

“好好!”

張清微眉眼一低,老實接受。

顧瀾見狀笑了笑冇有多想,權當聽了一會兒女帝小故事,算是多瞭解這位原著人物的過往和性格。

翻手從係統空間中取出一本棋譜。

遞給兩眼發亮的張清微。

“喏,你的。”

“謝謝小友!”

“喏,你的。”

顧瀾又將一本琴譜遞給蕭妃兒。

“謝謝顧公子!”

蕭妃兒也顧不得生氣了,連忙雙手捧過,施禮道謝。

忙不迭的翻開看。

不出一刻,她便被裡麵無比唯美的詩詞所震驚了!

“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時未遇兮無所將......”

蕭妃兒紅唇低喃。

眼神迷離,如癡如醉!

看著兩個外界想爭相拜訪的名人,將自己隨手瞎幾把寫的東西視若珍寶,恨不得跪下來看!

顧瀾覺得...

文抄公的日子總是這麼樸實而又無華!

“大哥,過來看啊,那是什麼人?”

窗邊的小老弟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人物,朝顧瀾招呼著。

顧瀾來到窗邊,居高臨下的望去。

卻見到後麵的巷子裡,不少頭戴鬥笠,身穿玄色風衣的人,看起來頗像過往的江湖客。

他們腰間都有佩刀。

其中實力最低的是後天境,而最高的足足有王境修為!

“這統一的服飾,又戴鬥笠...這樣一股勢力,好像是原著中記載的那個殺手組織啊。”

“不過他們來大靖京城做什麼呢?”

顧瀾眯了眯眼,低喃沉吟。

“誰做什麼?”

一轉眼,張清微花白的麵孔出現在眼前。

這老爺子功力深厚。

聽到他自言自語也是正常。

“就那些人啊。”

顧瀾指給他看,輕聲道:“似乎像是那個殺手組織‘夜行人’。”

“夜行人?!”

聽到這個詞。

蕭妃兒也神情一愣,皺了皺小眉頭連忙走來。

“這可是江湖上最有名的殺手組織,勢力盤根錯節分佈在四大王朝,據說他們的天字號殺手已經登臨仙境!”

蕭妃兒美眸凝重:“這樣的一群人,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來大靖?”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顧瀾回憶著原著中夜行人組織的宗旨,淡淡道:“他們是一群認錢不認人的傢夥,白天就行走在這種陰暗巷子裡,夜晚纔出來,殺人拿懸賞。”

“他們要殺誰?”

蕭妃兒急切的看著他。

“鬼知道!”

顧瀾翻了翻白眼,說道:“來京城肯定是要殺大官咯,難不成殺你這個花魁啊?”

蕭妃兒:“......”

“說的有理。”

張清微老爺子今天難得正經一回,認真道:“夜行人的幕後之人與老夫多年前打過交道,很難纏...而且這個組織動手冇有征兆,還是要先提防為好!”

隨即。

他看向顧瀾:“小友,今日失陪了,我先去稟告上頭,讓宮裡多注意注意。”

想不到你關鍵時刻還挺靠譜...顧瀾微微笑道:“夫子請便。”

“吾此刻在宮城之中!”

儒道絕學,言出法隨。

張清微的身影緩緩消散,屋子裡隻剩顧瀾和蕭妃兒兩人。

哦,還有一個小老弟。

“公子,還聽曲嗎?”蕭妃兒見老爺子去傳話了,心裡放鬆了些,緩緩問道。

顧瀾伸了個懶腰,率性笑道:“不了,娘子做好飯還在家等我呢...仲仁,走了!”

話音落下。

蕭妃兒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可兩道身影仍毫無留戀的一前一後出了暖閣。

漸漸消失在蕭妃兒的視野中。

顧瀾冇帶走那本《鳳求凰》。

但蕭妃兒將琴譜捧在胸口,心裡卻莫名的有些高興不起來。

......

“娘子,小熙,最近不要單獨外出,京城不太平。”

晚飯間,顧瀾忽然道。

沐羽煙和柳葉熙都是一愣。

“怎麼了相公?”

“今天在稷下學宮時,看到後麵的巷子裡,有殺手模樣的人,聽張老夫子說,似乎就是江湖上頗具凶名的‘夜行人’!”

顧瀾喝著娘子親手熬得大補粥,悠悠說道。

“夜行人?”

沐羽煙今日回來的早,冇有等到張清微。

此刻聽聞這個赫赫有名的組織,微微一驚!

“娘子你深居府中有所不知,這夜行人向來行事陰毒,專挑出其不意的時候偷襲。”

顧瀾回憶著原著劇情,漸漸理清出來其中一個關鍵的人物。

“夜行人的幕後組織者,叫魔羽神箭厲雄。”

“據說此人能在十裡之外殺人,箭法詭異,如今來京城,可能就是要刺殺某個朝臣的......”

來京城殺朝臣?

好大的膽子!

沐羽煙心中驚怒。

不過。

夜行人這個組織向來橫行無忌,各大皇朝都對其束手無策,她瞭解的資訊也不是很多。

“夜行人天字號殺手三十六位,地字號殺手七十二位,其餘下屬不計其數,個個都是身手不凡且窮凶極惡之輩。”

顧瀾清了清嗓子,補充道:“當然了,咳咳!這些都是張清微老夫子說的昂,讓我們最近當心些。”

沐羽煙愣了下,動容一笑:“這才幾日,相公就與張老夫子關係這般好了?”

“讀書人間的投緣嘛!”

顧瀾點了點頭,沉吟說道:“對了!娘子尤其不要去那些達官顯貴的人家附近,尤其是相國黨這樣人家的府邸...”

他猜想著。

如果有人真的收買夜行人殺官員,那大抵是朝著司馬相國那個層次去的。

畢竟。

朝中真有實權的,也就那麼幾號人物,而其中又數相國黨地位最高,得罪的人也是最多!

至於殺女帝......

顧瀾覺得,夜行人組織應該還不敢接那樣的大單子。

一番話說完。

沐羽煙謹慎的朝柳葉熙使了個眼色。

兩人心意相通。

京城突然出現殺手組織。

柳葉熙自然知道該怎麼辦,不著痕跡的點了點頭。

而此時!

顧瀾腦海中一道久違的機械音響起!

【您劇透了真實的原著情節,劇透原著人物厲雄】

【獲得獎勵】

【仙品煞藥·殺生丹】

【聖品寶骨·太古金烏足】

【仙階心法·禦魂決】

【自由屬性點x1】(注:可以加持在任何一件寶器上,無論何境界,都提升該寶器一個品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