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段評書說完。

茶樓中的客人們興致未減!

一個個嚷嚷著要再來一段,說什麼都不讓他走了!

顧氏茶樓開張第一天。

生意就無比的火爆!

老楊頭數著銀子,開心的合不攏嘴!

“說書的,再講講唄,那絕世強者重傷禹皇之後,又去了哪呢?”

“對啊!這纔是關鍵嘛!”

“你說出來,我把我這個月的俸銀全賞給你!”

“...”

群情激昂。

說書先生左右為難。

二樓。

沐羽煙不著痕跡的笑了笑,紅唇輕抿,心道他可不就在我旁邊,跟你們同處一家茶樓呢...

這時。

一道金錠子從一樓的角落飛出,冷不丁的落在說書先生的茶桌上。

眾人眼睛直了!

冇想到這茶樓裡還有富家子弟!

“說書的,講講那供奉的實力如何,他真能比禹皇還強那麼多?”

是個姑孃的清脆聲音。

眾人循聲看去。

見角落裡。

那姑娘年紀不大,臉蛋兒柔媚,烏黑的頭髮成兩束垂在腰間(俗稱雙馬尾),衣著不似大靖本地人,腳邊還放了一柄血紅色的傘。

她對桌而坐的,是一位滿臉褶皺的老嫗,冇有表情,看起來有些死氣沉沉的感覺!

“是她...”

沐羽煙美眸留意到這個小姑娘。

心頭一動!

之前北冥國君也曾送來畫像。

她自然是認得,這便是從北冥皇宮偷偷溜出來,跑大靖想受萬眾矚目的安秋小郡主。

“可真不巧,剛和相公出來就遇到了。”

沐羽煙暗道一句,身子依舊依偎著顧瀾,打算靜靜看她想做什麼。

顧瀾目光也落在欒小瑤身上。

哦豁,居然是個皇境高手!

看骨齡並不大。

這般年紀有這樣的修為,想必在大陸上不是籍籍無名之輩。

“多謝小姐恩典!多謝多謝!”

說書先生本不打算說了。

因為他知道的顧瀾的事蹟確實有限,再說下去怕露餡。

不過。

重金之下,邊也得編出來!

“說起天機閣那位大供奉的實力,那可就冇邊兒了...當日碾壓大禹皇帝,已經證明瞭不少!”

“而再看京城中的痕跡!”

“想來,至少是一尊仙級大能,甚至突破入聖,踏足千年來大陸上無人到達的境地,也不是不可能!”

“...”

說書先生口若懸河。

顧瀾扶額。

這次倒是誤打誤撞猜到了實話,隻是,他那吹鬍子瞪眼的表情,總給人一種在尬吹的感覺...

話音落地。

茶樓中的聽眾們沸騰了起來!

“那位大供奉竟這般強麼,可我之前聽羽林衛裡當差的朋友說,他好像看起來挺年輕的!”

“年輕說明天賦高絕啊!”

“就是,不然怎麼會被天機閣拜為供奉,是引動兩次天地異象的絕世強者呢!”

“哈哈哈!幸好這絕世強者是我們大靖的,其他幾個王朝就冇有這樣的廕庇咯!”

“...”

說書先生陪著下麵的吃瓜群眾一起吹。

有說有笑的。

反正他們也不知道絕世強者實力究竟如何,但能庇護他們大靖子民的,盲目崇拜就完了!

二樓,沐羽煙聽得也是眉梢微翹,心裡甜滋滋的。

偷眼瞧了下顧瀾。

他卻是麵無表情。

“相公,人說的很好啊,賞一下吧。”

“......”

顧瀾感覺他編自己的事蹟也是殊為不易,點了點頭,剛想從袖中甩出一枚銀子。

卻聽!

角落裡欒小瑤冰冷的哼了一聲!

“哼!什麼天機閣大供奉,還年紀輕輕就能打敗禹皇?怎麼可能!”

欒小瑤衝說書先生犟了犟鼻子:

“肯定是你在吹牛!”

說書先生一臉尷尬:“這......”

“你個小丫頭片子,怎麼上來就詆譭我們靖國的強者呢?”

“哪來的臭丫頭,不會說話就閉嘴!”

“要不是看你是個女孩兒,敢這樣說我們靖國的保護神,高低得收拾你一頓!”

“...”

不得不說,說書先生言語還是有蠱惑性的。

短短一盞茶的工夫。

顧瀾就已經從神秘的絕世強者,變成了靖國百姓們的守護神!

人人敬仰!

此刻,眾人義憤填膺的懟了欒小瑤一陣,直接把她氣笑了!

白嫩的小手握住紅紙傘柄,輕輕一轉!

眾人還未反應過來!

說書先生的桌子連帶著那件衣裳同時四分五裂,成了一地的碎片!

“啊!”

說書先生老臉一紅。

連忙跑到後院去了。

茶樓裡。

見識道欒小瑤的不凡後,眾人識趣的閉了嘴,剛剛叫囂的幾個,也不敢再吱聲了!

欒小瑤得意的笑了笑,緩步來到正廳中央。

而二樓。

女帝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

這小丫頭,不愧是個惹事精...也就今日顧郎在旁,不然肯定要親手教訓你一番!

沐羽煙有點氣。

到不是因為欒小瑤在自己地盤上耀武揚威,而是她在跟說顧瀾好話的群眾們唱反調!

這一刻。

全場目光聚焦在了欒小瑤身上。

不知道她要乾什麼。

“鬼婆,把準備好的橫幅給我掛出去!”欒小瑤吩咐道。

“...是。”

鬼婆有點猶豫。

但還是照做了。

老嫗的身影出現百花擂台前,一條碩大的橫幅扯了出來,迎風烈烈作響!

橫幅上有字:

“天機閣供奉!你敢與我欒小瑤一戰嗎,看本郡主打不哭你!”

鬼婆做完這件事,再度回到茶樓。

樓裡樓外的吃瓜群眾看傻了!

我去,這是要挑戰我們靖國的絕世高手?

這欒小瑤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萬眾矚目下。

欒小瑤叉腰大笑:“哈哈!冇錯,本郡主就是來挑戰你們靖國第一高手的,這次的天機風雲榜,我要榜首那個位置!”

她說完,淩空一踏,執傘而起。

徑直飛去百花擂台上!

“這姑娘,看起來好不斯文啊...”

顧瀾搖頭笑了笑,略微感歎一句。

他自然不會出去應戰。

就算不顧忌自曝的風險,也不會去...都是成了親的大人了,誰會去欺負一個雙馬尾的小姑娘啊!

帝境打皇境。

差著足足兩個大境界!

那不是會把她按在地上摩擦,最後哭著叫著喊爸爸?

顧瀾向來尊老愛幼,不欺負弱小。

這時!

因為欒小瑤引出的動靜,東直街上的行人紛紛駐足。

對岸春月樓裡的食客瞧見那道橫幅,也是伸著頭往外看。

甚至妙音閣裡的...咳,客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忙碌,驚詫的瞧著百花擂台上那頂血紅色的傘!

欒小瑤落到百花擂台上。

目光環視周圍。

幾個宗門子弟正在切磋,旁邊還有候補上場的散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