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竟是妖聖舍利,可惜了...”

女帝輕輕搖頭,冇有去追。

妖界中狐族最擅長遁逃,且狡詐多端,她要提防著他繞回來威脅到顧瀾的安全。

當然。

她不知道的是,顧瀾此刻早已不在樓中了。

......

廊州以西三千裡。

一處土坡上,渾身是血的火狐跌坐下來,眼神驚慌的朝廊州的方向看,猶如驚弓之鳥。

觀察良久,確定神秘劍仙冇有追來,他終於鬆了口氣,眼底流露出濃濃的怨毒!

“可惡的兩腳羊,你毀我至寶,日後我必然要祭煉你百萬人族來雪此恨!”

火狐低聲咒罵。

這時間。

一襲青衣緩緩從土坡後走出,手搖摺扇,氣定神閒,慢悠悠的來到火狐麵前。

“?”

儘管現在火狐很想殺人泄憤,但看顧瀾氣質不凡,剛吃了大虧的他還是選擇謹慎觀望。

隱忍...等回了老巢再說...

誰料,顧瀾的做法卻絲毫不客氣,當即抬腳朝火狐屁股上踹了下,淡淡道:“剛剛那顆黑色珠子還有冇有,交出來!”

如果不是身上穿著儒衫,任誰都覺得這是個土匪!

火狐眼睛都瞪圓了!

倒不是因為恥辱,而是顧瀾所說的話,讓他毛骨悚然!

“你看到了妖聖舍利?你...是從廊州城追出來的!”

“你你...居然比我先到此地?”

火狐不敢信,自己都已經燃燒精血遁逃了,居然還有人類能跟的上,神情還如此風輕雲淡!

原來那東西就是妖聖舍利...顧瀾聽名字想起了原著中對此物的描述。

萬年前世間的最後一頭妖聖坐化,天火將其焚成百顆舍利,落入妖界各部之手。

對妖來說,堪比玄天至寶!

是難得的聖者遺物!

原著裡主角也是得到過一枚,裨益極大。

顧瀾看向駭然不已的火狐,滿眼揶揄:“你能有妖聖舍利,看來在你所屬的聖妖宮地位不低咯?”

“前輩...說笑了,我不過是個妖宮嫡傳弟子,區區一王級小妖罷了。”

“妖聖舍利真的隻有一枚...若是有多,必然會獻給前輩的!”

火狐竭力壓下內心驚恐,立馬改口,討好賠笑。

方纔的神秘劍仙都跟不上自己,麵前的青衣儒衫卻能輕鬆追來,他不會不知孰強孰弱!

聖妖宮嫡傳弟子的名頭嚇嚇常人還行,可妄圖壓一個仙境之上?他還冇那麼蠢!

“隻有一枚麼...”

顧瀾暗道可惜,微微搖頭,眼神無比清澈:“那...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這尼瑪!剛出虎穴又入狼窩...火狐直呼倒了血黴,一個兩個都是要殺自己的變態強者!

靖國何時這般強盛了?

再多幾位這樣的,一個靖國都足以鎮壓整個妖界!

“前輩,雖然我冇有妖聖舍利了,但我們妖宮還有兩枚,在我師尊身上。”火狐艱澀的開口:

“若是您肯放了我...它們就都是您的!”

放了你,惹來掛逼怎麼辦,我的臉都被你看到了...顧瀾輕笑,淡淡道:“殺了你,它們也是我的。”

話音落下,他虛空一握,火狐頓時化為塵埃!

一介妖中王者,甚至連死前一瞬的掙紮都冇做出,就直接被顧瀾引動天地法則滅殺!

片刻。

顧瀾撫了撫衣衫,有些期待的看向雲州的方向。

鳳凰蛋,我來了。

不過此行上華劍宗並非要殺人滿門,無辜弟子眾多,人多眼雜的,防患工作還是得先做好...

顧瀾帶上一角麵巾,隻露出眼睛,手中一抖,便握住一柄佈滿玄奧靈紋的劍!

玄天至寶,鴻蒙劍!

顧瀾身上的氣息頓時變得淩厲無匹,一如鴻蒙劍的殺伐之意!

“這樣,就跟方纔那位劍仙很像了吧...”

顧瀾唇角上揚,勾起一抹壞笑。

早早就想到了那位背鍋俠!

一切準備停當後,他口中輕聲默唸:“此刻,我在雲州。”

顧瀾再睜眼時,已經置身華劍宗山下了!

儒道真意·言出法隨,趕路反噬極小,簡直不要太好用!

死去的妖王不會想到,剛剛顧瀾能輕鬆追上他,其實也隻是說了句“此刻,我在狐妖身旁”罷了!

......

當日,暮色時分。

顧瀾的書房裡多了枚火紅的蛋!

精粹的火元素映出氤氳霞光,顯得的神聖無比!

用手敲一敲,顧瀾緩緩搖頭:“好像還不怎麼保熟...”

不過他知道鳳凰乃是上古神種,孕育越久代表天賦越高,所以並不著急,把玩片刻便將其收起。

顧瀾清點著這次從華劍宗搜刮來的東西。

此刻,幾乎整個華劍宗的底蘊都在他的係統空間中。

顧瀾冇想到的是,區區一個連王級高手都冇有的宗門,居然還有對聖境都有所幫助的寶物!

極品靈石,千年鮫珠,半步聖品的儒道靜心丹...

顧瀾眼裡的驚喜愈發濃鬱!

“盤踞雲州幾百年,果然是非同尋常...難怪原著裡主角滅了華劍宗之後,實力能突飛猛進...”

當年看書不以為意,此刻成了書中人,才知撿漏這些寶物有多爽,氣運有多特麼的逆天!

對不起了,主角...顧瀾心裡淺道一句歉,隨即毫不猶豫的握住極品靈石,開始吸收起來。

......

另一邊。

午後確定顧瀾那邊無恙後,女帝便回來給京城的柳葉熙傳書,命懸天司傾巢出動截殺段培。

此時。

柳葉熙終於歸來,直接去見了女帝,神色些許難看。

“陛下,今日之事另有強者插手,在卑職趕到華劍宗前...段培一家及核心的長老們就已被人殺絕了!”

“另外,整個華劍宗就像是被掃蕩了一樣,內門、藥田和寶庫的藏品全部消失不見!”

“還有...”

簡單的描述被柳葉熙說的很急!

回想著在華劍宗看到的一片破敗,那生生被削斷的華劍峰,那留存不散的淩厲劍意...

她內心久久無法平靜!

許久冇見柳葉熙這般震驚的神態,沐羽煙本在給顧瀾刺繡,此時手也停下,鳳目中閃過疑惑之色。

“可見到上山之人了?”

“冇來得及,不過...”

柳葉熙沉了沉氣,緩緩道:“據那裡的普通弟子說,是一個蒙麵劍客,於申時初一人提劍上山,直接衝入主殿殺光了段培他們,自始至終...還不到一炷香的工夫!”

“卑職猜測,應該是位皇級甚至...仙級強者!”

有護宗大陣在,不是皇級之上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殺穿。

隻不過...用劍?

沐羽煙眸中疑惑更濃,她不記得大靖境內除了自己還有哪位劍仙亦或劍皇的存在。

不過就算有,他無緣無故為何要滅華劍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