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啊,怎麼了顧郎?”

沐羽煙美眸認真道。

她也有點愁呢。

不過和顧瀾想的不一樣,她是納悶怎麼一直懷不上皇子?

明明每次都是一滴不剩的!

難道是兩人都修為太高,所以難以一發入魂?

“冇事...”

顧瀾搖了搖頭,壓下心中些許疑惑。

為何與娘子雙.修了這些天,她的修為竟還是冇有一點呢?

難道是姿勢不對?

還是說一次性三個時辰仍舊太短,自己需要加大力度?

顧瀾有些不明所以。

不過他想來,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娘子天生不能修煉,就和萬千普通人一樣,天賦平平。

即便那樣也無所謂!

反正有自己護她一世,將來再找雲龍老道要一些延長壽元、駐顏的丹藥...這些問題多多少少都能克服。

......

是夜。

萬裡之外的大禹皇城,大皇子府上。

身著紫金色蟒袍的中年皇子與幾位謀士對桌而坐。

“幾位先生,就在方纔,父皇接到了靖國暗子傳回來的密報,方雲聖子死了!”

“這是好事啊,這樣的話九皇子黨就要徹底廢了,我們暗中和三殿下聯合吞併風雲聖地,他們自身難保。”

一個謀士說。

“確實如此,但我們仍舊不能放鬆,少了個老九,還有老三跟我作對!”

大皇子又道:“今夜召集各位來,是想問一問,接下來如何針對老三,幫我穩穩的坐上東宮。”

幾位皇子都是庶出,所以禹皇到現在都冇有立太子。

而其中。

大皇子自覺他最有可能坐上東宮的位置!

“殿下隻要得到陛下的聖心即可,陛下如今最恨靖國,如果殿下能打壓靖國,那自然可以邀功請賞。”

謀臣們冷靜分析。

“嘶!”

大皇子眉頭一皺,說道:“打壓靖國,說起來容易,可你看那方雲一代皇境都隕落在那兒...而且聽父皇說,大靖京城如今摻雜了很多勢力的高手,我們恐怕也難走這渾水啊!”

屋裡沉寂了一會兒。

這時。

角落處一個不起眼的謀士幽幽道:“殿下,我這裡剛得到一個訊息,兩日後蜀州天山秘境開啟,或許殿下可以從這件事著手,打壓靖國的年輕天驕。”

“哦?”

大皇子神情一愣,看到發話者時,眼露驚喜之色!

這個謀士他記得,早年間是國師的弟子,在他的所有謀臣裡算很有本事的。

“先生可否細說?”

那謀臣接著將天山秘境講了講,提議道:“屆時,靖國必然會有年輕天驕前往,若是殿下可以派精銳天驕狙殺他們,想必陛下會很歡喜。”

謀士們聽了紛紛點頭!

“這個提議不錯,殺了他們的年輕天驕,靖國將來的實力會大打折扣,陛下一定高興!”

“對,靖國那些高手想來超骨齡了,去的都是年輕子弟,我們的天驕有心算無心,狙殺的概率很大!”

“此事一成,陛下定然龍顏大悅,想坐穩東宮指日可待!”

“......”

謀臣難得意見統一,大皇子點頭欣慰的笑了!

他明白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於是大手一揮道:

“好!就這麼辦!”

“明日將效忠於我的天陽聖地天驕全部集齊,隻要符合的,都派去蜀州天山!”

“尋求機緣是其次...務必將靖國的年輕天驕,趕儘殺絕!”

......

翌日。

顧瀾冇有再去找老爺子下棋。

既然要去蜀州天山,那穩妥的準備還是有必要的。

顧瀾翻了一本武考的劍譜篇。

果然!

主線任務的福利開通後,顧瀾立刻就收到係統獎勵的一把劍。

雖然與玄天至寶的鴻蒙劍冇法比。

但也是足足有皇階水準了!

大靖的那些世家裡,都不一定能有一把,也基本都是掌握在家主的手中,亦或作為傳家寶。

“檀兒,這個劍給你防身用,配合你的天冥凰決,威力不俗。”

顧瀾隨手把長劍丟給侍女。

【您賜劍天命之女,氣運 1000 1000】

“哦。”

林檀兒低著頭,抱過劍去。

學著外麵的仙家,有模有樣的掛在纖腰間,原本嬌弱的姿態,倒是因此多了幾分江湖英氣。

顧瀾這時再用望氣術檢視自己的氣運。

已經是黃色品級。

妥妥的氣運之子了!

這比起當初在廊州時龍套配角的身份,已經是強了很多,現在就算對某些上小掛逼,也可以不必顧及氣運的反噬了。

隻是。

顧瀾對於這樣的氣運仍舊不滿意。

因為越是頂級的命格,後天積累的氣運所需越大,林檀兒的羊毛已經不太夠薅了...

“必須得找點其他的機緣來提升,不然猴年馬月能比得上主角?”

“希望明日的天山之行,能有所收穫吧。”

...

此時。

顧府門外。

一輛樸素的馬車從梨花巷中穿梭而來,在石獅子前停下,馬車上走下一老一少兩人。

少女打量了下顧府的匾額,問道:“爺爺,這就是我們今日來拜訪的人家嘛,似乎不是朝中的官員?”

“嗯,聽說這位顧小兄弟現今還是一位舉人,如今正入京趕考。”

老者拉著少女的手,笑道:“不過他前天因為在文學宮中的一番話,可是救了爺爺的命,是咱們一家的恩人,來登門拜謝是理所應當的。”

“你不是將來想入朝為官,做個巾幗良臣嗎?”

“今日爺爺就帶你來,結識一下將來朝中的人脈。”

老者雖穿便服。

但眉宇間莊重威嚴的氣質仍在。

如果有朝中諸公在此,一定會驚歎,當朝一品相國竟會親自拜訪一位舉人!

這舉人是何來路?

“好,孫女謹記。”

司馬靜文回道。

“進去以後,一定要顯得恭敬謙卑,不可因為我們的身份,就忘了顧小兄弟纔是恩人!”

“知道啦,孫女不是這樣的人!”

司馬秦點頭。

他隻是提醒一下,自己的孫女倒確實不是這樣的勢利女子。

她從小不熱衷女紅。

雖然從未麵聖,但已經是嘉慶女帝的迷妹。

誌向便是將來要幫女帝陛下入朝處理政務,靠自己的能力接替爺爺的位置。

年方二八,正是同齡人胡思亂想的年紀。

她卻頭腦頗為精明,甚至可以在為司馬秦提一些朝政上的建議。

這時。

司馬秦叩了叩門,蒼老的聲音詢問:“顧公子在家嗎?”

前院裡接著響起一道聲音。

“小熙丫頭,幫咱去開門,有客人來尋公子!”老楊頭正在幫顧瀾灑掃迴廊,手上閒不住。

“好!誒?老楊,咱公子來京城後果然活絡多了,以前在廊州可冇客人造訪。”

“哈哈,這不是好事嘛...”

門外!

司馬秦聽著後麵這道乾練清爽的女音,神情微微一愣!

這...怎麼聽起來有些耳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