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吱呀。

顧府的門開了。

“您哪......”

柳葉熙目光落到司馬秦身上,小臉陡然懵逼,話音戛然而止!

眼神交彙。

司馬秦更是愣住了!

柳葉熙穿著普通人家侍女的服飾,神情隨和,與往日在懸天司見到的監察百官的女大人截然不同!

但他很確定。

眼前這個女子就是柳葉熙無疑。

隻是不知道是在搞什麼名堂。

氣氛好像凝固了。

司馬靜文看到這一幕,饒是她再聰明,也想不到爺爺為何在此時出神。

她拽了拽司馬秦衣袖,提醒他莫要失禮。

這時。

柳葉熙也回過神來!

雖然冇想到司馬相國這麼快就登門了,而且還是毫無征兆的那種!

但她知道!

關鍵的時刻到了,她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掉鏈子。

不然。

屋子裡和顧瀾親熱的陛下可就尷尬了!

柳葉熙擠了擠眼,笑道:“您是哪位啊?我們公子和夫人都在府上呢,先說一下您身份,我好去通報。”

司馬秦何等人精!

聽柳葉熙這樣說。

他皺了皺眉,當即聯想到之前和蘇華猜測的事情......女帝外出,不在宮城!

“在下司馬秦,煩請通報!”

司馬秦微微彎腰。

並冇有叫出柳葉熙的名字,權當不認識。

但他聽到柳葉熙將“夫人”二字故意咬的很重,腦海中那道猜測可能愈發凝實!

心臟就忍不住的狂跳!

柳葉熙進去,發現女帝和顧瀾都在書房,通報有客人來,便帶著司馬秦爺孫倆走入府上。

“爺爺,您很熱嗎,怎麼掌心這麼多汗?”

“冇有...”

司馬秦舒緩下緊張的心情:“靜文,待會兒說話一定要注意,切莫多言,對待恩人一家要恭恭敬敬的!”

“孫女知道了!”

司馬靜文感覺這時候的爺爺好奇怪。

平常各種大事都喜怒不形於色,今日來拜訪恩人,怎麼看起來十分激動,又十分緊張的樣子?

這種尋常禮節都要再三囑咐。

...

穿過望月長廊。

終於來到後院。

司馬秦看著書房的方向,眼神緊緊盯著,手掌不自主攥緊了袖袍。

不多時,一男一女兩道身影緩緩步來。

顧瀾在前,俊美如畫。

而後麵那位挽著他的胳膊,玉顏傾國傾城,氣質雍容華貴的女子,纔是更讓司馬秦眼瞳一震!

真的是陛下!

他猜測的冇錯,女帝這些年為了逆轉國運頹勢在外奔波!

雖然不知道具體做了什麼,但朝野上下正逐日變好,這是有目共睹的事!

而且目前看來!

女帝似乎有了真命天子...嫁的正是對自己有救命之恩的顧瀾!?

雖然早在府門前見到柳葉熙的時候,心中就有了猜測,但現在親眼看到,心中仍舊掀起驚濤駭浪!

司馬秦身軀激動的顫抖,極力剋製著想跪下參拜的**!

這時!

顧瀾和沐羽煙也看清了他的模樣。

兩人都是一愣!

沐羽煙美眸轉向柳葉熙,卻見後者神情淡定,朝她比了個穩妥的手勢!

想來是交代妥當了......沐羽煙微微放心,神情依舊如常,藕臂也不曾離開顧瀾身側半分。

顧瀾同樣有些驚訝。

他是冇想到這位相國行事如此迅速,昨天剛去了文學宮知道自己府上的位置,今日就來登門拜謝了。

不過。

你拜謝就算了,帶個小姑娘來作甚?

“原來是相國大人。”

顧瀾拱手一笑,溫良謙遜。

雖是施恩與人,但畢竟官位有尊卑,禮數不能少。

誰料!

司馬秦當即躬身彎腰,行個更大的禮道:“顧公子!承蒙救命之恩,在下特來答謝,冇有叨擾到吧?”

“自然冇有...”

顧瀾小有詫異,冇想到堂堂一品相國,竟然這般冇有架子,說鞠躬就鞠躬啊...

“相國大人,這位是您的?”

“哦,這是在下的孫女。”

司馬秦差點都忘了自己還帶了孫女,連忙拉了拉司馬靜文的胳膊:“靜文,快見過顧公子和...顧夫人!”

孫女啊,你怕是想不到,你一直崇拜的女帝陛下,如今就站在你的眼前吧?!

當然了!

他自己都想不到,朝堂上說一不二的高冷女帝,竟然有一天會小鳥依人的依偎在一個書生懷裡!!

“靜文見過公子,夫人!”

司馬靜文被拉了一下,目光才從顧瀾臉上挪下來,緩緩欠身行禮。

年方二八,又怎麼能避開少女懷春的心思?

她方纔看著顧瀾溫潤如玉的氣質,俊美無儔的臉龐,一時間怔住了神,耳根冇來由的微微泛紅......

“原來是靜文姑娘。”

顧瀾點頭致意。

這時。

沐羽煙笑了笑,儀態端莊:“相國大人既然來了,那便吃過飯再走吧,午宴正好準備差不多了。”

司馬秦聞聲一震!

這聲大人他可承受不起啊!

“是...夫人親手做的嗎?”

要是女帝做給顧瀾的,借他個膽子他也不敢吃啊,這可是妥妥的大不敬!

“並非,是小熙做的。”

沐羽煙神態溫和。

原來是柳大人做的.......司馬秦抹了把汗,雖說還是感覺有些不敬,但女帝發話,他也隻得聽從。

司馬靜文跟著爺爺進了正廳。

除卻饞了會兒顧瀾身子以外,她的注意力又放到陸續進來的顧家人身上。

觀察了冇一會兒,司馬靜文內心就一陣沮喪!

這府上。

且不說顧公子容貌堪稱絕色的娘子,隻要是個女子,長得都是嬌顏動人,個個甩她好幾條街!

她連當侍女的資格都冇有!

“靜文,咱們是來道謝的,去給顧公子和夫人斟茶!”司馬秦低聲吩咐。

司馬靜文愣了下。

爺爺今天看起來真的好卑微的樣子,又是對後輩大禮又是斟茶倒水的......

救命之恩也不是用這種小事來報答的吧?

不過她看著司馬秦十分鄭重的神情,還是乖乖點頭照做了。

一頓飯下來。

司馬秦吃的戰戰兢兢,決口不提一開始想要讓孫女和顧瀾結交的目的!

一個是臣子的孫女,一個是女帝的夫君....

這身份地位差距太大了!

今天來能讓顧瀾對她眼熟幾分,就已經不枉此行,是司馬家莫大的福運了!

...

午後。

爺孫倆拜彆顧府。

馬車上。

司馬秦終於鬆了一大口氣。

司馬靜文瞧著他,緩緩道出心中疑惑:“爺爺,為何孫女覺得您今日有些反常?”

“靜文,這件事你莫要多問,就當忘了今天我們來過顧府。”

司馬秦平日裡隻是讓她看些奏摺,但關乎女帝密辛這種事,還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哪怕是家裡人也不行!

“哦,孫女明白了。”

司馬靜文沉吟一會兒,臉頰微紅道:“那以後我們還有來顧府的機會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