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馬秦盯了孫女一會兒,緩緩問:“靜文,你跟爺爺說,你是不是看上顧公子了?”

誰都有年輕過。

小姑娘情竇初開的歲月裡,碰見一位俊美如玉的男子,確實很難不動心。

但司馬秦可不想,自己的孫女喜歡上一個不可能的人。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

顧瀾滿眼都是女帝。

身邊還有那位貌美如花的侍女。

就算做妾都輪不到他孫女啊!

這是要一見顧郎誤終身的節奏!

“我...我纔沒有。”

司馬靜文機敏的感覺到,爺爺似乎有些擔心。

不過喜歡上一位有婦之夫,的確是令人不齒,尤其對她這種大家閨秀來說...

“冇有便好!”

司馬秦歎口氣,悵然道:“日後你在家繼續研習政務,爺爺不會攔著你,隻是這裡...就不要再來了!”

......

翌日,清晨。

江風習習。

在長汀江畔顧氏茶樓門前,送顧瀾帶林檀兒和小道士離開後。

沐羽煙便來到養心殿批奏摺。

她心情還是很好的。

因為蜀州離靖國都城並不遠,天山秘境又隻開啟一天的時間,想必顧郎很快就能回來。

研墨,斟茶。

沐羽煙慵懶的舒展下身姿,三千青絲如瀑垂至臀間,紫金束腰勾勒出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纖細,哪怕是寬鬆的明黃龍袍,都遮掩不住她傲人的身材。

柳葉熙在旁邊侍奉。

看著女帝側身的風景,饒是性彆相同,她都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說不上是羨慕誰...

過了大概半個時辰。

外麵聯袂走來兩個老臣,跪伏在殿階下請求召見。

“是相國和於尚書啊。”

沐羽煙將硃筆放到一旁,美眸望著兩人,輕聲道:“何事見朕?”

“於大人先吧。”

司馬秦笑了笑,微微垂首。

昨日發現女帝密辛的激動和震驚,此刻已經被完全壓了下去,想來隻要女帝不提,他就不會主動去多嘴。

不愧是朝廷肱骨......沐羽煙滿意的瞧了眼這沉穩的老臣,心中暗讚。

旋即。

她目光落到一旁的工部尚書於林身上。

於林恭敬的作揖啟奏:“啟稟陛下,一月前在朝堂上陛下所批準的,曲轅犁、水車、木牛流馬等農具,工部如今已趕製完成,於半月前發放到江南水鄉、牧野軍屯,收成甚佳。”

說完。

他呈上一封手書:“這是各地地方官的彙報,另外,臣已經問過戶部尚書了,他說按照這樣的收成發展下去,不出三月,我大靖的糧倉就可以滿至十之五六,達到以往從未有過的富足之象...”

“很好!”

沐羽煙聽著他說,掃了眼手書上的描述。

美眸炯炯有神!

“於尚書做的很好,清正廉潔,做事有效率,賞白銀千兩,錦緞百匹......”

“不!陛下誤會了,臣隻是來述職而已,並非邀功!”

於林一本正經道:“這等造福江山社稷的大事,都是發明出這些農具之人的功勞啊!陛下要賞,不如賞給發明之人!”

朝臣們都不是傻子。

那日雖然冇有道出發明者是誰,他們誤以為是女帝了,但隻要回家一想,就知道必然是女帝背後有高人指點!

這等精奇巧妙的農具。

絕非從小生在深宮,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女帝可以發明!

被看穿了,咳...沐羽煙臉色微紅。

不過。

即便如此,她也冇多解釋。

發明之人嘛?

他得到的獎勵可不是你們這些臣子能想象的!

朕昨夜還在努力獎勵他呢......沐羽煙晶瑩的耳垂上不可查覺的多了抹粉膩,玉手輕撫柳腰,精緻的小眉頭忍不住一皺。

都怪顧瀾昨晚太用力,現在腰還酸痠麻麻的。

“發明之人確實居功甚偉,不過於愛卿也功不可冇,忙活一個多月,就領了吧!”

沐羽煙淡淡道。

“這...好吧,臣謝陛下聖恩!”

於林跪拜行禮,冇有再推辭了。

這時。

沐羽煙目光又落回司馬秦身上。

司馬秦卻冇有立刻啟奏,而是帶著些深意的目光,笑著看向旁邊的於林。

能做到二品尚書的位置,也都不笨。

於林愣了愣,旋即明悟:“陛下和相國先談,臣告退了!”

待他走後。

沐羽煙美眸瞧向司馬秦,率先開口:“昨日的事,相國既然看到了,那便應該知道日後如何做了?”

“當然!”

司馬秦微微笑道:“陛下行蹤,臣已經爛在肚子裡,另外顧公子的事,臣全力配合陛下的意願來!”

他昨日回到家。

已經悄悄查出了顧瀾的身世,以及顧瀾來京城之後的事,也知道女帝想為他鋪路入朝的意向。

身為老臣,為君解憂這都是很必要做的。

“嗯,好。”

沐羽煙頷首,端起龍案上的青瓷茶盞,放到紅潤小嘴旁抿了一口。

“臣今日來,其實還有一件事,關於一月前北冥安秋郡主入京一事....”

司馬秦將一封奏摺遞上。

緩緩言道:“這位小郡主三日前,在百花擂台上放言要挑戰我靖國第一高手,還掛出了橫幅,那日晚在京城西南角還爆發了激戰,似乎就是她...”

“這些朕知道。”

沐羽煙擺擺手。

對小姑娘,她一般很大氣的。

隻是在靖國玩鬨,想藉助天機風雲榜揚名,那隨便她怎麼折騰!

西南角的大戰,沐羽煙當然也感知到了。

那晚,顧郎去了冇多久便回...想來都是些江湖客,冇翻出什麼大浪,就全都栽在他手裡了。

對枕邊人的能耐,女帝還是頗為清楚的。

“哦,原來陛下都已知悉。”

司馬秦這時冇有退下,反而是又取出一封奏摺:“不過,除了三日前的事外,就在剛剛,那位小郡主又掛出了一道橫幅!”

“什麼?”

沐羽煙繼續批閱奏摺,微微抬眸。

“她說要將她有一位朋友要嫁給天機閣供奉,也就是咱們大靖的第一高手,如今正在百花擂台進行比武招親。”

司馬秦認真道。

“......”

沐羽煙手中的硃筆停下了,鳳眸灼灼的盯著司馬秦。

“你冇有看錯?”

“冇看錯。”

司馬秦肯定道:“而且她還揚言到坊間,隻要天機閣供奉一日不現身,她們就一日不會離開,哪怕是天機閣風雲榜結束...”

話音落下,養心殿中氣氛沉默。

這小姑娘,還真是能惹事......

沐羽煙俏臉一黑,美眸漸漸鋪上一層寒霜!

欒小瑤再怎麼闖禍,她身為女帝都可以包容,但這主意都打到自己相公身上了......

看來一直放任不管是不行的!

嗯,是時候該宣示主權了!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沐羽煙的聲音迴盪在養心殿內。

司馬秦躬身告退。

然而。

他再抬起頭時。

眼神卻茫然一怔。

龍椅上竟已經冇有女帝的身影了......

ps:看很多讀者說降智,但其實我在不到十萬字的時候就已經把設定放到第一章了,女帝修了監正給的天道神訣,誰都看不穿修為!但後台出了問題,導致現在都冇改過來.......

大家就當爽文看吧,絕對無綠無毒!

ps:好心人幫忙刷點五星好評,點點催更┗|`o′|┛

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