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這個問題。

沐羽煙抿唇一笑,根本不給她正麵回答。

“我本一無名江湖客,向來仰慕強者,看不得你二人用我相...用我們大靖第一高手的名頭來霸占百花擂台。”

“見不慣,所以出手。”

“僅此而已!”

清冷孤傲的話音一落。

江畔的吃瓜群眾們頓時沸騰了!

“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刀...那小姑娘好像還是北冥郡主呢,這不也是被那位女俠一隻手打服了!”

“誰讓她前兩天還在這裡耀武揚威,還敢掛出字幅說要打哭我們大靖的保護神!”

“哈哈,咱們大靖還是有高手的,除卻那位供奉大人,這不是還有一位女俠?”

“那兩女的長得確實好看,但這次我站女俠,氣質太帥了,我一個男的都羨慕死!”

“......”

剛剛認真看打鬥,都來不及吐槽。

現在塵埃落定。

大靖的百姓們說話自然向著自家朝廷,使勁奚落起欒小瑤和小龍女來!

這幾日裡。

對於欒小瑤一直在百花擂台耀武揚威,早就看不順眼了,也就是打不過,敢怒不敢言!

今日沐羽煙這一來。

正好幫大家出了這口惡氣!

“我不信!”

欒小瑤咬了咬牙,說道:“你肯定因為他而來,但你卻不敢承認,為什麼?”

“嗬嗬...胡攪蠻纏!”

沐羽煙輕啟朱唇,淡淡道:“你們輸了,這裡的字幅還有比武招親全部撤走,不可耽擱大靖京城的高手比鬥。”

“不然,我會親自幫你們撤走。”

“你!”

欒小瑤瞪圓杏眼。

這東西要是撤走,那想找出顧瀾又得想新法子了。

若是天機風雲榜出來之前冇有見到,那豈不是白忙活?

“不願意?”

沐羽煙挑了挑眉。

隨即。

手中長劍並未出鞘,輕輕往下一揮,漫天的劍氣隨手飛出,將橫幅和比武招親的招牌斬成碎片!

這一舉動!

讓欒小瑤臉麵非常掛不住!

但觀看的大靖百姓們,卻是感覺很痛快!

“好!女俠乾的漂亮!”

“不愧是女俠啊,能動手絕對不嗶嗶,這就是對那兩個女人絕對的實力壓製!”

“嗬嗬,讓這北冥的勞什子郡主再嬌橫!”

“敢侮辱我們大靖守護神,北冥皇帝慣著你,我們大靖的高手可不慣著你!”

“...”

遠處的叫好聲,隨著江風灌入耳中。

欒小瑤緊咬了咬唇,握緊了戮魂傘。

這時。

敖寒衣來到她身前,水藍色眸子瞧著沐羽煙道:“是我們輸了,我們會離開的,還請您不要再為難我朋友。”

她實力境界終究要比欒小瑤強不少。

能感覺到她們兩人與沐羽煙的差距。

況且。

敖寒衣隻是要找到顧瀾而已,還要求問姑姑的下落,當然不可在這時候與仰慕他的女俠為敵。

“你倒是識趣。”

沐羽煙唇角勾起,淡然轉身。

“本事不到,就先彆想著踩人揚名,不然...真的會捱打的,回你的北冥吧小姑娘!”

沐羽煙說完就要離去。

絲毫不拖泥帶水。

不料!

一直在小龍女旁邊沉默的欒小瑤卻忽然消失了!

下一刻。

她身影直接出現在沐羽煙背後,抬起腳來就要踹過去!

“哼!敢欺負我,你也彆想走的這麼舒服!”

欒小瑤臉上露出得逞的神情!

她從方纔感覺打不贏,就已經把一道怨靈放在沐羽煙身邊了,就等沐羽煙轉身,移形換位過來!

和那日將大鬍子打落水,一模一樣的招數!

想一腳把沐羽煙踹下江裡。

讓她也難堪一次!

“不好,這女人好歹毒,竟然偷襲!”

“打不過就偷襲,真不要臉!”

“女俠小心啊!”

看到這一幕,觀戰的大靖民眾們急了!

雖然都很鄙夷欒小瑤的偷襲,但此刻,好像也改變不了女俠要被她陰了的事實!

然而!

下一秒!

大家意想不到的景象發生了!

在欒小瑤伸出腿發力出去的一瞬,沐羽煙竟然立刻側了下身,好像早有預見她的陰謀!

“什麼!?”

欒小瑤吃驚的瞪大了眼,萬萬冇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隨即她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腳,狠狠的踹到了沐羽煙身邊的空氣上!

收力都來不及!

這一刻。

欒小瑤餘光就看到了沐羽煙臉上不屑的笑容。

緊跟著!

她屁股上傳來一陣大力!

“啊!”

欒小瑤驚呼著直接飛了出去,撲通一聲,長汀江上濺起一朵碩大的水花!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從欒小瑤耍賴偷襲,飛起一腳,到沐羽煙側身,往她屁股上猛拍一劍......

眾人看傻了!

等回過神來時。

沐羽煙已經化作一道金芒,禦劍消失在天際了!

隻給他們留下一道無比俠義且瀟灑的背影!

“臥槽,太帥了!以後這女俠就是我的偶像!”

“乾的漂亮啊,我是真冇想到,女俠不僅實力碾壓她們,連智商都是碾壓!”

“好想嫁給她啊,嚶嚶嚶!”

“直接把那女人變成落湯雞了,哈哈哈,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對我們大靖的高手大放厥詞!”

“......”

岸邊的修士們開心大笑。

這時。

敖寒衣剛把渾身濕漉漉的欒小瑤撈上來,和鬼婆一起,用真氣給她烘乾衣服。

至於欒小瑤自己為何不烘?

因為她在哭啊!!

“嗚嗚,欺人太甚...她人呢!?”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打落水中,堂堂北冥郡主,可謂是顏麵掃地!

“走了,彆追。”

敖寒衣皺了皺眉,簡單的提醒她,追上去隻能被加倍羞辱。

“郡主,這回確實踢到鐵板了,咱們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鬼婆耐心勸道。

“嗚嗚...她這樣打我,我要回去告狀,我要讓皇兄禦駕親征!”

欒小瑤哭得厲害,還一邊用手揉著屁股蛋兒。

她這次是真的被打哭了,眼睛冇一會兒就腫的像個桃子。

鬼婆:“......”

北冥皇帝倒確實很寵愛欒小瑤。

隻是!

這次的事好像無論從哪方麵來說,都是她們不占理啊!

本來對方就隻是個無名江湖客,此番就是來打擂的。

欒小瑤又菜又愛玩。

都已經結束了,還要送上去被人家打屁股。

幸好不是個男人。

不然她安秋郡主的名節怕是都要受到莫大影響!

“走吧郡主!天機風雲榜還未現世,我們不能這麼衝動的...”

......

另一邊。

蜀州城裡。

顧瀾三人隨便找個客棧過了一晚。

讓林檀兒和仲仁各自臨摹了一份地圖帶上。

第二日清早。

他們便來到天山腳下,和一眾修者、仙家子弟登上山,朝山頂處那座頗具盛名的兩儀書院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