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說了要去天城的事情。

宋福信愣了一下:“娘,怎麼又要去天城?”

“這次是隨著郝神醫去,他要陪著一位尊貴的客人前去天城,這一路上就要走七八天,我跟著,一來可以照顧師父,二來也可以跟著師父學點東西,俗話說,讀萬卷書行萬裡路就是這樣的道理。如今那醫書我瞧了不少,就缺實踐經驗,所以這一路上能學不少東西,我不想錯過。”宋團圓說道。

宋福傳想起上次去天城的事情還心有餘悸,他低聲說道:“娘,上次咱們去天城,可是好不容易脫身的,這剛回來冇幾日,又要去,萬一又遇到梁王可怎麼辦?”

宋團圓也擔心這件事情,那梁王想要郝老頭為他效力,所以才扣了郝離弦,如今郝離弦都離開梁王府成為太醫院行走了,應該是冇有什麼問題了吧?

宋團圓想了想說道:“要不然這樣,我不進天城,就陪著師父走這一趟,到天城門外我就回來,大約半個月的時間,說不定我回來,宅子裡麵都收拾好了!”

宋福信與宋福傳都覺著這個主意還不錯。

不進天城,不見梁王,就安全的多。

宋團圓點點頭,又一個孩子給了半兩銀子。

“娘,給我們這麼多銀錢乾什麼?”宋福信愣了一下,“教習笑笑認字的銀錢,您上次已經給過了!

宋福傳也說道:“是啊,娘,我最近冇有幫著姐姐做藥材,而且如今我在幫人抄書呢,雖然辛苦但是賺得夠用的!”

“以前是怕你們心裡總想著自己,再加上家裡也冇有什麼銀錢,纔會想出那法子來。如今不用銀錢控製,你們也能自發地去幫親人做一些事情,那再講錢,就生疏了情分,所以從現在起,之前那些按工取報酬的家規就廢除了,隻要你能一心為這個家,心裡有兄弟姐妹,咱們家會蒸蒸日上的,彆說這點銀錢,以後大頭還在後麵呢!”宋團圓說著,將銀子塞在兩人手裡。

“節省著花,若是有急事,回去跟你們大哥商量,大頭銀錢我放在你們大哥那邊,我不在家,你們大哥就是一家之主!”宋團圓又說道。

兩人全都應著。

看時辰不早了,宋團圓去給兄弟兩人煎了一些黃米糕帶著。

“娘,韓夫子也說您做飯好吃!”宋福信說道,“上次拿回去的香椿與紅燒肉,韓夫子都吃過了,上次還提起來。”

“你這個孩子,不早點說,韓夫子教了你這麼久,對你一直不錯,難得他不嫌棄,一點吃食我們家還是有的,你若是說了,我多給你做些!”宋團圓說道,又多盛了一份黃米糕給宋福信,“等我回來,一定給韓夫子多做一些好吃食!”

宋福信笑道:“或許是夫子客氣呢!”

“不管是不是客氣,到底是你的心意!”宋團圓一邊說著,一邊送兄弟兩人出了門,“一日為師終身為師,這點是要記住的。”

宋福信與宋福傳全都應著。

看著兩兄弟的背影逐漸離去,宋團圓也覺著欣慰,起碼這古代冇有孩子叛逆一說,她嘮叨幾句,這幾個孩子全都聽著,也很好。

宋團圓收拾了一下,坐著牛大伯的牛車回了村子。

幾日冇回去,那五間瓦房起來了大半,每日裡人來人往的,王玉蘭與宋雙喜負責燒水送水,笑笑負責照顧小囡囡與小雞仔,家裡的生活還算是有秩序。

晚上吃飯的時候,乾活的人全都回家了,宋家終於安靜了下來。

宋團圓吃了一點青菜,終於提起帶著宋雙喜去天城的事情。

宋雙喜一怔,不敢置信地望著宋團圓,“娘,您要帶我去天城?”

宋團圓點頭:“你晚上總做噩夢,我這一去對你實在不放心,尋思帶著你到處走走看看,或許就能心靜了!就是要辛苦老大跟老大媳婦了,我們這一走,家裡還在蓋房子,這些事兒都落在你們兩個身上了。

宋福貴也有些愣怔,他猶豫了一下說道:“娘,我不是嫌累,我就是怕做不好,這房子還要您監督著呢!”

宋團圓說道:“除去我一開始提出來的那些,剩下的你自己瞧著辦,除去那蓋房子的二十兩銀子,我再給你留下十兩銀子,家裡有什麼事情啥的急用。我帶著雙喜也走不很久,半月二十天的就回來了!”

宋福貴隻得點頭:“行,娘,若是我有拿不準的,就先停下,等娘回來也成!”

宋團圓鼓勵了宋福貴幾句,宋福貴還是堅持要宋團圓拿主意,宋團圓隻得許諾早些回來。

晚上,宋雙喜再次興奮的睡不著覺。上一次她能去鎮子,她就感覺像是在天堂,如今竟然還能去天城。

天城,皇帝住的地方,會是什麼樣子?

宋團圓側著身子,佯裝睡著,聽著宋雙喜翻來覆去的,忍不住心裡歎口氣。

這娃還是沉不住氣,需要多多曆練呢!

第二日,宋團圓帶著宋雙喜坐著牛車到了鎮子裡,早點收拾一下等候,順便去給紀家做頓飯,交代一下。

紀長安真的愛吃魚,今天讓大山準備的食材還是魚。

宋團圓忍不住歎口氣,這紀長安冇吃夠她都做夠了。

宋團圓想了想,見今日天氣涼爽,就做了個烤魚,加上油菜與洋蔥等,放在鐵托盤上,下麵放上個炭爐子,給紀長安端了去。

剛端到書房門口,大山一瞧不是魚湯,忍不住上前問道:“宋大娘,怎麼不是魚湯?”

“光喝魚湯容易水腫,這次是烤魚,照舊美味!

”宋團圓說道。

大山有些著急,壓低了聲音說道:“你瞧我這個腦袋,我忘記告訴你,我們公子要出遠門,這次時間長,怎麼也要幾個月,他就想喝個魚湯再走,誰知道你……”

宋團圓一怔,這紀長安也要出遠門?

“紀公子要去哪裡?”宋團圓正問著,就聽見裡麵傳來慕雲蝶的聲音。

“你遲遲不願意與我成親,可是因為那天玲瓏?

”慕雲蝶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