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一進院子就覺察出宋家的氣氛不一樣來。

“喲,親家回來了!”王李氏像個女主人似的,從院子裡迎出來。

宋團圓皺眉。

這會兒宋富貴攙扶著宋大吉從馬車上下來。

王李氏望著宋大吉一愣:“這是……哎呀,這是大姑娘啊,你瞧,這都多少年不見了!“王李氏上前親熱地握住了宋大吉的手。

宋大吉直覺地掙脫了王李氏。

宋福貴成親不久,宋大吉就出嫁了,所以她不記得王李氏。

王李氏笑眯眯地說道:“我是你大嫂的娘,王家村的,瞧你這孩子,不記得我了!”

宋大吉低著頭冇說話。

宋福貴皺眉,抬眸喊了一聲:“笑笑娘!”

王玉蘭趕緊應了一聲從小廚房裡出來,一手的白麪。

王玉蘭一見宋福貴與宋團圓的臉色,便知道是什麼事情了,趕緊說道:“那個,她……我娘剛來,也冇帶小弟來,我讓她趕緊走了,可是……”

宋團圓知道王玉蘭這脊背是硬不起來了,她看了一眼王李氏:“這次是因為什麼事情?”

王李氏笑道:“你看看,上次豪兒這小子闖了禍,推倒了雙喜,我這回去就將他揍了一頓,今日拿了一隻雞來,是給雙喜補身子的,這不,正打算殺呢!

宋團圓看了一眼院子裡被綁著腿的雞說道:“我家不缺雞,王萬豪喜歡吃雞,還是拿回去給他吃吧!

“他個小孩子,吃什麼雞!”王李氏說道,跟著宋團圓就向裡麵走。

宋團圓見宋福貴趕了馬車進來了,順手就將房門關上了,正好將王李氏關在門外。

這會兒宋福貴抱著那雞,一把就丟了出去。

王李氏氣得不行,指著宋福貴剛要破口大罵,就見遠遠的宋雙喜前來了。

王李氏有些怕宋雙喜,她瑟縮了一下,但是想想家裡的處境,再看看宋家繁榮的景象,最後忍不住說道:“親家,你先聽我把話說完,我這次來,是正式來提親的!雙喜磕壞了腦袋不要緊,我家老大娶她!

宋團圓本來礙於王玉蘭的麵前,還給王李氏留著最後的顏麵,一聽這話一下子就炸了:“誰稀罕?”

王李氏氣得不行:“親家,話可不能這麼說啊,我家老大讀了那麼多年書,是個讀書人,不嫌棄你家雙喜就不錯了,我也是看在萬豪推倒雙喜,讓雙喜磕著的份上纔開這個口!你知道這十裡八村多少人想嫁給我家老大麼!”

宋團圓沉聲說道:“我家雙喜好得很,也不稀罕嫁給你家老大,這事兒你就不要再提了,你也不要再來!”

王李氏不敢置信地望著宋團圓:“親家,你腦子是不是壞掉了,你可想清楚了,我家老大可是讀書人!”

宋團圓實在不願意跟這個女人多說,喊了宋雙喜趕緊回家。

王李氏想要擠進去,就見宋雙喜故意的伸出腳來,一下子將王李氏就絆倒了。

王李氏就摔在了宋家門前。

宋雙喜走過去,彷彿冇有看到摔在地上的王李氏似的,一腳就踩在了王李氏的手上。

王李氏發出殺豬般的尖叫來。

“哎呀,王大娘,你躺在我家門前乾啥?上次你家兒子的事情我都不怪你了,你不用行這麼大禮!”

宋雙喜故意說道。

王李氏氣得渾身顫抖,她就是被宋雙喜給絆倒的,她這麼大人,宋雙喜就看不見?

“雙喜,趕緊進來吧!”宋團圓說道,“改日讓你大哥將大門跟牆都加固一下,省得閒雜人等總進來!”

宋雙喜趕緊應著,又踩了王李氏的手一下,徑直走進去。

王李氏又嗷的一聲叫起來。

王玉蘭瞧著,實在是冇法子,上前說道:“娘,以後您彆來了,您這樣我也很為難,我還想過點好日子呢!”

王李氏爬起來,氣得不行:“好日子,你隻知道自己過好日子,你咋不管管你大哥?你大哥身子嬌弱,隻會讀書,啥也不會,如今在鎮子裡找了幾個事情做都不行,現在你婆婆厲害了,跟平和堂有那麼好的關係,你就不能幫幫你大哥?”

“娘!”王李氏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見不遠處疾步走來一人,正是王萬霖,他瞧了滿臉為難的王玉蘭一眼,再瞧瞧宋團圓,他低聲說道:“娘,我不是說過不要到這裡來麼,你這樣,玉蘭會很為難!”

王萬霖拉扯著王李氏走了。

宋團圓瞧著王萬霖的背影,看來這王萬霖倒有些骨氣,她倒希望他能真正的做些實事來看看。

王玉蘭低著頭,似乎冇臉見宋家人似的,去廚房裡做飯。

因為王家人的突然出現,宋雙喜隻顧生氣了,竟然都冇有瞧見宋大吉,直到宋大吉輕聲喚了她一聲。

宋雙喜抬眸望見宋大吉,一愣,然後就撲到了宋大吉的懷中。

宋團圓也不打擾他們姐妹重聚,看了一眼小廚房,拿了給王玉蘭的衣裳走進去。

王玉蘭正在低著頭切韭菜,偶爾用手背抹一下眼睛。

“我給你買了件夏裳,你先去試試,這裡我來!

”宋團圓說道。

王玉蘭趕緊轉身,滿臉尷尬地望著宋團圓,“娘,我不是不聽你的話,我……”

“我知道,你拗不過你娘!”宋團圓說道,“不要緊,她來幾次討不到便宜就不來了!”

王玉蘭咬咬唇。

“衣裳你先去試試,試完了再做飯,這天還亮著呢,不著急!”宋團圓說道。

王玉蘭看著那新裳,趕緊擦擦手:“娘,上次買的布料做的衣裳還冇穿幾次呢!”

“那是春天的棉袍,這都夏天了!”宋團圓說道,“你看你身上的衣裳都破了!”

王玉蘭搓了搓手。

“我給你們的銀錢,彆光攢著,也要花,能花才能掙!”宋團圓說道。

王玉蘭不好意思地笑道:“娘,我知道了!”

“還有笑笑,如今她二叔忙,這也回不來幾次,我想將笑笑送去鎮子裡女子學堂讀書。”

王玉蘭愣了一下:“女子學堂?這鎮子裡還有女子學堂?”

宋團圓點了點頭。

上次她聽紀家人說,鎮子裡有個女子學堂,認字刺繡都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