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因為這個社會講究女子無才便是德,所以學堂裡人不多。

女子學堂裡教習的都是女子,這點宋團圓倒是放心。

上次聽說之後,宋團圓就動了這心思。

王玉蘭聽說之後十分興奮,她做夢都希望宋笑笑能上學堂。

之前宋福信教習宋笑笑,雖然教習得很好,可是宋福信畢竟不長回來,而且宋福信就要考舉人了,王玉蘭也怕宋笑笑耽誤宋福信讀書。

若是可以去正兒八經的學堂……

“娘,學堂的束金貴嗎?”王玉蘭很快又想到另外一個問題。

這些日子做藥,宋福貴分到了一些銀錢,到手能有二兩銀子。

王玉蘭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多銀子,又興奮又激動。

二兩銀對她來說是筆钜款,但是若是跟束金比起來……

彆說全鎮最貴的白雲書院,就是九書院,也要一兩銀子一年。

讀書,不是所有人家讀得起的,尤其又是個女娃娃。

“咱們去問問再說!”宋團圓說道,“如今大吉回來了,雙喜與大吉暫時住在一起,等穩定了,我就帶著笑笑去鎮子裡看看書院,她若是願意去,你也答應,那就去,束金我來出!”

王玉蘭激動的手哆嗦,尤其是在她孃家人剛鬨騰了這一出的情況之下,宋團圓冇有怪她,還讓她的孩子去讀書……“娘,笑笑是我的孩子,哪能讓您出銀錢……到時候我能隨您一起去看看嗎?若是書院合適,束金我們出!”王玉蘭說道。

“好!”宋團圓想了想,這孩子是宋福貴與王玉蘭的,他們自己出束金也好,起碼能讓他們知道養娃不易,也能體會一下她的苦心。

王玉蘭趕緊應著,拿了衣裳去屋裡試穿。

宋團圓拿過菜刀來繼續切了韭菜,又拿了一些粉絲泡上,煎了雞蛋,等王玉蘭磨磨蹭蹭嬌羞的穿著新裳出來,宋團圓的餡兒都快調好了。

“好看!”宋團圓瞧著王玉蘭,忍不住說道。

傍晚的餘暉中,王玉蘭一身碧綠,嬌俏的像個小姑娘似的,哪裡像生過三個娃娃的女人。

宋福貴正在劈柴,聽到宋團圓的話抬眸瞧了一眼,一下子竟然看呆了。

之前王玉蘭穿的大多數都是黑色或者是灰色的粗布,如今換了麻料,不僅顏色鮮豔好看,衣服也柔軟,貼在身上,越發襯著生了三娃的身材出來。

王玉蘭低頭瞧了一眼,不太好意思,低聲說道:

“似乎有些瘦!”

“不瘦,就是這樣合身的,好看!”宋福貴忍不住上前說道。

王玉蘭羞紅了臉。

宋團圓一邊端著盤子依著門檻拌餡兒,一邊瞧著小兩口,忍不住勾唇笑笑。

此刻對麵宋福信的房間裡,宋大吉透過微開的窗戶望著微笑的宋福貴,嬌羞的王玉蘭還有耐心的宋福貴,人還是那些人,可是為什麼似乎都變得她不認識了?

她記得她走的時候,大哥脾氣暴躁,隻會打老婆,王玉蘭懦弱,逆來順受,最大變化的應該是她娘…

“姐,是不是感覺大家都變了?”宋雙喜瞧著宋大吉的表情,忍不住捂了嘴笑道。

宋大吉回身,望著臉色紅潤氣色清爽的宋雙喜:

“你也變了,剛纔你竟然踩了王大孃的手……”

“哼,誰讓她兒子將我推倒,我昏了好久呢!”

宋雙喜皺眉,“從那之後就做噩夢,可嚇人了,最近纔不做的。如今她還想讓我嫁給他那瘸子兒子,簡直做夢!”

宋大吉一愣:“王家大哥瘸了?”

宋大吉記得之前她見過王萬霖一次,一身長衫,書不離手,就算是送親那天,隨時掏出一本書來讀,那會兒她還十分崇拜王萬霖呢,覺著他讀書一定很厲害。

“走關係得了個增廣生的名號,本來明年要跟二哥一起考舉人的,結果又被廢了,一時受不住上吊自殺,結果屋梁斷了,砸斷了腿,雖然讓咱娘瞧得差不多了,但是走路肯定還是瘸!”宋雙喜嗤之以鼻,“你是冇見當初他剛得增廣生趾高氣揚來咱家的樣子,嘖嘖!”

宋大吉愣了一下,兩年多的光景,似乎改變了很多東西,她娘都會看病了?

“這滿院子的藥材……”宋大吉低聲問道。

“姐,你回來得正好,你可以跟我一起做藥呢,娘教我們的,藥材做好了可以拿去鎮子裡的平和堂賣,過幾天還要種藥材呢,大哥雇人開了五十畝的荒地,過些日子就開始種藥材!”宋雙喜說道,“咱們乾活賺的錢,娘都不要的,都給我們,我跟你說,我都攢了很多錢了!”

宋雙喜趴在宋大吉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個數,滿臉的得意,“厲害吧?”

宋大吉滿眼的羨慕,“厲害!”

“姐你比我聰明,學藥肯定學得比我還快,如今你都跟苟家那人和離了,那就跟我一起住家裡!”宋雙喜歡喜地說道。

宋大吉眸色顫抖了一下,她總覺著幸福來得太快了,快得讓她覺著像是在做夢。

真的可以這麼幸福嗎?

一會兒廚房裡就飄出香味來。

“哎呀,你瞧,光跟你說話了,忘記幫著嫂子做飯了!”宋雙喜趕緊扯著宋大吉出去,“今晚吃韭菜盒子,也是娘發明的新吃法,可好吃了!”

宋大吉被宋雙喜扯到廚房裡去。

宋團圓正在擀麪餅,王玉蘭在燒火,在支著的鐵板上,一個個的宛如大餃子的東西冒著熱氣,偶爾從邊邊上滲出油水來,滴在那鐵板上,吱拉地響。

宋笑笑坐在門檻上,一邊晃著搖籃裡的小囡囡,一邊啃著剛出鍋的韭菜盒子,有點熱,還嘟著小嘴一遍一遍地吹著。

小囡囡眼巴巴地望著宋笑笑,都要饞哭了。

“來得正好,一人一個拿出去吃,就是要小心燙!”宋團圓一邊說著,一邊將兩個剛熟的韭菜盒子放在盤子裡,讓宋雙喜端出去。

“娘,不用我們幫忙?”宋大吉問道。

“這廚房裡這麼小,哪裡盛得開這麼多人,趕緊去一邊吃吧!”宋團圓說道。

宋大吉還有些不適應,就被宋雙喜扯著走了。

兩人蹲在院子裡吃菜餅,一邊吃一邊笑,從來冇有過的好時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