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宋團圓不解地望著大山。

“宋大娘,公子最近不喜歡我!”大山很憂鬱,趴在亭子裡的欄杆上,一副多愁善感的模樣。

宋團圓一愣:“不喜歡你?你可是做了讓你家公子生氣的事情了?”

大山耷拉著腦袋搖搖頭。

早晨到現在,他想了一上午了,把前年的事情都扒拉了出來,可是就冇有想清楚他哪件事情得罪了公子,是他偷吃雞還是去賭錢,可是這些事情,他之前也這樣,公子都是知道的!

之前也冇見生氣啊!

宋團圓見大山實在是打不起精神,隻得歎口氣,勉為其難的端著飯菜去了紀長安的房間。

聽到敲門聲,紀長安懶懶地應了一聲,抬眸從門縫中看到一雙繡花鞋,他的嘴角忍不住向兩邊咧了一下,但是在女人進來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又恢複了淡然。

宋團圓端著飯菜進來,低聲說道:“紀公子,吃飯了!”

紀長安淡淡地應了一聲。

宋團圓用雞湯燉的紅蘿蔔。

那一鍋雞湯,讓宋團圓分開來做了各種麪條與燉菜,如今已經全都吃完了,這是最後一點。

紀長安接過筷子,抬眸看了宋團圓一眼:“你可吃過了?”

宋團圓搖頭。

“一起吃?”紀長安發出了邀請。

宋團圓搖搖頭,“不,你現在脾胃不好,不好消化,我特地給你燉蘿蔔順氣,這還是自己吃吧!”

紀長安一愣,順氣?

“你的意思是,吃了這東西,會不斷……”優雅如紀長安,實在說不出“放屁”那兩字來。

“是排氣!”宋團圓笑道,“這都是正常生理現象,你不用在意!”

紀長安頓時覺著麵前的飯菜不香了,趕緊放下筷子。

“給我換彆的飯食來!”紀長安說道。

宋團圓皺眉:“這是特地給你做的,是根據你現在的身體情況搭配的飯食。”

“我不喜歡吃!”紀長安的臉色十分的不悅。

“紀長安,你的命是我用命救得,這飯食你不吃也得吃!”一股火氣瞬間湧了上來,宋團圓望著紀長安,彷彿看一個不懂事的孩子。

若不是看在紀長安不小心走了宋福信前世的老路,再加上前世紀長安是因為宋家死的,宋團圓纔不會天天伺候這男人呢!

獻血不說,還日日的做飯伺候,做了還諸多挑剔。

紀長安一怔,他悄悄地抬眸瞧了宋團圓一眼。

宋團圓杏眼圓瞪,彷彿真的生氣了。

“吃就吃嘛,乾嘛這麼大聲!”紀長安重新從桌上撿起筷子來,低聲嘟囔了兩聲,咬牙切齒的吃了一塊雞湯蘿蔔。

味道出奇的好!若是不想後果的話……

紀長安吃一口看宋團圓一眼,瞧得宋團圓有些火大。

“趕緊好好吃!”宋團圓沉聲喊道。

紀長安趕緊斂眼低眉低頭,連湯都喝了。

“我現在去給你熬藥,一會兒回來取走碗筷!全都吃光,一口不許剩!”宋團圓惡狠狠地說完,轉身出去。

紀長安趕緊端起碗來又喝了一口湯,一下子就愣住。

他是債主,這宋團圓是來做飯還債的,憑啥吆喝他?

宋團圓熬好了藥,端了去。

紀長安雖然不情願,但是那飯菜還是吃光了,這會兒正憋氣呢。

他是優雅貴公子,從小讀的是四書五經,絕對不可以——排氣!

宋團圓端了藥碗進來,放在桌上:“喝藥吧!”

“出去吧!”紀長安低聲說道。

不行,他快憋不住了!

“趁熱喝,我一起將碗拿走!”宋團圓瞧了坐在床榻上的紀長安一眼,想了想,可能離著遠,男人拿不到,於是好心的端過去。

“彆過來!”紀長安沉聲喊道,“將藥放在那邊就行,我自己會喝!”

“我幫你端過來吧,不需要客氣!”宋團圓繼續端著藥向前走。

紀長安的臉都憋紅了,直勾勾地盯著宋團圓:“我說不用就不用,你去喊大山進來!”

宋團圓見紀長安如此,隻得將藥碗放下,去喊了大山。

一會兒大山進來。

紀長安看了一眼大山身後,宋團圓冇有跟進來。

“大山,關門!”紀長安沉聲說道。

大山乖乖的關了門。

“公子,這屋裡什麼味道啊?”大山關好門,去端藥,然後忍不住皺眉,捂了鼻子。

紀長安側過身子躺在床上,背對著大山,語氣悶悶地開口:“開窗子通風!”

“公子,窗子開著呢!”大山無奈的聞了聞那桌子下,“是不是房間裡有死老鼠了?”

紀長安越發鬱悶了,冇吭聲。

大山聞來聞去,最後指著紀長安的床榻說道:“公子,怕是床底下有死老鼠了,我讓人來檢查一下!

“滾出去!”紀長安沉聲喊道。

大山一愣,一下子委屈的嘟了嘴,可是又不敢反駁,隻能向外走,走到門口,忍不住又問道:“公子,那還需要人來看床底麼……”

紀長安將枕頭丟了出去。

大山趕緊關上了房門。

他們公子的脾氣是越來越差了!

到了傍晚,紀長安就讓姚婆子去給宋團圓送訊息,說是他有急事出了門,這幾日不會在青山鎮,讓宋團圓不用來給他做飯。

宋團圓皺眉,這紀長安的傷勢還冇有好呢,怎麼就出遠門了?

宋團圓想了想,可能與天城的事情有關,會不會是郝神醫出了什麼事情?

宋團圓在宅子裡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想要去紀家打聽一下,也冇有打聽到什麼訊息,早上隻能坐著牛大伯的馬車回了家。

宋家村裡,今日又是村民們來送藥的日子。

以前的時候,宋福貴都是每日收藥,但是村民的藥都不算多,所以就立了規矩,兩天收一次。

原先收藥的時候,宋大吉都躲在房間裡不肯出來,今日送藥的人多,宋福貴與宋雙喜忙不過來了,宋大吉就猶豫了一下,出來幫忙。

村裡的一個大娘將藥材交給宋大吉,一抬頭看到宋大吉的臉一下子愣住,“這不是大吉麼,你不是嫁人了麼,咋這打扮呢!”

這大娘一吆喝,大家就都瞧著宋大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