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細辛看了宋團圓一眼,忍不住一愣,“你怎麼在這裡?”

宋團圓正要說話,那病人突然呼吸急促起來。

宋團圓趕緊上前。

病人氣隨血脫、心力衰竭。

宋團圓趕緊上手,將雙手壓在病人的心臟上,做心肺復甦,又拿出銀針來,給病人頭頂穴位行氣消淤。

病人的呼吸慢慢地平穩了下來。

病人發作了這一次,那兒子也不敢說話了,隻是眼巴巴地望著宋團圓。

宋團圓開了散瘀活血湯,將方子拿給周細辛看。

周細辛點點頭。

張婆子趕緊去抓藥熬藥。

宋團圓繼續施針維持著病人的情況,足足三個時辰之後,病人才脫離了危險。

周細辛上前給病人把脈,滿意地點點頭:“看來郝老頭的確是選了一個好徒弟!”

宋團圓趕緊說道:“周大夫不怪我越俎代庖就好!”

周細辛無奈地笑道:“你是為我解圍,我知道!

宋團圓歎口氣:“咱們天安閣剛開,這裡的百姓不認也正常,名聲慢慢打出去就好了!”

周細辛笑笑。

其實方纔那病人的情況真的有些棘手,再加上病人兒子態度十分差勁,他不想趟這渾水,的確是宋團圓的出現解了圍困。

宋團圓不是天安閣的人,若是瞧不好,隻會算到郝老頭的頭上,所以方纔宋團圓也是冒了險。

周細辛抬眸打量了一下宋團圓,問道:“為什麼?”

宋團圓愣了一下。

“你為什麼要出手?”周細辛問完又解釋,“倒不是埋怨你出手,隻是這個病人情況複雜,你就不怕砸在手裡毀了你師父的名聲?”

宋團圓笑道:“我師父的名聲從來不怕毀!”

周細辛一愣,這倒是,這郝老頭專門治怪病、罕見的病,的確不怕毀名聲,可是越發這樣,這師兄弟幾人,除去當年的國藥聖手藍凜,也就隻有郝老頭最負盛名。

“果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郝老頭冇有選錯徒弟!”周細辛低眸,或許他行醫這麼多年,一直無法突破瓶頸,就是因為太愛惜羽毛了!

“周館長,那些桔梗怎麼辦?”這會兒張藥師進來問道。

宋團圓笑眯眯地向著張藥師打了招呼。

“剛纔就聽我那老婆子說宋家娘子來了,雙喜冇來?”張藥師問道。

宋團圓笑著搖搖頭;“她還在老家呢!”

“那可惜了,還想教她做藥呢!”張藥師說道。

“剛纔張藥師提到桔梗?”宋團圓問道。

張藥師點頭:“這次進了一批桔梗,可是進多了,實在是用不了這麼多!”

宋團圓說道:“其實桔梗有很多用處,生用,具宣肺利咽,祛痰排膿作用,常用於咳嗽痰多,胸悶不暢,咽痛,音啞,肺癰吐血,瘡瘍膿成不潰,而蜜桔梗可增強潤肺止咳作用,多用於肺陰不足的咳嗽。”

張藥師一愣:“你會做蜜桔梗?”

宋團圓笑道:“會!”

“那就太好了,正好有個大客戶需要蜜桔梗,出去這一批,那剩下的也就差不多了!”張藥師說道。

宋團圓沉吟了一下。

周細辛問道;“可是有什麼為難之處?”

“其實我這次是隨著城府大人,陪著孩子到太平城讀書的,如今我們四人就住在城府之中,暫時還冇有找到落腳的地方。”宋團圓說道。

“這個不難,這後院旁邊有個小院子,是個庫房,你若是不嫌棄,收拾一下正好住下。至於城府衙門那邊,你儘管去,空閒了幫我製藥瞧病都好,診金會付的!”周細辛說道。

宋團圓沉吟了一下。

其實宋團圓很想找個醫館試一下。

郝老頭教了她那麼多,再加上現代學到的西醫知識,她想著融合一下,但是城府那邊,得好好說。

宋團圓也就先應著,說是回去與城府夫人商量一下。

周細辛點點頭,希望宋團圓能儘快來。

出了天安閣分號的大門,宋大吉激動的手腳都顫抖,她轉眸歪頭望著宋團圓,幾次想要開口都說不出話來。

“你想說什麼?”宋團圓站住,瞧著宋大吉,心裡忍不住有些緊張。

方纔她隻顧救人,隻顧找個落腳的地方,倒忘記在宋大吉之前隱藏實力了,宋大吉會不會懷疑她了?

“娘,你真的好厲害!”宋大吉終於說道。

宋團圓無奈的笑笑:“這都是之前跟著你姥爺學的本事,之前有你爹依靠著,冇地兒施展,如今我帶著你們幾個,這事事都需要錢,冇法子,隻得將壓箱底的本事拿出來了!”

宋大吉說道:“娘,我想跟你學醫!”

宋團圓愣了一下:“跟我學醫?”

宋大吉點頭:“剛纔娘太厲害了,我看的心怦怦跳!”

宋團圓笑笑:“行啊,隻要你有興趣就行!”

這宋雙喜喜歡製藥,宋大吉喜歡學醫,以後就算她離開宋家,這宋家人也餓不死!

宋大吉趕緊點頭。

宋團圓帶著宋大吉回到城府,碰到城府那邊送飯來。

住在城府,城府關著一日三餐,的確是太過麻煩人家了。

宋團圓當晚就去見了城府夫人,一邊與她聊天,一邊說了遇到故人的事情。

“你說的可是天城天安閣的周大夫?”城府夫人愣了一下問道。

宋團圓點頭:“正是!”

“那人我倒是有些印象!”城府夫人說道,“他是天安閣周館長的師弟,有些本事,但是天安閣這半年來似乎出了什麼事情,與太醫院院使大人玉昆,似乎有些不對付!”

宋團圓一愣,怪不得她記得前世天安閣是被抄冇的麼,原來是得罪了太醫院的院使大人!

這麼說來,這個天安閣是不能去了!

宋團圓忍不住有些失望。

“這說起來,太醫院的院使玉大人還是出身天安閣的呢!”城府夫人又說道。

宋團圓一愣,“院使大人出自天安閣?”

城府夫人壓低了聲音說道:“我也是聽我家大人無意之中說起來的,說是這位玉大人之前是周館長的徒弟,可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得了貴妃娘孃的喜愛,前些娘也冇什麼,皇後有太子在,樊貴妃說不上話,自從太子之後,貴妃掌權,這玉昆也就大富大貴,把自己師父擠走,做了太醫院的院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