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福傳望著宋團圓:“娘,我是不是給您添麻煩了?”

宋團圓搖搖頭,看了看宋福傳臉上的傷痕,讓他坐下來,給宋福傳抹藥。

這抹藥的時候蘇容顏才發現,宋福傳又長高了,再也不是之前瘦瘦小小的模樣,如今差不多都有一米七五了,臉色雖然還是黝黑,不及宋福信文雅,但是看起來也是十分陽光俊美。

臉頰上破了皮流了血,就越發的顯得性感張狂。

宋團圓瞧著,忍不住歎口氣,她這兒子都這麼大了,還想第二春呢,看來這輩子是夠嗆了!

想不到自己活了兩輩子,連個男人的味道都嘗不到呢!

“娘,您在想什麼”宋福傳瞧著宋團圓心不在焉的,趕緊問道。

宋團圓搖搖頭:“冇事兒,就是瞧著你似乎長高了不少!”

宋福傳不好意思的笑笑:“在書院裡不用乾重活還吃得飽,這個頭就蹭蹭得竄!”

宋團圓點點頭:“這樣好,乾什麼都得有個好身體,不然啥也乾不了!”

宋福傳點頭。

“那些人打你的事情不能這麼算完,不然他們以後還欺負你!”宋團圓擔憂地說道。

宋福傳說道:“娘,要不要讓城府大人出麵與夫子打聲招呼?城府大人一出麵,那些人全都不敢了!

“城府大人日理萬機,咱們四人住在那邊就已經多方打擾了,這點小事還是自己解決。再說了,靠誰也不如靠自己!”宋團圓歎口氣,“隻要你跟你二哥以後足夠強大,他們自然會折服,隻是如今,為了不影響你二哥讀書,我還是想個辦法。

宋福傳眼巴巴的望著宋團圓,盼著她想出好辦法來。

宋團圓想了想說道:“他們打了周大夫,也需要給周大夫一個交代,我會以天安閣分號的名義找到書院,到時候書院自然會給一個交代的!”

宋福傳點點頭。

“你先回家吧,跟城府夫人說一聲,就說我這幾日要住在天安閣這邊,照顧周大夫,每天會回去看夫人的,其他你就不要說了!”宋團圓囑咐道。

宋福傳點點頭。

將宋福傳送走之後,宋團圓讓宋大吉去小廚房,給周細辛熬點粥,她則去準備藥材。

宋大吉趕緊應著,進了小廚房,在廚房裡轉了一圈之後,找到一塊瘦肉,切成丁,將瘦肉炒了,做了瘦肉粥,給周細辛端了去。

周細辛正在伸展著筋骨,聽到外麵有動靜,趕緊躺在床上哎喲起來。

宋大吉進來,看到周細辛辛苦的模樣,忍不住上前問道:“周大夫,您是不是很難受?”

周細辛見是宋大吉,有些失望,問道:“你娘呢?”

“娘在外麵抓藥呢,還有一會兒熬好要給周大夫端來!”宋大吉上前攙扶起周細辛來,又拿了枕頭墊在他身後。

宋大吉照顧周細辛的時候,離著周細辛很近,周細辛有些尷尬,趕緊說道:“行了,我自己來!”

宋大吉說道:“我小弟認了周大夫做乾爹,那以後也是我的乾爹,我一個做小輩的伺候長輩是應該的!”

周細辛一愣,乾爹?他都冇成親的,怎麼就有了一兒一女?

宋大吉又端了粥來:“這是我娘之前教我做的瘦肉粥,可有營養了,周大夫您喝了,身子就很快好了!“周細辛瞧了一眼,那粥裡還加了青菜,白白糯糯的,一看味道就不錯。

周細辛端起碗來說道:“若是喝粥就能好,那還要大夫跟醫館乾啥?”

宋大吉愣了一下,不解周細辛是什麼意思。

周細辛喝了一口粥,味道的確是不錯,他慢慢地呲溜了進去,抹抹嘴,將碗交給宋大吉:“喝完了,我還是覺著頭暈,想躺下了!”

周細辛躺下來。

宋大吉想要上前伺候,卻被周細辛拒絕。

宋大吉隻得悄悄地給他關上門,然後出去。

宋大吉在門口等著宋團圓熬好藥。

“娘,周大夫似乎傷得不輕呢!”宋大吉說道,“喝完粥就躺下了!”

“剛纔檢查過了,冇啥大事,有點輕微腦震盪,休養些日子就好了!”宋團圓怕宋大吉經不起事兒,趕緊說道。

宋大吉這才放心,“那我現在就去給周大夫再熬點雞湯去,讓周大夫好生的休養,快點好起來!”

宋團圓點點頭,讓宋大吉去忙,自己端著藥進了房間。

周細辛一見宋團圓進來,就緩緩地抬起眼皮來,開始哎喲。

宋團圓上前,無奈地說道:“周大夫,我也是大夫,你傷得如何可是騙不了我的!”

周細辛虛弱地張開眼睛,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如今傷著腦袋了,可大可小!”

宋團圓點頭:“知道知道,所以給您開了化瘀湯,慢慢的喝吧!”

周細辛剛喝了一碗粥,這會兒又喝下一碗藥,實在是撐得難受。

宋團圓又上前幫周細辛檢查了眼睛與舌苔,笑道:“冇什麼大事兒,隻是休息幾日是要的,周大夫就當放假了,好生休息!”

周細辛冷哼了一聲:“哪裡像你說得那麼輕鬆,總之這天安閣分號的事情,你可不能賴了!”

“不會,我都讓我那小兒子回去與城府夫人說了,這幾日就先住在天安閣分號,幫著周大夫您給病人瞧病,直到您好起來如何?”宋團圓笑眯眯地說道。

周細辛自然滿意。

這論醫術與處理病人之間的關係,宋團圓可是比他厲害多了!

“隻是周大夫,您這打不能白挨啊!”宋團圓又說道,“這些書院的小子們,還讀聖賢書呢,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咱們絕對不能饒過他們!”

周細辛愣了一下望著宋團圓:“你打算怎麼辦?

“咱們得向書院提起抗議啊,不然那書院的夫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學生乾了這樣的事情!”宋團圓說道,“周大夫您雖然初來乍到,可是到底是天安閣分號的大夫,那也是受人尊重的醫者,怎麼能這樣被那幫小子欺辱呢!”

周細辛抬眸瞧了一眼宋團圓:“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如今我這重傷,天安閣分號你說了算!”

宋團圓點點頭:“好,周大夫放心,我一定給您討回公道來!”

周細辛點點頭。

他現在不怕宋團圓打著天安閣的名號做事,他現在怕的是拉攏不到郝老頭的這個好徒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