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帶著周細辛蓋了印章的親筆信去了書院。

天安閣分號在太平城雖然是初來乍到,可是天安閣在整個天機王朝的名聲,大家都是知道的。

書院這些學生的書童,打的又是分號周館長的名號,書院夫子自然重視,徹底嚴查了書院內私自打擊報複的事情,又讓學子帶著書童前來道歉。

正好城府大人要來視察書院。

那些學生全都是今年要考舉人的,自然不想因為這汙名影響了自己的前程,紛紛嚴懲了自己的書童。

宋福信一開始並不知道這件事情,後來聽聞也十分生氣,在宋福傳的勸說下,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宋福信也安心讀書備考起來。

經過這件事情,宋團圓正式成為了天安閣分號的大夫,因為那些病人也已經離不開宋團圓。

宋團圓之前不願意與天安閣有牽扯,就是因為天安閣前世被抄冇的,時間應該就在七八年之後。

等明年宋福信考中舉人,兩年之後宋家就會去天城,到時候與太平城冇有關係了,自然也就脫離了天安閣分號。

走一步看一步吧!

雖然成為天安閣的大夫,宋團圓還是冇有搬離城府,畢竟住在城府裡,也有許多好處。

時間慢慢的過去,很快進了臘月,蘇容顏讓人帶信回去,讓宋福貴前來瞧瞧這邊的藥材情況,順便接宋團圓他們回去過年。

臘八的時候,宋福貴拉著宋雙喜終於到了太平城。

那一日太平城下了很大的雪,宋福貴穿著個羊皮襖子搓著手等在天安閣外。

宋雙喜掀起簾幔來看著那天安閣十分的興奮,想要出來,卻被宋福貴塞了進去:“外麵太冷了,你先等著,等著孃親來了你再出來!”

宋雙喜點點頭,這會兒就看到張婆子送了病人出來。

宋雙喜趕緊喊了一聲,張婆子瞧著宋雙喜一愣,歡喜地上前:“你娘這幾日都念著你們呢,趕緊進來,外麵太冷了!”

宋福貴與宋雙喜進去。

就在天安閣分號的大堂中,等著宋團圓瞧病的人從裡麵排到了外麵,周細辛倒淪落成與宋大吉一起抓藥的了。

張婆子帶著兩人進去,喊了宋團圓一聲。

宋團圓看到兩人,十分歡喜,趕緊去喊了周細辛去代班。

“宋大夫,咱們想讓你診治呢!”有的病人喊道。

周細辛氣得吹鬍子瞪眼。

張婆子趕緊說道:“今天周大夫保證不發脾氣!

大家這才願意。

宋團圓笑嘻嘻地帶著宋福貴與宋雙喜進了後堂。

張藥師正在製藥,看到宋雙喜趕緊擺擺手:“小雙喜,你可來了,你快來瞧瞧,上次跟你說的炒紅花,我可算做成功了!”

宋雙喜趕緊上前。

宋福貴瞧了一眼這大藥堂,低聲說道:“娘,看來您跟大吉在這裡過得很好呢!”

宋團圓笑著點點頭:“天安閣分號這邊一個月給十兩銀子。這月銀倒是其次,這些日子瞧了不少病人,之前隻是看醫書,如今一下子書本與實踐結合起來,的確是學了不少東西!”

宋福貴一聽,這一月有十兩銀子呢,的確是不少。

“娘,您說得對,的確應該走出來瞧瞧。我這剛進城府半天時間,我就看到這邊有十幾家大藥房呢,方纔進去瞧了一眼,給他們瞧了咱們種的藥材,一聽說可以大批量供應,就都有興趣!”

宋團圓點點頭:“趁著咱們在這邊,你們有投靠的地方,再加上臘月裡也不忙,就過來瞧瞧,這長的見識都是自己的,彆總悶在那個小鄉村中!”

宋福貴趕緊點頭。

宋團圓安置下宋福貴與宋雙喜,下午她就不接病人了,打算帶著幾個孩子在太平城轉轉。

宋團圓特地帶著三個孩子去太平城的酒樓用的午膳。

四個人坐下點了不少的菜。

“娘,二哥跟小弟呢?”宋雙喜問道。

“在書院裡呢,中午不出來。眼看明年要科舉了,忙著讀書!”宋團圓給宋雙喜夾了菜。

宋雙喜趕緊吃了。

這會兒外麵有吵吵聲傳來。

宋團圓好奇,就向外麵瞧了一眼。

“拿走拿走,陳老三,你冇錢還債就算了,竟然想用這噁心東西打發咱們?”那小二不悅地正在趕著一個漁民打扮的人。

那漁民乾瘦乾瘦的,帶著個鬥笠,肩上擔著一個扁擔,前後有兩個木水桶,應該是給這酒樓送海貨的。

“這位小兄弟,這東西真的好吃,要不然您讓掌櫃的出來瞧瞧?”那漁人說道。

“咱們掌櫃的有這閒空,趕緊滾!”小二無情地向外趕著漁人。

那漁人被小二推倒,水桶裡的東西就灑了一地。

那些海蜇摔在地上,十分黏糊,有人就一下子摔倒了。

現場一片混亂。

那小二惱怒了,喊了人來就要打漁人。

宋團圓一瞧,趕緊上前說道:“先不要打人,這的確是好東西!”

那漁人害怕地捂著腦袋,一聽這話趕緊抬頭望著宋團圓:“這位夫人認識這東西?”

宋團圓點頭:“這東西叫做海蜇,可是好東西,不但好吃,還有清熱化痰,消積潤腸,涼血補虛的功效,可宣氣化痰消積而不傷正氣,可減肥美容治女人病,我在家鄉經常吃,可能這邊的人不認識!”

那漁人一聽立刻點頭:“對對對,正是這樣!”

小二微微的皺眉,望著宋團圓:“你是誰?你說能吃就能吃?”

“這不是天安閣分號的宋大夫麼!”有人將宋團圓認了出來。

“對對對,是宋大夫!”有人說道,“這宋大夫醫術高超,那魏老三知道不,差點摔死,就讓這宋大夫給治好了!”

“那這東西宋大夫說可以治病,那就真的能治病?”有人問道。

宋團圓趕緊解釋說道:“這海蜇若是入藥,那就是藥材,若是進了廚房,那就是食物,不能當藥吃,但是比藥要吃,也有療效,算是食療吧!”

小二問道:“那宋大夫這意思是,這東西真的能吃?還好吃?”

宋團圓點頭:“當然,你若是不信,我現在就可以做一道涼拌海蜇頭給大傢夥嚐嚐!”

大家一聽,一下子來了興致,全都要喊著要吃海蜇頭。

小二見自己控製不了局麵了,趕緊去請了掌櫃的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