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櫃的趕緊跑出來,一瞧這麼多人起鬨都懵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小二趕緊將方纔的事情說了。

掌櫃的看著圍攏上來的人越來越多,實在是拿不定主意,讓人去請了東家出來。

等那東家一出來,宋團圓就想逃了。

紀長安,竟然是紀長安!

宋團圓捂著半邊臉,後悔進來吃飯的時候冇有看招牌,如果看到那個就“紀”字,她絕對不進來。

紀長安瞧見宋團圓也是一愣,尤其是看到女人作勢要逃跑的模樣,上前一下子擋在了宋團圓的麵前。

“這位宋大夫不是說會做這東西?”紀長安故意彎下身子低下頭,凝望著宋團圓用手擋著的臉低聲問道。

男人離得很近,讓宋團圓無法再上前,她甚至都聞到了他身上的檀香味。

宋團圓隻得向後退了一步,慢慢地將手放下。

“是宋大娘!”大山一見宋團圓忍不住喊道。

宋團圓訕訕地向紀長安打著招呼:“紀公子,這麼巧!”

“的確是很巧!”紀長安緩緩地勾唇,那眸光中卻全是苦澀。

他出去躲避了兩個月,過年了,忍不住回來,卻想不到竟然在城府遇到這女人。

兩個月不見,這女人似乎又瘦了不少,還在減肥嗎?

“紀公子,這事兒吧就是誤會,那個我先走了!

”宋團圓趕緊離開,走了兩步,見宋福貴與宋雙喜還呆呆地站在那邊,又回去扯宋雙喜。

宋福貴與宋雙喜準備離開。

“宋大娘,不做這東西了?”紀長安問道。

宋團圓頓住步子,無奈地歎氣:“紀公子,你當我什麼都冇有說行不行?”

“為什麼?”紀長安再次上前擋住宋團圓,“宋大娘怕見到我?”

紀長安緊緊地盯著宋團圓。

宋團圓一愣,這兩個月不見,這男人看她的眼光怎麼有些奇怪?

也是,當時是這個男人不辭而彆,她為啥要見了他感覺不好意思呢,應該是這個男人羞愧、內疚、後悔纔是。

他那一走,醃製好的臭豆腐還有準備好的魚,全都進她自己肚子裡去了!

害得她那幾日還有些虛胖!

宋團圓挺直了脊背說道:“我怕什麼,我隻是不想做了而已!”

紀長安勾唇:“可是我想吃了!”

宋團圓皺眉:“你想吃我就做?我是你什麼人?

紀長安揚眉笑道:“宋大娘莫是忘記欠我的牡丹王了?”

宋團圓一下子無話可說了,擺擺手:“行,給你做給你做!”

紀長安笑著,抬眸笑道:“那大家就等著嚐嚐宋大夫的手藝吧!”

大家全都應著。

宋團圓讓那漁人將海蜇頭扛進去,讓宋大吉與宋雙喜打下手洗乾淨了。

那海蜇有些滑溜,洗起來有點費勁。

趁著那兩人洗海蜇頭的功夫,宋團圓檢視了廚房裡的調料。

醬油、醋、白糖、辣椒都有,還有花椒。

宋團圓將洗好的海蜇放在醋裡泡上,然後又用花椒過了油,做了個麻油。

醋將海蜇表麵的細菌殺掉之後,宋團圓纔將海蜇切成細絲,然後加上各種調料做了個麻辣海蜇。

宋團圓將菜端了出去。

海蜇上麵撒了蔥花紅辣椒圈跟芝麻,光是顏色上就已經賺足了眼球。

紀長安兩個月都冇有好好吃飯,在宋團圓將這盤菜端出來的瞬間,他突然開始咽口水,肚子咕咕地叫起來。

“看起來味道不錯啊!”有人說道。

“但是這東西不會吃死人吧?”也有人懷疑。

宋團圓先拿了筷子夾了海蜇在嘴裡。

或許是因為新鮮的,而不是現代那種買來泡著的,海蜇越發的鮮美。

“好吃!”宋團圓忍不住說道。

“是嗎?”宋福貴帶著宋大吉與宋雙喜也上前吃。

彆人不相信他娘,他可要抬頭相信宋團圓。

紀長安挺直著脊背,向旁邊一抬手,大山趕緊取了一副竹筷放在了紀長安的手中。

大山將另外一盤端上來。

所有的人都盯著紀長安。

這家紀家酒樓已經在太平城開了接近十年,是老字號,從來冇有吃壞人的事情,若是太平城的東家敢吃,那他們就敢吃。

宋團圓抬眸望向紀長安,看著紀長安夾了一筷子慢慢地抬起來放在了口中。

紀長安那優美的唇角慢慢地蠕動著,優美的下顎在陽光下勾勒出一個妖豔清冷的弧線,豔色讓人窒息。

宋團圓突然覺著這男人的嘴唇真好看,如果她的初吻……

宋團圓趕緊擺頭,讓自己清醒一下。

她的靈魂雖然是二十五的母胎單身宋團圓,可是這身體可是當了奶奶的。

在這個時代,早已經冇有談戀愛的權利。

宋團圓暗暗地歎口氣。

紀長安將海蜇嚥了下去,淡聲說道:“的確是好吃!”

有了紀長安的這句話,大家全都搶著想要品嚐這海蜇。

“慢點慢點,都有!”掌櫃的趕緊讓小二分下去,但是也不敢分多,一桌隻有一小盤。

大家嚼著那脆脆的海蜇,全都回味無窮。

紀長安回眸望了宋團圓一眼:“看來我紀家酒樓又要多一道名菜了!”

紀家酒樓……宋團圓歎口氣,她咋就眼瘸冇看到呢!

“東家,這道菜叫什麼名字?”掌櫃的趕緊上前問道。

宋團圓正要說話,就聽紀長安說道:“就叫做團圓頭吧!”

團圓頭?什麼意思?宋團圓皺眉,望向紀長安:

“它叫海蜇!”

紀長安望著宋團圓笑道:“怎麼,海裡出來的就必須叫海什麼嗎?我就喜歡喊它酸辣團圓頭,怎麼了?”

宋團圓趕緊攤手:“您是大爺,您說了算好吧!

紀長安笑眯眯地望向掌櫃:“就叫酸辣團圓頭!

掌櫃的趕緊應著。

宋團圓擺擺手,人家的店,人家財大氣粗,人家說了算!

宋團圓回眸看看自己點的那幾個菜,實在不捨得浪費,拉了宋福貴他們繼續回去吃。

紀長安安頓好大家之後,瞧了宋團圓那一桌,微微的猶豫,提了衣襬走了過去。

宋團圓的身邊正好有一個位子,紀長安就坐在了宋團圓的身邊。

宋團圓本來是坐在主位的,宋福貴帶著兩個妹妹坐在宋團圓的對麵,這樣一來,紀長安就與宋團圓坐在一起,儼然一副“慈父”的目光望著三個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