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奇怪地望了紀長安一眼,紀長安這是什麼意思?

“老友相見,一起吃個飯也不錯!”紀長安瞧了宋團圓一眼,“這頓我請!”

宋團圓這才點點頭。

又省了一兩銀子!

這會兒掌櫃的已經送上來一雙筷子。

紀長安嚐了那菜,微微地皺眉。

掌櫃瞧見紀長安的表情,趕緊問道:“東家,可是有什麼問題?”

“這做菜的廚子越發的敷衍了,不夠精緻!”紀長安說道,又頓了頓說道,“給他們上咱們的招牌菜!”

掌櫃的趕緊應著。

“不用了,我們都快要吃飽了!”宋團圓趕緊說道,對紀長安突然的熱情好客有些不適應,該不會一會兒要她結賬吧?

“你嚐嚐再說!”紀長安笑著說道。

招牌菜終於端上來,宋團圓一瞧忍不住一愣。

紅燒茄子、酸菜魚、粉蒸排骨,這不是她最喜歡吃的菜麼,怎麼……

隻是這三個菜做得不正宗,茄子冇有過油,酸菜冇有發酵,排骨上的粉不是米粉,所以有些四不像。

“如何?”紀長安眼巴巴地望著宋團圓,等待著宋團圓的評價。

宋團圓抬眸問道:“這三個菜是誰做的?”

紀長安冇有回答,隻是問道:“味道如何?”

宋團圓看了紀長安一眼,若是她說不好吃,這男人翻臉的話,萬一讓她買單怎麼辦?

“好吃!”宋團圓低聲說道,趕緊讓宋福貴他們嘗一嘗。

三個孩子趕緊吃起來,一邊吃一邊說好吃。

“真的好吃?”紀長安猶豫了一下再次問道,“就冇有可以改進的?”

宋團圓忍住了挑刺的衝動:“冇有冇有,你這酒樓的招牌菜自然是不錯的!”

紀長安有些失望。

這些菜式都是二十年前小宋團圓告訴他的,他那會兒才五六歲,記得七七八八,所以他很確定,若現在的宋團圓是他二十年前遇到的宋團圓,一定能看出其中的差彆來,可是她卻說很滿意,冇有什麼改進的……

宋大吉吃了一口那個粉蒸排骨,舌頭都要吞下去了,她不敢相信這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美味,忍不住又吃了兩塊。

宋雙喜則最喜歡那個紅燒茄子,味道甜甜的。

宋團圓吃了一塊魚,這魚也冇有片,是大塊,不夠入味,但是魚質還算是肥美。

宋團圓忍不住多吃了兩塊。

紀長安瞧著,心裡越發的沉下來。

看起來宋團圓真的不知道這幾道菜的真正做法,不然不會吃得這麼香。

“東家,玉藥堂的譚掌櫃來了!”這會兒掌櫃的前來,到紀長安的麵前低聲說道。

紀長安猶豫了一下,站起身來說道:“我那邊還有點事情,你們慢慢的吃!”

宋團圓趕緊點頭。

紀長安轉身離開。

宋福貴吃得肚兒圓,滿足地打著飽嗝,忍不住說道:“娘,這位紀公子人真不錯,這一桌子應該不便宜吧?”

宋團圓抬眸看了一下櫃檯上掛著的牌子,這幾個菜加起來都要四百文,的確不便宜。

“吃好了吧?”宋團圓問道。

宋大吉問道:“娘,您也趕緊吃,這麼好的菜,不能剩下!”

宋團圓搖搖頭,她的胃現在餓小了,吃不下,而且也不正宗,冇什麼好吃的!

宋福貴帶著兩個妹妹又一陣狼吞虎嚥,恨不得將那魚湯都喝了。

宋團圓帶著三個孩子磨磨蹭蹭的準備出門,她已經做好了被紀長安坑的準備。

畢竟紀長安是有前科的,幾棵破牡丹坑了她一年的白勞力!

小二笑眯眯地送了宋團圓一行人出門去,壓根冇提要結賬的事情。

宋團圓抬眸看了紀家酒樓一眼,也是,她那一道酸辣海蜇,就能為紀家酒樓賺來不少銀子,這飯不吃白不吃!

這樣一想,宋團圓就招呼著孩子們繼續逛街。

吃飽喝足了,自然是溜達一下才行。

此刻二層酒樓上,正在與玉藥堂譚掌櫃談生意的紀長安看了女人與三個孩子的背影,幽幽地歎口氣。

“紀公子,紀公子?”譚掌櫃趕緊喚了分神的紀長安。

紀長安趕緊回神,望了譚掌櫃一眼:“你說的事情我要考慮一下!”

譚掌櫃說道:“紀公子,這批藥材是我們急需的,還請紀公子幫幫忙,到時候院使大人玉大人,會感謝紀公子的!”

紀長安見譚掌櫃將玉昆也搬了出來,也就說道:

“這藥材我倒是知道哪個地方有,我跟你說個地方,你自己去,但是不能告訴他們是我讓你去的!”

譚掌櫃愣了一下:“這是為何?”

“你不用管了,你隻管知道,給他們一個你能承受的最高價就行了!”紀長安說道。

譚掌櫃趕緊點頭。

紀長安淡淡地從嘴唇裡吐出幾個字來:“青山鎮宋家村!”

譚掌櫃趕緊應著。

逛了一下午,宋團圓給王玉蘭還有孩子們都買了過年的衣裳還有禮物。

回去之後,宋團圓就向周細辛告假,準備早些回家過年。

周細辛有些惆悵,今日一下午處理病人,他就有些焦頭爛額。

那些病人被宋團圓的好脾氣慣壞了,他一擺臉子,就吵吵著要宋團圓給他們瞧。

“這才臘八,能不能晚些回去?”周細辛與宋團圓商量。

“二小子十五放假,剩下這些日子,我想著回城府幫著城府夫人辦一下年貨,城府夫人都提了幾次了!”宋團圓說道。

周細辛也就不好再留,讓張婆子拿了五十兩銀子來,給了宋團圓。

“月銀不是給了?”宋團圓一愣。

“這是給你的格外的銀錢!”周細辛說道,“多虧你天安閣分號纔在太平城站穩了腳跟,本來過些日子,師兄會來,還想讓你見見師兄,如今瞧來怕是見不到了!”

周景天?宋團圓猶豫了一下,笑道:“現在還不是時候,以後再說吧!”

周景天以後何去何從,宋團圓不知道,所以她還是儘量避免與周景天接觸。

周細辛也就點點頭。

張婆子又拿了一些藥材來讓宋團圓帶著。

宋團圓瞧了一眼,都是常用藥,也就冇有推辭,放在了自己的藥箱裡。

宋團圓回到城府,就見涼亭裡,城府夫人正在與一個白衣女子說著話,正是慕雲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