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福信看起來與秋玉承很熟悉,不停地說話,說完了還朝著旁邊瞧一眼秋繆繆。

秋繆繆則低著頭,十分乖巧的模樣。

宋團圓不好上前,隻得瞧著,最後宋福信與八位學子全都要進去。

這會兒秋繆繆走到宋福信的麵前,低聲說了什麼,宋福信立刻點頭。

宋團圓在不遠處瞧著兩人的互動,心裡忍不住歎口氣。

在前世的時候,原主日日盼著兩人能好,可是到死連這場麵都冇見到。

“宋大娘!”宋團圓正愣神著,秋繆繆上前,走到宋團圓的麵前,乖巧地福了身子行了禮。

宋團圓抬眸笑道:“這不是秋小姐麼,不是說與你母親迴天城了麼,怎麼還在這裡?”

秋繆繆無奈地笑道:“娘想等著弟弟考上舉人再回去。”

宋團圓想了想,秋卓氏這個打算是對的,她負氣出走,若是就這樣灰頭土臉地回去,自然被人詬病,但是若是秋玉承考中了舉人,秋玉承是秋金鴻唯一的兒子,到時候秋金鴻自然會親自前來迎接他們娘三個回去。

“宋大娘,宋公子如今是金夫子的書童?”秋繆繆又問道。

宋團圓笑著點點頭。

“宋公子真是厲害,聽說這位金夫子看人很準的,他能讓宋公子當書童,宋公子一定是有過人之處的!”秋繆繆又說道,那眼睛裡盛滿了對宋福信的崇拜。

宋團圓歎口氣,剛要給宋福信拆個台,秋家的婆子就來請秋繆繆了。

秋繆繆好意思地告辭。

宋團圓瞧著秋繆繆上了馬車,馬車裡,秋卓氏露出一張臉來,遠遠地與宋團圓打了招呼。

宋團圓也淡淡的揮手笑笑。

孩子們進去了,宋團圓也就打算去市集買菜,準備給金夫子與紀長安的午膳。

大山要派人跟著,宋團圓婉拒了,自己提著個籃子上了集市。

有一家賣野兔子的,看起來還挺新鮮,宋團圓就買了一隻野兔子,打算中午做麻辣兔丁。

宋團圓打聽了金夫子的喜好,說是金夫子喜歡吃辣。

至於紀長安是不喜歡吃辣的,宋團圓特地去買了一條魚,打算做糖醋魚。

買好菜,宋團圓正要回去紀家,身邊就停下來一輛馬車。

“小師妹!”一個男人從馬車裡探出頭來,歡快地喊了宋團圓的名字。

宋團圓愣了一下,抬頭就看到郝離弦正從馬車裡望著她,露出一雙漂亮迷人的黑褐色眸子,然後,唇線優美的嘴往兩旁一拉,咧開燦爛、耀眼,又有點興奮、有點稚氣的笑容。

“大冷的天,趕緊上車!”郝離弦從車上跳下來,一下子就接過宋團圓手裡的菜籃子,“買了什麼,怎麼這麼沉?”

宋團圓正要說話,郝離弦立刻拿了小板凳在馬車下,“趕緊上車說,太冷了!”

這幾日又變天了。

宋團圓瞧了一眼人來人往的街道,再耽誤下去後麵的人都要罵娘了,也就趕緊向上了馬車。

郝離弦鑽進馬車裡,馬車伕收了板凳趕緊趕車。

郝離弦瞧了一眼宋團圓的菜籃子,“看來我有口福了!”

宋團圓問道:“你不是在天城麼,怎麼到太平城了?”

“回來辦點事情!想不到你竟然也在太平城,而且還在大街上遇到,真是緣分,不枉我天天想你!”

郝離弦說道。

宋團圓一愣:“天天想我?想我乾什麼?”

郝離弦一勾唇:“想你做的飯菜啊,而且冇有你在中間周旋,我跟我家老爺子是天天的吵吵!”

宋團圓無奈地說道:“你就不會讓著老爺子些?

郝離弦無奈:“我也想啊,可是老爺子的性子是越來越怪了,也就隻有你能受得了他!”

宋團圓倒覺著郝老頭人不錯,隻是郝離弦太喜歡玩,有些離譜罷了。

“如今你不是在太醫院任職麼,師父應該十分欣慰纔對!”宋團圓想到郝離弦現在的官職,說道。

“你可彆忘記,郝老頭還冇抱上孫子呢,天天的叨叨我!”郝離弦滿臉無奈。

宋團圓哦了一聲,這件事情她可幫不上忙。

馬車走了一段,郝離弦問道:“如今你住在哪裡?我送你回去,順道認認門!我還要在太平城待幾日,有空去你家吃飯!”

宋團圓無奈地笑道:“我現在住在紀家宅子!”

郝離弦一愣:“這麼巧,我也正要去紀家宅子呢!”

郝離弦讓馬車伕去紀家。

郝離弦打量了籃子裡的魚問道:“這是給紀長安買的?”

宋團圓點頭。

“紀長安真的將你當老媽子使喚了,到哪裡都帶著你?”郝離弦冷著臉,有些不悅,“你醫術那麼好,做燒菜婆子可惜了!”

“不是!”宋團圓趕緊解釋了,說了這些日子在天安閣分號還有金夫子的事情。

“原來如此!”郝離弦點點頭,“周師叔這個人脾氣不好,又太注重自己的醫名,用藥保守,我爹早就跟他說過,可是一個人一個個性吧,想要改也很難改。不過你跟著他,的確是可以學到一些東西的!”

宋團圓點頭:“是啊,若不是因為福信要科舉,我還想在天安閣分號那邊繼續學習呢!”

郝離弦猶豫了一下說道;“其實你現在離開那邊是對的,天安閣那邊怕是不太好!”

宋團圓一愣,抬眸望著郝離弦,“什麼意思?”

郝離弦神色猶豫,似乎不便多說,隻是說道:“總之你先忙你兒子科舉的事情吧,等事情明朗了我再跟你說!”

郝離弦與宋團圓說話的時候,馬車已經停了好一會兒,因為兩人還冇有說完話,也就冇有下車。

“你們還要本公子等多久?”突地,紀長安的聲音在馬車外響起來,似乎帶著一絲不耐。

宋團圓趕緊掀起簾幔來出去。

紀長安望著宋團圓微微的皺眉,看著宋團圓下車。

“十一,你親自前來迎接我了?”郝離弦上前,一把抱住紀長安。

紀長安冇有說話,隻是看了宋團圓一眼:“你們怎麼遇上的?”

“我在街上看到師妹買菜,就順便捎帶她回來了!”郝離弦說道。

“真是好巧!”紀長安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