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經過一夜的思考,最後決定還是不動聲色。

一切等宋福信考完科舉再說。

原本打算半個月才學會的氣海鍼灸穴法,冇有想到十天就學會了,剩下的日子,宋團圓就跟著周景天練習。

周景天對宋團圓十分的滿意,尤其是在聽了周細辛的話之後,覺著自己真的是誤打誤撞遇到了寶貝,教起宋團圓來就格外的認真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到了正月底,周景天準備迴天城。

宋團圓特地給周景天做了一頓大餐送行。

周景天啃著鴨脖喝著宋團圓去年釀的葡萄酒,很是愜意。

周細辛忍不住說道:“團圓你還真的是投其所好,你怎麼知道我大哥喜歡喝酒?”

宋團圓也是誤打誤撞,那日檢查行李的時候,才發現有一罈子葡萄酒讓宋福傳帶來了,一直冇開封,今日周景天要離開,也就打開給周景天送行,想不到周景天十分喜歡。

“這酒還有嗎?”周景天問道。

“就這一罈子了!”宋團圓有些遺憾地說道,“等著到了秋天葡萄成熟了,我一定多釀一些給師叔送去!”

周景天點點頭:“好,我等著你的好酒!”

宋團圓趕緊點頭。

周細辛與宋團圓一起,將周景天送出門去。

紀長安也等在門外。

周細辛上前問道:“紀公子也來送我大哥?”

紀長安看了周景天一眼:“有些話要與周館長說!”

周景天點點頭,上了紀長安的馬車,周家的馬車在後麵跟隨。

宋團圓看著兩人的馬車慢慢地出了城門。

宋團圓回頭望著周細辛問道:“你們的生意進行得順利嗎?”

“很順利!”周細辛說道。

“那就好!”宋團圓點點頭,但是心裡總覺著不放心。

馬車咕嚕嚕地向前行駛著,周景天抬眸望了紀長安一眼,說道:“紀公子還是來勸我的?”

紀長安點頭:“話我已經讓周大夫帶給周館長了,周館長能接受幾分,關係著我們兩人的合作,所以今天我來,是要一個承諾!”

周景天無奈地笑笑:“我很感激紀公子能夠如此真心為我天安閣,但是有些事情身不由己!”

紀長安淡聲說道:“我不是為了天安閣,我是為了宋團圓!”

周景天愣了一下。

周細辛雖然向他暗示過,紀長安與他們合作是因為宋家,但是周景天冇有想到紀長安竟然如此直接。

“既然你已經將一身醫學傳給宋團圓,那麼以後你的處境就與宋家脫離不了乾係,說句實話,我不想看到因為你陷入困境,而讓宋團圓費心思,所以在事情發生之前,我們儘量的規避!”紀長安說道。

“你為何對宋團圓……”周景天望向紀長安,“你與她到底是何關係,竟然如此維護她?”

“這個不需要你管,你隻需要知道,如果因為你,宋家陷入任何為難或者危險,我都不會放過你與天安閣!”紀長安說道,“所以現在,我已經竭儘所能幫你,但是也要你的配合!”

周景天忍不住笑道:“想不到我這恣意了一生,最後還得受你這個小朋友的管!”

“這是你們想來招惹宋團圓的後果!”紀長安沉聲說道,“而且你突然將一身醫學全都教給宋團圓,不單單是因為宋團圓有天賦吧?”

周景天緩緩地勾唇:“神算諸葛送財童子,看來紀公子的這些稱呼都名不虛傳啊!那紀公子如此在乎宋團圓,隻是因為宋團圓做飯好吃嗎?”

紀長安眸色一暗:“不要用你們的心思來猜度本公子,你們是猜不到的!”

周景天歎口氣:“郝師兄找藍凜師兄這麼多年,卻不知道藍凜師兄一直想要保護的人就在他的身邊!

紀長安一下子握緊了手指,看來周景天知道的要比他想象的要多。

“你放心,我雖然恨藍凜師兄差點毀了師父的心血,但是藍凜既然已經死了,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我教宋團圓是真心的!”周景道。

紀長安眯眯眼,真心,他纔不會信。

“還有,玉昆夥同梁王似乎在密謀一件什麼大事,這件事情可能關係著整個天機王朝,我猜想,梁王很可能是想用這個機會上位,所以你放心,回去之後我會韜光養晦,儘力的忍讓,先摸清玉昆的陰謀詭計再說!至於宋團圓,我想我與你的想法是一樣的,平淡的生活很適合她!”

紀長安聽完這些話,慢慢地鬆開手指,“好,你不要忘記你說的話!”

紀長安示意大山停車。

馬車停了下來。

周景天看了一眼紀長安,突然問道:“清安紀家現在可還有什麼人在?”

紀長安迅速地抬眸,冇有回答。

周景天笑笑,似乎明白了什麼,下了車離開。

清安紀家……紀長安皺眉,這個周景天果真不簡單,看來是他太過操心了,或許周景天早已經有了主意。

“公子,周家的車隊離開了!”大山上前提醒著紀長安,“咱們現在就回去?”

紀長安淡聲說道:“再去挖點筍吧,如今周景天走了,宋團圓應該有空好好給我做飯了!”

大山趕緊應著。

宋團圓回到紀家,望著小廚房裡滿地的材料忍不住一愣。

這大冷天的,按理說是物資匱乏的時候,這紀長安也不知道從哪裡弄來這麼多新鮮的食材,不做吧,宋團圓都心疼浪費了這麼多的食材,做吧,這紀長安能吃得完麼!

“宋家娘子,公子吩咐了,今天中午要多吃幾個菜,讓我來給您打下手!”姚婆子上前說道。

宋團圓無奈地歎口氣:“行啊,隻要他能吃得完!”

這些日子,她在天安閣那邊學醫,簡單做兩個菜,紀長安一直冇有鬨騰,這一頓算是對他的獎勵吧!

小酥肉、冬筍燉肉、水煮魚、牛排、鮮蝦餅,宋團圓大大小小做了八菜一湯,這一次她是自己端不動了,讓姚婆子、大山一起,端到飯廳裡去。

飯廳裡,紀長安正兩眼死死地瞪著郝離弦。

“你不是走了嗎”紀長安皺眉,沉聲問道。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宋團圓!”郝離弦也不示弱,瞪回去,“你到底是心疼這點菜還是不願意我見小師妹?”

-